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卢致明:春节小记

卢致明,籍贯江西,现居天峨,广西作协会员,有散文在《红豆》等刊物发表。

从来没有想到,这个春节会是如此不同。

年前,我照例回了老家江西,享受亲人团聚的年味。可是,在过年前一天,武汉发布了“封城”令,全国人民都投入了一场与病毒作战的战役中。

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四十多个春秋。从来没有遇见过“封城”这样的情况。因于网络发达,我了解到,此次疫情发生,最先是在武汉一个名叫“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发现的。随后,经过对病人的观察和治疗,医学家把这种新发现的病毒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病毒侵入人体后,病人出现的症状是发热、咳嗽、咽痛、胸闷、呼吸困难、乏力、恶心呕吐、腹泻、结膜炎、肌肉酸痛等。拍X光图片,能看见病人的双肺变白,像一块玻璃边缘起毛一样。病毒潜伏期很长,长到一至两个星期,并且能通过人员接触传播,至于传染源,医学家推断,应该与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有关。

又是野生动物携带病毒,震惊之余,我不禁悲哀,人类一次次淋漓地啃食野味时,却不知道,危险也在一步步逼近,残害人类。大家都应该还记得十七年前的SARS病毒,它同样来自于野生动物,菊头蝠携带病毒,感染了中间宿主果子狸,有人猎杀、卖买、烹饪、品尝果子狸,病毒就这样和人体长时间大面积接触而引发。前年在非洲爆发的埃博拉病毒,造成刚果(金)和乌干达三千多人致病,两千多人死亡,原因也是因为几位非洲人吃了一只不明死因的黑猩猩而感染。去年在蒙古国,一对俄罗斯夫妻在西部城市乌列盖旅游,分食未煮熟的土拨鼠内脏,随后夫妻二人都感染上鼠疫,不到一个星期该男子就死了,三天后,妻子怀着未出生的孩子也离开了这个世界。与两名死者有接触的人被隔离,来自“疫区”的十余人被“无限期隔离”。为免疫情扩散,还将乌列盖市封锁隔离,大批外国游客被迫滞留。

食之有道,才能身体健康,延长寿命,增加岁数,人类,是不是该管住自己的嘴呢?

年后,网络上海量的信息充斥着我的眼球,不断飙升的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像一支支利箭,射入我胸膛,我难过,悲哀,无奈。人类的文明已经进入到了一个高层次,如今科学技术高速发展,为何还不能快速识别病毒,抑制病毒肆虐呢?

以往,过年都是好友聚会,亲戚串门的好时机。但今年,钟南山教授说,宅在家,自我隔离是预防新冠病毒最有效的途径。政府也通过网络发布消息,号召大家宅在家里,不串门,不做客,不拜年,不聚集。

我遵从政府号召,安静地呆在家,陪着父母。一年未见,八十多岁的父亲,在岁月磨砺下,背更驼了,走路更慢了,耳朵更听不见了。父亲拿着手锯,佝偻着身子,锯着一根拆房子拆下的木头,锯几下,又停一会儿,慢腾腾的,像电视里播放的慢镜头。我夺过父亲的锯子,把木头锯完,叫父亲坐着休息。可是,父亲坐不住,一会儿又干起了其它事。

此次疫情,对老年人,对有基础性疾病的人危害更大,一旦被传染,后果将是非常严重。宅在家,也是对父母对家人的一种保护。

原本以为,宅在家,我能安心地阅读或者写作。可是,突发这样的事情,阅读和创作根本无法进行。每天的消息不断更新更换,比如,路封了,公交车停了,高速上设立了检查站。大年初三,广西的单位要求所有人都上班,我所在的几个工作群,天天更新着关于防范疫情的工作图片、通知与文件,我深切感受到:防范疫情,全国一盘棋。

防范疫情,要勤洗手,戴口罩。可是,口罩在年前都脱销了。大年初二,我走进镇里的每一家药店询问:有口罩吗?得到的答复都是摇头。有一家药店,说下午到货,可是,下午去问,说没有到货,晚上再去问,还是说没有。望着大街上来来往往戴着口罩的人,我好生羡慕。虽然他们的口罩样式不同,颜色不同,但好歹有,而我什么也没有。大年初三,吃过早餐后,我继续寻找口罩,在一个路边摊,我看到有一次性医用口罩,犹如落水的人看到了小船一样。老板良心,没有涨价,一元一个,开始我想买五十个,后来想想,还是只买了二十个,一家人平均两个。既然我在寻找,别人也同样在寻找,我应该把机会留给别人。

面对疫情,浙江、广东等省颁布一级响应之后,其他省市区陆续跟上。随着确诊病例不断增加,国家又把春节假期延长三天,让我又可以多陪伴父母几天。

年初六,住在县城,宅在家里的大姐打电话来,说没有蔬菜吃了,让我去地里摘一些送过去。公交车停了,只有叫二舅哥相帮送了。年前,二舅哥从工地开回来一辆货车,方便了亲戚们办事。送完菜,我叫他去我家里吃饭。他说,没有空,老头子在住院,我咯噔一下,心想,岳父住院这么大的事,你竟然没有告诉我们。他说,还不是怕你们担心,非常时期,不用去看也可以。但我想,天大地大,没有父母恩情大,再怎么样也应该去医院探望。

叫上爱人,赶到医院,经过护士检测体温后,才进到病房。三舅哥在照顾岳父。他说,普通的发热,不要紧的,是吃了老表送来的核桃粉吃暖了而引起发热,现在已经退烧了。岳父打着点滴,精神状态已经恢复了。既是普通发热,我们也是放心了,如果是感染病毒引起发热,那就得全家隔离,全部接触人员隔离,想想真是害怕。

持续了几天的阴雨后,天空突然放晴,阳光灿烂倾泻,照着山川、大地、田野。回家时,看见进村的几个路口,都有防范疫情的志愿者守护,不给外来人进入,不给车辆放行。

先前,我一直在思索,面对这场突发疫情,我们普通人该做点什么?能做点什么?现在,我明白了,普通人该做的就是宅在家,自我隔离,不接触别人,不做传播源。这样做,是在尊重他人,尊重生命,不给社会添乱,不给国家添乱,这样做,看似微小,不值一提,实则伟大。

当然,如果能当个志愿者,去路口守护,那做的就更有意义。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河池文艺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