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黄红利:善恶之间的徘徊

黄红利,广西都安人,儿保科医师,心理咨询师,爱好广泛,现供职于都安澄江镇卫生院。

新冠病毒肆虐的日子已开始过去,人们开始回归正常生活。在那段日子里,铺天盖地的关于新冠病毒引发的各种信息冲击着每一根敏感的神经,引发了全民对人性的思考和大讨论。特别是在医疗资源匮乏而又不得不面对很多未知因素面前,这种失控感,无力、无助感更加考验人性。人们总是喜欢用善恶、好坏这样一种二分的观念去分类,去理解和看待人性。可现实生活真是如此吗?

去年5月份,我因腰椎间盘突出到省城一家医院住院治疗。在治疗的过程中,我观察到一个很诡异的现象。在针灸科,看着患者背上密密麻麻、象刺猬一样的银针,一个很怕扎针的大哥对医师说:“我昨天给主任看,才扎了四针,感觉效果挺好的,在这里每天都扎五十针以上,感觉效果还没有昨天那么好。”那个针灸科的医师说:“我可没主任那么好的水平,知道扎那里会好,我只好把相关的穴位都扎上。”但主任可是很难约得上的。

住的时间长了,因为是同行,我和一个教授聊起了这个现象。他无奈的说:“其实象你这样程度的病完全可以门诊治疗,不用住院的。门诊一天的收费也就一百来元,而住院平均下来一天就一千多元,门诊就做与疾病有关的必须的治疗,住院就把所有的项目都用上,不管有用没用,只有这样才能创收。再说你们外地上班的患者,哪怕你们自己愿意掏钱治疗,如果不办理住院,你们就无法请假,然后还要自己找住宿的地方,最主要还是请假,所以过度治疗不可避免。”

聊到针灸的事,他叹了口气说:“不是我们不懂,你看看收费标准就懂了。”后来我查看了收费标准,原来针灸是按穴位来收费的,五个穴位收费19.9元,如果你一针扎好了,你最多只能收4元钱,50针却可以收199元。这样的收费标准对那些医术高超的医师来说无疑是个致命的打击,因为你技术越好越廉价。我是在临床一线过来的,如果你一针就把患者治好了,你收199元的话那是要被患者投诉的,病人会觉得这个医生心真黑,扎一针就收199元,会被患者所唾弃和漫骂。医院的领导也会批评你、惩罚你,有甚者你会因为医德败坏而失去行医资格。

知道的同行可能会对你的医术佩服得五体投地,而不知道的,可能会嘲笑你的清高和不懂人情世故。假如你的技术水平不高,你每天扎50针,也许扎10天,好了,患者会觉得我做了那么多的治疗,医师做了那么多的努力,虽然实际上多花了好多钱,但由于她不知情,她还会感谢医师。只是在同行的面前会觉得羞耻,但在得到社会认可时,在利益面前,这种羞耻感会逐渐变得麻木,甚而觉得高尚与光荣。在这样的背景下,人性的善恶该何去何从?

方舱医院里欢乐、祥和的医患关系是每个人的向往,在那样一个一视同仁、公平公正,没有权利和利益冲突的小环境里,医护人员给患者带来的是服务、陪伴和希望。患者只需要安心接受治疗,其余的不需考虑。双方的内心都是平静的、信任的。在这种没有利益矛盾的环境里,自然把医护和患者都变成了天使,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可敬可爱。一旦疫情过后,回到现实,也许今天人们口中的天使和英雄就变成了人们唾弃的恶魔和刽子手。

以上只不过是社会生活中一个微小的缩影,这样的现象比比皆是。

弗洛姆在《人类破坏性剖析》中说,动物在面临侵犯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逃跑,当避无可避时才会选择反抗。善与恶,天使与恶魔从不孤立的存在,好与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周围环境所制造的氛围,任何脱离社会环境、他生存的环境和他成长的背景去看待一个人的人性都是不恰当的。每一个个体在那时那刻、此时此刻做出的选择对他来说都有选择的理由。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绝对的善或绝对的恶,每一个人都是天使与恶魔的并存,只是我们创造的环境是导向他选择向善还是向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