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覃力维•握紧拳头的母亲

覃力维,男,壮族,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白土乡德里村人,初中文化,农民工。酷爱文学,业余爱看书,勤写作,曾在《广西老年报》、《广西工人报》等报刊发表过诗歌、散文等。

握紧拳头的母亲

覃力维

在我的记忆中, 母亲第一次握紧拳头是在2003年非典肆虐的时候。那年我唯一的妹妹在广东深圳打工。当时非典爆发的信息是通过声波传到我们那个偏僻小山村的,当母亲接过妹妹打来的电话时,手仍在颤抖……最终,她眼睛湿润,并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大声“命令”道:“为了保证安全,你快点回家啊!”此刻的母亲,在怏怏挂机的同时,右手却握紧了拳头。

然而,一向倔强的妹妹却没有返乡,我至今仍不知道她当年是如何“熬”过那场灾难的。倒是母亲握紧拳头的背影却烙印在岁月中,难以抹去。

时光荏苒,转眼间,十六个春秋过去了。1月24日大年三十上午,我带着一家三口高高兴兴从城里回到老家。一看到鬓角如霜、满脸沟壑而显得有点佝偻的母亲,我激动的心情又凉了几分。父母都很高兴,母亲望着孙女,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笑不拢嘴地说:“哎哟,又长高了!”午饭过后,一家人便开始忙碌起来:有的剪贴字画,张灯结彩;有的找来酱糊胶水,贴门神对联;有的钻进厨房,煮饭弄菜。偌大的家室,顿时升腾起一股喜气祥和的节日气氛。整整一个下午,大家忙得团团转,只为迎接新春的到来。

晚上八时许,我们家盛大的“年夜饭”准时开餐。全家围着餐桌,细嚼慢咀,细细品尝那盛满浓浓亲情的美味佳肴。席间还不时说说话,聊聊天,叙叙旧,感受岁月的匆匆,共享团圆的幸福,满屋洋溢着温馨的气氛。母亲此时正吃得津津有味,手机却突然响了。她刚接过电话的那一刻,满脸笑容,但仅仅过了几十秒,她脸上却逐渐变得阴沉而僵直……末了,只听见母亲声音沉闷地大声说道:“不回老家不要紧,你们要做好预防,保护好自己的生命!”挂了电话,母亲的手一拽,却又握紧了一个拳头。她站立桌边,环顾四周,轻轻舒了一口气。我们丈二摸不着头脑,在连续“追问”下,母亲才松了口。她说嫁到武汉的妹妹刚来电说武汉发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并说这种病毒能够人传人,武汉准备要封城,她今年不回老家拜年了。听了母亲的话,我们如晴天劈雳,当头一棒!天哪,这太突然了。顷刻,我们家的气氛僵住了,到处充斥着令人窒息的寒气。

接下来的日子里,母亲每天焦急地给妹妹打电话询问防疫情况,牵挂着她和她全家的安危。看着每天电视播出的疫情通报,武汉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不断增加,我们全家的心情像刀割一样,不仅仅是因为我妹妹在武汉,我们更为广大武汉同胞们的遭遇而担心。特别是母亲,她的心里就像被火烧似的,比热锅上的蚂蚁还急百倍。她往往在坐立不安之下,用她那双早已红肿的眼睛环顾屋里四周的所有墙壁,又往窗外的近处远处望了又望……而妹妹每次给她回复的信息却都是“克隆”的话:“妈,我们全家都挺好,没事,你放心吧!”但尽管如此,母亲在我们面前却刻意要表现出十分镇静的样子,我真不知道她内心深处到底是安然的“风平浪静”还是汹涌的“惊涛骇浪”?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她很倔强,很坚强。

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新春佳节,本以为要好好与父母家人团聚,庆祝一番。不料却突然遇到“疫情”的降临,真是“人算莫如天算”。那么,来者不善,既然“疫魔”来了,那我们也只有奉陪到底,杀他个片甲不留!

连日来,为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华夏神州齐动员,全国各地联防联控,密切配合,坚决做好防疫工作。令人可歌可泣的是,很多人在为护佑生命健康而义无反顾地“逆行”着,他们在争分夺秒,他们在与“疫魔”和“恶毒”作殊死搏斗!在春寒抖峭的山沟沟里,我家正密切配合当地政府的号令,严格按照“少出门、不外出聚餐、不参加聚集聚会、勤洗手、讲卫生、外出戴口罩、室内勤通风等”要求去做好防疫,努力为夺取中华大地“剿毒”的最终胜利而尽绵薄之力。

我不知道母亲第二次握紧的那个拳头,能不能再次释放出十六年前那次抗击非典所释放出的“威力”和“奇迹”?但我完全有理由坚信,美丽的江城武汉一定能度过难关,在这个百花争艳的春天里,笑到最后并取得最终的胜利,而那张牙舞爪的、可恶的“毒魔”则终将会被斩尽杀绝,并永远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同样,我也祈祷和祝愿我那远嫁武汉的妹妹及其全家健康平安,万事如意,阖家幸福!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河池文艺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