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古诗词里的遐思: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写在前面:做人要像小草那样,自强、自尊、不放弃,尽一切努力把自己做得最好。

只是一个偶尔,我发现了这些野生的植物,这些我一直叫不出学名的小花小草,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它们的喜欢,那一见钟情的美妙,那恋恋不忘的情愫,如同夏日里的冰激凌,甜腻而润心,舒畅也爽心;恰似冬日里的飞花飘雪,浪漫也素朴,娇俏也安静。

镜头下,纤巧素雅的你

在我的镜头前,这翠绿的叶儿, 白色的花朵,它们灵秀娇美,宛若尤物。然而,真实的它们不过就是一个个小米粒都不及的花儿,静静地生长在树荫下,墙角边,路亚间。如果用肉眼去看,那可是再普通不过了。即便是大片大片地生长着,可它们微小的花瓣极不起眼;只有蹲下来,细细瞅,才能发现 结伴而生的它们,一个个玲珑小巧,挺拔向上。

最是那一次次的寻觅,让我的心如春天的花儿,风一吹就开了。

最是那一款款的纤柔,让我的心思变得细腻而温软,丰盈而妖娆。面对这一簇簇的草色,我流连忘返,我欢喜自在,我诗心盛开。

诗歌里,热情向上的你

这娇俏的、素朴的小花,这葱郁的、茂密的小草,在我的眼里,宛若诗人袁枚笔下的《苔》一样,在阳光照不到的背阴处,它们破土而出,携着葱茏的绿意,摇曳生动。它们的模样就像米粒一般微乎其微,却能像高贵的牡丹一样热烈地绽放。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苔》这首小诗,作者用平实的话语,描摹了一个极其平凡的生命。

透过诗歌里的“形象”,让我们知道:不论怎样的境遇,不管如何的微弱,春天到来的时候,就是“苔”极尽绽放的时候;不自卑,不屈就,自然而然,积极向上,把独属于自己的美好,淋漓尽致地呈现。至于其它,一切随缘。

这一切恰恰吻合了诗人的生平,换句话说,这首诗何尝不是作者袁枚的自喻呢。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这里,诗人没有幽怨,也不曾哀叹,只是将所有的景象,置于笔端,一一铺排。这里,诗人用最朴实、最自然的词语,把我们带入了诗歌的“形象”之中,以至于二百多年之后的今天,我们依旧能真实而真切地体会到诗人的情怀;以至于今天的我们,一念想起、万般思绪。

捕捉笔端的风雅,漫赏诗者的心意,平铺直叙,却又叩击心扉;简单直白,却又妙趣横生。

不想去赘述太多与诗人有关的种种,只想在诗人的温语间,漫步流连,自在沉吟。

尘世间,静简如素的你

生活本就很现实,何必要有那么多的不甘心?纷繁的尘世间,我们能够改变的只是自己;让自己在适应环境的前提下,依着自己的心,踏实做人,认真做事,如此便好。

当想象只能是想象的时候,竭尽全力地付出,是唯一的选择。好在,世事流转,总有遇见;一如春去春又来,是自然的规律,也是恒久的定律。

何况,哪有那么多的刚刚好?既然没有净土,不如静心;既然无法如愿,不如释然;与其喋喋不休地抱怨,不如清水养心,来得洒脱明亮。

太过美丽的花儿,可以带来眼前一亮的快感,却未必能够让人记得住。而这些如米粒般大小的野花却能过目不忘,就像我镜头前,这些生长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的小花小草,没有人看到它的生长,然而它们旺盛的生命力确是事实存在的。

我不知道它们真实的学名,可它们葳蕤的神采,它们妖而不娆的风姿,它们生机勃勃的样子,它们积极向上的力量,真真切切地触动了我的心。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换个角度说:五彩斑斓的世界,形形色色的人事,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特质,每件事的存在都有它的理由。做不到坦然之心去面对,至少要摆正姿态,以平视的角度去观看。无法用一颗热爱之心去接纳,至少要用一双温柔的眼睛去感知。

于人也好,于事也罢,做不到从内心接受,至少不要带着有色眼镜去观看;也唯此,才会有不一样的收获,才会发现别样的精彩。

一直喜欢杨绛先生在她的100岁感言中的一段话:我们曾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我们曾计较付出的回报,到最后才懂得,一切得到终将失去的,只能空留一抹浮名。走好选择的路,别选择好走的路,你才能拥有真正的自己。

想想确是,何必有那么多的介意,何须要那么深的纠结?与其耿耿于怀,不如像小草一样,自顾自地生长着,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自在葱茏,悠然娉婷。

写在后面:很多时候,想通了就明白了。毕竟,世事没有绝对,一些漫不经心,或许正是良人知己。一些微不足道,可能会孕育大惊喜。当然,所有的应该有前提,那便是只要我们不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