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漫步田园 收获的岂止是那些可爱的果蔬

那微风里的葱茏,那绿意间的明黄、月白、浅紫,让我一见倾心的何止是这一片田园,还有田园中走来的女子。

终于有了空闲,起床,稍作整理后,就背着相机出门了。

早晨清新的空气里,我迈开脚步,甩开臂膀,像放飞的鸟儿一般,快乐的地行走着。这一路没有往日的车来人往,这一路只有我按耐不住的欢喜。忽儿哼着小曲,忽儿四处观赏,不知不觉就到达了目的地。

确切说来,这该是一片“被遗忘的角落”。

因为城市的扩建,围绕这片田地的周边,陆陆续续兴建起好几个高档小区,与它一墙之隔的是一所高校和另一所中学的操场,它就像生存在夹缝中一样,会不自觉地被忽略。而我,也是在偶然间发现了它:那天,那微风里的葱茏,那绿意间的明黄、月白、浅紫,让我一见倾心。于是,想要走近,想要看个清晰,成了我的不能割舍的情结。

走进田园

走近这片田地,首先跳入眼帘的是一朵一朵,素白纤巧的花儿,它们在细细的藤蔓间攀沿着、纠缠着,有的羞答答地露个背影,有的舒展肢体迎风摇曳,有的俩俩相望你侬我侬好不温情,没来得及看个究竟,我就迫不及待地端起相机,美滋滋地把它们收进了我的镜头里。

这儿的农作物种类繁多,只可惜我的知识面太窄,很多我压根就分不出谁是谁的家长、谁是谁的孩子,好在,对植物的喜爱,对大自然的眷恋,让我有了似曾相识的快意。

不认识又何妨,只要能遇见,只要能看到它们生长的模样,不也是一种幸运吗?

兴致盎然地观赏,小心翼翼的选景,镜头前的每一次定格,都让我有了回到童年的雀跃。

邂逅

邂逅的惊喜把陌生感冲淡,想要靠近的欲念不断升腾。

抬头的刹那,我看见了从另一片田地里走来的她:肤色黝黑,头发蓬松,紫红色的宽松服并没有遮住她发福的身段,更为醒目的该是她手里的那只红色的塑料袋,被风吹着一摇一晃地、发出了丝丝拉拉的声音,这一刻反倒显得有些好听了,我端着相机一动不动地望向她,而她似乎也在打量我吧,于是我主动招呼了一句:“我在这里拍些小花,可以吗?”“可以,可以,你拍吧,这里都是我种的蔬菜。”

“我不会踩坏你的植物。”我赶紧又补充了一句。而她却笑呵呵地说:“没事,你要拍下来看是吗?到里面拍,那里还有很多呢。”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哇,算不上一望无际,至少也是方圆一大片啊。

就这样,隔着一片田地,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你住哪里?怎会到这儿来?”“那天路过,发现这有很多植物,所以就想来看看的。”

“这个开紫色的小花是什么菜?”我指着眼前的一丛绿植问她。“这是豆角,豆角?你知道吗?”

“就是那种长长的。豇豆角?”“是的,是的,豇豆。”她一边忙活着一边用有点儿蹩脚的普通话回答。

“棉花不是白色的吗?为什么这里开出的花儿有黄色和紫色?”我一边瞅着近处的那朵黄色棉花球一边好奇地说:“我也不知道,好像长出来就这样了。”

原来,这就是秋葵

“你看这里还有黄色的花,很漂亮的。”我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呀,真的很美,是那种明黄色的花儿,花型秀美色调艳丽,一眼望去,那么高贵,那么典雅,那么的富有魅力。

“这个很有营养的,听说还能治高血脂什么的,叫什么名字的,哦,是秋葵”

“秋葵?秋葵原来是这样的啊!”这一刻,我竟然像个孩子般喜出望外地随着她的指向,一步步靠近这个叫做秋葵的植物。

“原来,这就是秋葵啊。”我又一次兴奋地几近欢呼起来,端起相机这边瞅瞅,那边看看,刷刷刷地拍个不停,嘴巴里不停滴念叨着:原来这就是秋葵啊,味道很特别,营养很丰富,没有想到它居然还有这么高的颜值,真是开了眼界。

是我的探知心切,亦或是我的喜形于色,这位农家妇人一边忙活,一边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和我聊着:“哎,看来你是从来没有做过农活的,你看那边高高的是芝麻,麻油就是用它做的;这边,这个开着小黄花的是苦瓜。”就这样,她忙着采摘,我忙着欣赏;就这样,我们在有一搭没一搭中越靠越近,越聊越火。

隔着几棵秋葵的距离,我被她眉梢间的喜悦还有那历经风霜却满含温情的容颜,深深地吸引着。

“你要是喜欢我就给你摘一点带回家吃”。

“那怎么行啊,今天幸亏遇见你,让我认识了好多农作物。”

“没有关系,一会我给你摘点菜带回家尝尝,味道不错的。”“这样不好吧。”

而她抬起手,指向远方,“你看,这里一大片全是我的。很多蔬菜,吃不完的,我给你摘一些。”看着她一脸满足的样子,我又如何能拒绝?索性应和着:“那好吧,你给我一些带回家,我给你钱,总不能白吃你的蔬菜。”

“这怕什么,我也是吃不掉的,我就是喜欢种这些,吃不完我都是摘下来送人的。”

“那也不行,我已经打扰你了。”“没有,没有”“我们这是缘分。”

缘分!听着眼前这位相貌朴实的农家妇人说出这两个字,我竟有了异样的感觉,是欢喜,是兴奋,更是信任。是的,我们这也是缘分,非常难得的缘分。

看着她又是豆角,又是秋葵,又是小南瓜地把小小的塑料袋装的满满的,我实在是不好意思了,赶紧推说我拍的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临走时,我掏出一张十元钱给她,她就是不收,僵持着好一会,才极不情愿地说“如果你真觉得过意不去,就给我两块钱吧,好吃,你下次再来,反正我的这些蔬菜吃不完的,送人也是送人,你喜欢就来。”

“好,一定会来的。还是在周末。”

就这样,我提溜着蔬菜,离开那片田地。整整一个多钟头的忙活,我竟没有丝毫的倦意,甚至忘了自己之前诸多的不适,走起路来脚步轻盈,心儿更是无比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