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孙胜罡:那棵树

记得小时候,我家有个农村的亲戚,这个亲戚家的隔壁住着个老头儿,别人都管他叫老吴。这个吴老汉家的院子里有一棵好粗好粗的大树。听妈妈说,那可不是一棵普通的大树,那可是棵已经有几百年树龄的古树了,而且还是一棵“糖槭树”。

我那时在每年的暑假里,是经常到这个农村的亲戚家去做客的。每次去都要住上一个多月的时间,那些在农村生活的情景,是我童年记忆里最最难忘的画面。

我到农村去“度假”的最初原因,是我妈妈爸爸没有时间看着我,他们整天上班。在他们眼中,我还是太小,除了上学时间不用他们管以外,他们担心寒暑假里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不安全。毕竟,我当时是个很淘气的孩子。

我到农村去的第一天,就发现了个可以供自己玩耍的“乐园”了,那就是隔壁老吴头家院子里的那棵参天大树。那大大的树冠,像一座大大的遮阳棚子,树叶翠绿翠绿的犹如无数块翡翠玛瑙一般,特别是那粗得吓人的树腰,恐怕要几个小孩子相互手拉着手合起来才能围住的吧。这样的树,我只有在童话连环画里见到过的。

于是,我就经常有意识地跑去隔壁老吴家里去。说来也巧了,老吴头的孙子也和我年纪相仿,这小子也是个“顽皮蛋儿”,我们两个是“一见如故”,“一拍即合”。

我和老吴的孙子“小黑”就很自然成了好朋友,这样,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整天在他们家的那棵参天大树下玩耍了。

我惊奇地发现,那棵大树的枝叶之间竟然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翠绿色的“小刀子”,那形状还有点儿像蜻蜓的翅膀一样。我问小黑,他得意洋洋地说,他家这棵大树是明朝时候就有的了,都几百年了,这是棵糖槭树,上面那些像小刀的东西在秋天里会旋转着飞起来落下的,好看极了!

我当时惊奇得很,以为是见到了神树了!心里就越发地对它感到好奇了。突然有一天,村子里的几个老太太一起来到了吴老汉家,说是要拜神,还要往这糖槭树上缠绕些红布条子,说是用来“祈福”。吴老汉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答应了他们。从此,这树在我心中更加神秘了。

那吴老汉做得一手很好吃的“姥爷饼”,他经常拉着我和小黑坐在那棵老糖槭树下,一边看着天上圆圆的月亮,一边品尝着“姥爷饼”的香甜,我们的耳边还不时响着门前池塘里的蛙声和墙角蟋蟀高亢的“歌声”……

直到有一天,有件事的发生,结束了我在农村诗意般的生活。那就是我的“掏鸟窝”事件。

我和小黑的玩耍总是推陈出新,不拘一格的。我们总是会想出各种新鲜的花样出来玩个够。有一天,我看到树上的鸟窝儿就灵机一动来了主意,我对小黑说:“咱俩掏鸟窝呗,我会做烤鸟蛋吃,可香了!”,小黑自然经不住美味的诱惑。

我们找来椅子,我让小黑站在椅子上,我学着用“迭罗汉”的方式,攀着树干的枝丫像只猴子一样爬到了树上,当我费力地爬到鸟窝旁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个鸟窝里除了几支零散的翎毛以外,并没有什么鸟蛋。我失望地往回退。可是,上树容易,下树难!我怎么也找不到可以蹬住的树枝了,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急得大哭大叫起来……

这件事情的结果可想而知,我被吴老汉和村子里的老人家们冠以“不敬重神明,有失家教”的恶名。妈妈爸爸把我接回城里,他们严厉地教训了我一回,我也从此远离了童年诗意般生活的农村。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去年,我去参加“小黑”儿子的婚礼,再一次踏上了这块土地。我惊奇地发现,现在的农村真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环境的改善,生活质量的提高,让我大为赞叹!我想起了那棵老塘栖树,拉着“小黑”要去看看。小黑说,你可别开玩笑了,那棵老糖槭树在前些年被雷电给劈断了,整个树都烧焦了,黑乎乎的!树冠倒下来的时候,还把他爷爷吴老汉的茅草房给压塌了,他们家也早已经不在那里住了……

我一再央求小黑跟我看看去,他终于拗不过我,只好跟着我到那个“老院子”去了。

断壁残垣,满目萧然,院子里长满了蒿草。我们走到那棵老糖槭树的前面停住。只见半截烧焦的树身,黑黢黢地,像涂满了沥青一样。儿时那高大的,郁郁葱葱的树冠早不见了踪影,可以想象当时这树被雷电击中时的惨烈场面……

我围着黑黝黝的树干转了几圈,蓦然,我看到了一点绿意,那是在被烧焦断掉的树腰处“冒”出来的一枝小嫩芽,它翠绿翠绿的,像极了当年的“那棵树”的气质……

我突然间恍然大悟,也许,这棵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从我的童年开始,它在我心中就一直都是那棵高大挺拔,枝叶繁茂的古老的糖槭树,它永远活在我的记忆中,从来不曾离去。就像生活中,那些值得我们永远记住的人或事……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