1. 首页
  2. 美文精选

最后一镰韭菜

去年八月十五有点小遗憾,没能吃上我家果园地垄上最后一镰韭菜。说起韭菜,咱农村人没有一个不熟悉的。韭菜在每年刚刚打春开始萌芽,露出鲜绿的嫩叶尖尖,一般如果不是在大棚里生长,按照正常规律,在清明前后,人们就能吃上新年的第一镰韭菜。这第一镰韭菜不但新鲜汁液旺盛;且韭香浓郁,入口还颇有些仙仙欲醉的感觉。清明前后,在园子种上生活里需要的青豆,再用小锄锄去韭菜地里的嫩草,红红的土壤衬托着嫩绿的韭叶,这时梨树园已是梨花开满树了。

春风吹来时,几瓣梨花散落在韭叶之上,绿叶白花,不由就让人有了诗意的朦胧。在外做事的男人们回村,和家人一起上坟,穿梭在满树银花的羊肠小道,祭奠的纸灰飞向空中,蜡香烛火映衬着后人的脸庞。上完坟回来,妇女们都会进到园子割些韭菜,摘洗干净与肉混合,水饺蒸饺随意做,醋酱辣水调好,搬来一个大方桌,或者就坐堂屋,或者就坐院中,大家就围在一起,有没有菜品都无所谓,一个饺子进肚,吃下的是所有畅快。

韭菜很是素淡,素淡的没有一点狂躁,只要你人勤快,经常替它除去身旁的杂草,它就会冒着节节生长。这点我非常喜欢。有一年秋季多雨,眼看着到了梨子成熟,任凭梨子从树上一只一只落下,硬是把它运不出去,我不禁犯了难。后来干脆将梨一笼一笼挎到地头,然后再用三轮车将梨拉回家。因雨天路面湿滑,三轮车装满梨子,车轮突然陷进旁边的韭菜地,怎么拔也拔不出来。后来叫了几个有力气的乡亲,拿来铁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车和梨弄了上来,这时我看见我的韭菜,已经面目全非了。

一个冬天之后,我的韭菜地变得僵硬无比,到了春耕时,被损伤的韭菜只能从僵硬的土梁梁上渐渐突出新芽,那些僵硬的部分,再也看不到韭叶在春天的风采了。好伤感!有心将这片韭菜地重新翻耕,又怕新种的韭菜因长得慢而不能很快进嘴。咋办呀?没韭菜哪成?咱们国家节日多多,每个节日都是我们国家的美好,再说过节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包饺子,蒸包子,至于烙菜盒,卷韭菜紫卷,擀韭菜面片,熬西红柿韭菜汤,不管生吃还是做熟了享用,韭菜的味道总让人念念不忘。

孩子节假日回家,我一般喜欢用韭菜做蒸饺。割些肥瘦适当的猪肉,洗净后在开水锅里浸上十几分钟,然后捞出,再用热的肉汤水烫面,待热气还没走完,用手将面合成团。下来的时间准备菜馅,将煮过的肉切成丁状,调料搅拌均匀;然后将韭菜切成很小很小的段,豆腐也切成小丁状,生姜切成沫,再烫少许粉条切得碎碎的……这是最简单的蒸饺菜馅,如果你还想加入别的菜,也可以;待面团发凉,用手再揉搓,用肉汤烫过的面光滑细腻,柔韧有度,还不粘手。将菜馅另外放入调料,搅拌均匀后与肉馅混合搅拌;这时如果再加入少量的胡萝卜沫沫,给肉馅里面增添点红色,那就更好看了。

蒸饺上了蒸笼,气圆(蒸笼周围蒸气最多的时候)时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韭菜味道,和着香喷喷的猪肉味儿,恨不得马上掀开锅盖,先偷一个蒸饺出来送进嘴里……为了保留我的韭菜,我决定将僵硬部分的韭菜地——整修,尽量保持原有的韭菜根系,然后回家拿些灶灰,撒在韭菜地畦。初春给韭菜一席井水,一个冬天的休憩便在瞬间活跃起来。以后的每个月份,只要你人勤快,地就不会懒。没有杂草侵袭,水肥淡点都无所谓,韭菜都会从容不迫地生长,一节节一茬茬,吃了还有,割了还长,就像我家园子地头的一块聚宝盆,能生出比金子还要昂贵的东西——那就是我们的情感默契!现在我有些懒了,平常也不怎么照顾我的韭菜。

去年前半年还吃了几回新鲜的韭菜,谁知到了八月十五,家人一块团聚时,我拿着镰去果园割韭菜,一下给瓜咧。韭菜地里没见韭菜的面,有一种叫“爬地龙”的草,长的半人高,在秋雨下虎视眈眈,它们耀武扬威,使劲膨长,杆杆粗硬且顶部已经开花结籽。郁闷呐!我开始自责,咋能把韭菜作务成这个样子?于是我呆不住了,挑选了一个充足的闲时间,干脆用镰将“爬地龙”和被挤压的韭菜全部割掉,再蹲下来仔细拔掉“爬地龙”的根系,再用小锄疏通土壤,韭菜们被我剃光了头,活像一个”光头佬”紧贴着地面,不知怎的,我的眼睛湿湿的,感觉特别对不起它们……可能在韭菜眼里,我就是它们的母亲,它们每时每刻都离不开,我对它们的爱抚。

韭菜历史千年,源于我国。它曾被古人用做祭祀菜品,因它的剪而复生,具有旺盛之生命力,人们就用它来祭祀神灵,以祈福后辈之人丁兴旺,生活的蒸蒸日上。秋雨连绵的时候,我的韭菜在雨水的浸泡下长的飞快,只三四天的功夫,竟能长半截高。听老人们讲,过了八月十五,这韭菜就不能再割了。为啥?具体我也说不清楚,好像是如果割了这茬韭菜,等来年打春,韭菜可能就不怎么欢实了吧。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想。在我看来,八月韭赛过二月柳,如新随心、如意满意不说,还能掐些韭花回家,切碎,与青辣椒混合,调料放适当,将热油泼洒之上,再放入适当的醋和酱油,那美味城里人是绝对体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