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众志成城·守望相助|红绳结

一根普通的红色小细绳,在灵巧的手指下,三缠两绕编结成一种祝福,带着来自远古的神秘以及古老民族的寄思。

大年三十,袁娟坐在堂屋里跟奶奶说着话,院子里父亲正在忙活着贴春联,火红的大灯笼已经挂上了院门口的门楼上,厨房里妈妈也在准备着丰盛的年夜饭。

突然,一声急切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欢快的场面。

袁娟看了一眼手机,是护士长打来的,她的心里咯噔一下,回头瞄了一眼身后还在响的电视,下方滚动播出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报道。

“护士长,有什么事情吗?”袁娟稳定了一下心情,接通了电话。

“袁娟,刚刚接到市卫健委的通知,要组建赴湖北医疗队,在咱们医院报名的志愿者中选中了你,有困难吗?”

“没有,护士长!”袁娟看着忙活着过年的家人,略微的犹豫了一下,随即回答。

“好,晚上十点的飞机,你收拾好自己的随身衣物在六点前赶到医院集合!”

几天前,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发展,袁娟所在的医院也开始了各项准备工作,其中一项就是招募志愿者,准备随时加入这场抗击疫情的战斗中。

袁娟作为呼吸科的主管护士,刚刚从省立医院进修回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即找到了护士长,第一个报了名。

“护士长,我年轻,没有结婚,没有孩子负担,我上!”

护士长正为这件事情发愁,毕竟大家都劳累了一年,好不容易有个年假,况且这次疫情严重,作为医护人员战斗在第一线,自身的安危会受到极大的威胁,17年前的“非典”,医护人员的伤亡数字依旧在这位资深老护士的眼前不时呈现。

“也好!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现在就是一个报名而已,不一定能够用得上!”护士长宽慰了一下自己这个得力属下。

袁娟放下电话之后,不知道该怎么跟父母和久别的奶奶说这件事。

“娟儿,你这是咋了?”奶奶拉着孙女的手,慈爱的问道。

“奶奶,医院里刚刚来了电话,让我回去!”

“你不是说放假了吗?这放假还有找回去的?”奶奶有些不解的问道,“这大过年的也不让休息?你们领导咋想的?”

“怎么了?妈!是谁惹你不高兴了?”似乎看到母亲有些不乐意,袁娟的父亲放下手中的春联回到了堂屋。

“爸,刚刚接到护士长的通知,我要马上返回医院!”袁娟低声的对父亲讲道,“省里组建了赴湖北医疗队,选中了我!”

“湖北?那不是疫区吗?能不去吗?”这段时间电视里总是关于这方面的消息,虽然对这个新型冠状病毒不太了解,可经历了“非典”的他还是知道能让国家如此重视的疫情绝对不能小瞧。

袁娟微微的摇摇头,“爸,您也说过最艰苦的地方最能锻炼人,我去年刚刚入党,正是考验我的时候,您也是老党员了,知道这个时候我必须上!”

“好!有志气!”父亲看着女儿坚毅的眼神点点头,“不过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什么时间走?”

“六点之前到医院集合!”袁娟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是下午三点,路上需要一个小时,在家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了。

“娟儿他爹,孩子要去哪儿?”奶奶似乎听出来了这里面有问题了。

“奶奶,医院组织我们去湖北工作一段时间,没几天就回来了!”袁娟立即安慰奶奶。

“你少来了,你真以为我老糊涂了?这几天电视里一直说湖北那边有啥病毒,你去那里不是要冒险啊?”

“奶奶,现在湖北那边急需医护人员,国家让我们去支援!”袁娟搂着奶奶的肩膀坐在她的身旁。

“危险不?”奶奶有些担忧的望着孙女。

“没事儿,我是护士,整天跟病人打交道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

“那就好!那就好!”老人就是愿意听好话儿,嘴里不断的嘀咕着。

“爸,我先准备一下随身的行李,今年就不能在家里陪你们过年了!”袁娟叹了口气。

“快去吧,我让你妈赶紧做饭,大过年的,吃了年夜饭再走!”

袁娟赶紧回到自己屋里准备行李,其实也没有太多要准备的,这次回来行李还没有打开过,不过这一次去湖北,肯定不能带太多的东西,随身的物品带点儿就行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袁娟装好了行李箱。

这时,父亲已经把饭菜开始往桌子上端了,虽然现在太阳还是老高,这也算是年夜饭,算是提前过年。

“爸,我奶呢?”袁娟出来之后,发现坐在堂屋椅子上的奶奶不见了。

“出去方便了吧?”妈妈从厨房里出来,“你去看看!”

袁娟很快就回来了,脸色有些不好看,“没有!”

“这大过年的能去哪?”家里家外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奶奶的身影,几个人有些着急了。

不会是因为刚才袁娟不能在家里过年生气了吧?

袁娟父亲有些担忧了,老人最大的盼头就是过年的时候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她最宝贝的孙女不能在家,这老人肯定不会高兴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村里人都找遍了,依旧没有找到奶奶,袁娟真着急了,她要是因为参加了医疗队弄丢了奶奶,恐怕会成为一辈子的内疚。

可是疫情就是战斗,命令就是号角,她必须要踏上征程。

除夕的夜幕即将降临,袁娟必须要出发了,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昏暗的街道上出现了。

“奶奶!”袁娟飞奔过去,赶紧扶住了走路一瘸一拐的奶奶。

奶奶的手里握着一根红绳,还带着些许檀香的味道。

“娟儿,这是奶奶刚刚到庙里给你请的红绳,还好没有弄脏。今年是你的本命年,都说本命年犯太岁,太岁当头坐,无喜必有祸。带着这个出去,佛爷也能保你平安的!”

庙里?从家里到山上的庙可是有五六里的山路,七十多岁的奶奶居然为了一根虚无缥缈的红绳奔波了将近两个小时,看奶奶身上的泥土,很显然是在冰雪的山路上滑倒了。

袁娟的眼睛中泛出了泪花,这哪里是什么本命年的红绳,这是长辈对于晚辈的一种期盼,这是同样是一种爱的传承。

全家人都用一种虔诚的眼神看着奶奶三缠两绕的为袁娟编织红绳结。

“这是金刚结,是保平安的,到了那边之后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袁娟带着红绳结、带着奶奶的叮嘱急忙赶到了医院,院里也都紧张的准备着各项物资,湖北那边现在处于紧急状态,各种医疗防护物资缺乏,医疗队得尽量多带上一些。

领导的嘱托,记者的采访,让袁娟有些招架不住,甚至让镜头的闪光灯照的炫目。

凌晨时分,袁娟坐在飞机上,俯视着广漠的大地,下方万家灯火都在欢庆春节,她抚摸着手腕上的红绳结,就好像此刻她跟家人在一起。

手套、口罩、防护服、护目镜,全副武装的袁娟随着队伍进入了抗击疫情的第一线。

“姑娘,我能求你一件事情吗?”袁娟还没有离开病房,就听到一位病人轻声的开口。

“您好,您有什么事情?”

“今天是除夕,辛苦你们了,你能不能帮我们找一盏红灯笼,我们也算是过年了!”

“红灯笼?”袁娟环视着这间隔离病房,映入眼帘的全都是素色,的确没有一星半点儿的过年气氛。

可是红灯笼上哪里去找呢,现在就是去买,也没有地方,就是有地方,在眼下的这个是形势下,也没有人甘愿冒险。

“红灯笼我找不到,不过我把这个挂在门口,好歹也有点儿过年的气氛!”袁娟变戏法一样将奶奶缠在她手上的红绳结拿了出来。

鲜艳的红绳结悬挂在门口上,在一片雪白之中显得异常耀眼,几乎每个经过的人都会下意识的看上一眼,被蒙的结结实实的脸上流出会意的笑容。

红绳结将奶奶的美好祝愿带给了每一个人,这一抹红色带来了希望,也带来了春节的气息,春天就要到了,严冬就要过去了,希望的种子开始萌芽,战胜疫情的胜利日子就要到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文学陕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