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田世秦:有一种爱叫不相往来

《老子》第八十章有这么一句话:“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描述的是老子理想中的“小国寡民”的社会图象。时光洪流。现代人省事,直接借用“老死不相往来”,作“人们相互间有了很深的芥蒂或隔阂,从生到死,一辈子都不相互往来”之意。更有用来形容,相恋的爱人,要好的朋友,因为某些事,让彼此都感到特别的受伤害,绝望,决裂,因爱生恨,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网络配图)

而在这个庚子年的岁末年初,有一种爱,叫不相往来。这种爱,是女儿孤独的背影。家有女儿。三岁。喜欢看车来车往。喜欢到游乐园爬滑滑梯。喜欢和爸爸在大街上举高高。好玩,热闹,她都爱。树叶,鸟儿,她都懂。但她不知道武汉,更不明白病毒。我是和她说Byebye,离开家奔赴工作岗位的第5天中午,在准备前往一个从疫区返乡的乡亲家中的路上,她妈妈给我发来一张女儿的照片。

(网络配图)完全是一张背面照。她守候在窗口。她站到了第二个台阶。台阶是她妈妈用她喝完的空奶瓶精心组合的。她应该是在努力的张望。在她的记忆里,每当她爬上窗台,窗外,行人是少不了的,车子有时会排成一排。因为从窗口观望,目光所及地正好是一个红绿灯路口。有时运气好,还能看到拖着长长尾巴的洒水车。长长尾巴的洒水车是女儿的专有名词。我不知道那天她看到了什么。我感知的是一个孤独稚嫩的背影。和爸爸瞬间的想念。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会迷惑吗,窗前的那些路人和车,怎么都不见了。我为什么总呆在家里不能出门去玩呢。爸爸不是说过两天回来带我去广场玩“沙子”吗。

我的内心在替女儿作答。其实爸爸到过县城参加一次紧急会议,但工作需要我必须第一时间回到我的岗位。其实,我也到过我们居住的楼下。我很想进进家。我很想抱抱你,女儿。但想着这些天,我走村串户,我东家西家。我是1,2,3,我是A,B,C。我是谁?我是你的港湾,你的守护神。我对你的爱,叫不进家门!这种爱,是母亲牵挂的电话。我和母亲告别是大年初一午餐的饭桌上。午餐都是大年夜剩下的饭菜,还算丰盛。想起那些在疫区一线奔忙的医务人员和许许多多为使命而坚守的人,我幸运得多,至少我和家人共度了一个团圆年。午餐刚进行一半,乡里值班人员通知我下午到县里参加紧急会议。

我知道,我加入了这场战“疫”。母亲起身随同我走出屋外。不停地叮嘱。雨天。路滑。慢点。临行时,母亲把我回老家过年时买的几斤五花肉硬塞上车,外加一篮子鸡蛋。我反复推辞。说过几天完成任务了再回来一趟,反正假期还长呢。但我无法拒绝母亲的固执。还好,在接下来不分白天黑夜的阻击战坚守中。在新冠肺炎进入第二个14天防护期。才后知后觉,我的生活真的需要五花肉接济啊!

(网络配图)元宵节前那个晚上,母亲的电话如期而至。“我知道你忙,明天抽个时间回趟家,吃个饭就返回去嘛”。害怕我以忙为托辞,母亲在电话里早已帮我想得周全。我知道这段时间铺天盖地的防控宣传,我老家的人们同样提高了警惕,知晓了新冠肺炎防控的“特效药”——不出门。所以,我坦白的和母亲讲,我天天在防控一线,接触了很多人,回去会有风险。

母亲似乎比我还了解科学防控知识,她讲,做好了饭,我分好饭盒给你,你在家吃也行,带回乡里吃也行。你能回来,就是想看看你。我潸然泪下。我应付的回应,争取吧,匆匆挂了电话。元宵节!母亲,我失约了。您对我的爱深似大海,跨越高山。我对您的爱,叫暂时不见面!这种爱,是奔忙的脚步喊破的嗓音。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年初二。一声令下,全体返岗。晚八时,清点人数。一个不少。紧急动员,立即行动。春节不再是春节。一场没有硝烟的阻击战悄然打响。

(网络配图)分片。包干。到户。一人不漏。排查。隔离。管控。一项不少。有情况,一家农户要在大年初五办酒席。天还没亮,责任干部小虎已出现在他家门口。劝说。主家拍拍胸膛,坚决不办。有情况,常乐屯的老武定在大年初六嫁女。责任干部小娟,连夜到户开展工作。老武叹气,吉日都定了。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啊。小娟真行,大年年年过,吉日时时有,跟着党中央天天好日子!莫拿生命开玩笑啊!

尊重武家姑娘意愿,婚礼如期举行。但,这是一场别样的两个人的婚礼。口罩比礼服亮眼。走村窜户,全民动员。责任干部提着个扩音器,行走在村村寨寨。不厌其烦地宣传,撕裂了声带,喊破了嗓。少出门,不聚餐。不串门,不访友。戴口罩,讲卫生。拒野味,管住嘴……。本乡本土的党员干部必胜,负责管控的村寨较大,农户多,人心杂。他天天早出晚归,披星戴月。而他的家,就在途经村寨的路旁。他至始没踏进家门半步。时代需要英雄。领航需要先锋。疫情当前,我们的同志,对乡亲们的大爱,就是,叫你不要出门!

作者世秦现供职于天峨县纳直乡。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天峨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