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青春深处的洱海 记忆深处的美好情意

那是1984年的夏天,我们在位于邓川的洱源二中高中即将毕业时,参加团支部组织的一次活动。当时班里的同学李瀚江是双廊人,我们邓川、右所片区的同学,大部分没有见过洱海。在李瀚江同学的邀请下,大部分团员青年积极响应。当时,从邓川到双廊20多公里,交通问题怎么解决是一大难题。“会骑自行车的每个男同学骑一辆自行车,带一个同学!” 班长和团支部书记段雷鸣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尽管当时学校出于安全问题考虑不让去。但是由于准备充分,我们积极申请,最后还是成行了。但学校有一个条件,由在双廊任教多年的校团委书记杨老师领队。

我们骑着二十多辆自行车,在杨老师的带领下,穿过宽阔的江尾田坝,从白马登来到洱海边的土路上。第一次看到起伏的麦浪簇拥着一望无际的洱海,我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了,豆麦的清香,混合着海里传来的蓝藻的味道。我们禁不住挽起裤腿,在浅滩上追逐、嬉戏,笑声洒满海边。到了双廊,已经是下午7点多。

我们男生住在镇招待所里,12位女同学则住在李瀚江同学家的楼上。李瀚江同学的父亲是当地的一位老教师,对我们的到来非常欢迎和关照。亲自吩咐李瀚江的大哥下厨,2天多为我们做饭做菜,还当向导。老同学一家浓浓的情意,和纯正天然的丰盛洱海鱼的味道至今还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第二天一大早,在老同学的带领下,我们前往洱海边一个叫被他称为“天生营”的地方,就是现在的南诏风情岛。来到海边,一棵高大的大青树张开迎接着我们,树下当地的老百姓在卖鱼,鱼篓里的大小不等的鱼活蹦乱跳。观赏了一会,老同学叫好的两艘船到了,在老同学的带领下,两位大叔撑着船,带着我们绕小岛一周。

我们把手伸入清冽的水中,手不时与鱼儿相碰。小船从礁石下慢慢穿过,我们观赏着奇形怪状的礁石,杨老师指着一个空心的洞穴,告诉我们礁石常年被水浸泡击打被掏空,在海浪涌动的时候,就会发出很响亮的声音。与我们语文课文《石钟山记》对石钟“水石相搏,声如宏钟”的描写道理是一样的,听着听着,大家拍起了掌。绕了一周,我们就在一个浅滩上登上了岛。

我们攀登在这个风光无限的岛上,远处水光潋滟,碧蓝如玉,苍山顶上白云朵朵,苍洱风光尽收眼底。近处,我们赞叹一棵棵从岩石中破石而出的笔直的生命。在小岛的北部,只见礁石像一棵棵树木生长,直指天空。

海浪不断击打着礁石,漾起一堆堆银白色的浪花,我们触景生情,在杨老师的带领下,朗诵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的句子“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随着段雷鸣“啪啪啪”摁动相机按钮,我们的青春,定格在以洱海为背景的一张张黑白照片上。

每次走在洱海东岸,我就情不自禁想起高中岁月。如今,翻动着这些珍藏了35年的照片,稚嫩的脸庞以及青春奋斗的岁月,以及浓浓的同学情,跨越时空的隧道,向我汩汩涌来。我的思绪又飞回到那个小岛。

作者 李灿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