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凡所珍惜才可得

早起是一种信仰。

两年前开始,我成了一个“清晨爱好者”。

每天五点半准时起床。

隔夜浸泡的黄豆和黑豆,经过一夜,充分吸饱了水分。冰箱里取出来,放入豆浆机,十五分钟后即可做出新鲜的热豆浆。

打豆浆的这段时间,是收拾自己的好机会。洗漱、换衣服,画好一个通勤的淡妆,对着镜子笑一笑,新的一天宣告开始。

早饭也惬意。煎鸡蛋、煎培根,吐司面包放进微波炉,十五秒后“叮”的一声,香气扑鼻。豪华版的鸡蛋培根吐司刚出炉,豆浆恰恰好,再切一个水果,我最爱新鲜橙子和香蕉,简直完美。

对了,在这个过程中,绝对不能少了灵魂背景:声音。

有温度的声音,给予清晨最好的陪伴。

我不爱音乐,独爱杂谈。人文地理,历史天体,人类文明的奇迹,上亿年无解,再小的细节,也有惊人的恢宏。我爱喜马拉雅,《冬吴同学会》《晓说》,嬉笑怒骂间,上下五千年信手拈来。梁冬、吴伯凡、高晓松,各个身怀绝技,仿佛古典江湖演绎中的隐士,侠义心肠,冷眼观世,只将不为人知的江湖说与一代又一代的后人听。

做早餐、吃早餐,大师们的对谈声陪伴在我左右,一顿早餐完毕,我总能听见又多一些的世界。每天多一些,一年年竟也多了那么多。

六点,是我一天中最爱的时刻。996的社畜,对时间没有挥霍的权利,晚上的私人时间形同虚设,几乎都被工作占据。我能拥有的,只有清晨。

打开电脑,开始打字。小说、散文,都可以。少年期,我对文字的态度颇为轻佻,偶尔想起,热烈拥抱,长时间不想,也不会思念。青年期,我的态度却变了。世间纷扰,道道关卡道道过,一不小心过不了,就是长久的头破血流。止血不易,我需要一个心灵的避风港。文字再一次地不计前嫌,以知音的模样容纳我,抚慰我的万千意难平。我感恩,从此与文字终生为伴。

每日清晨,写一小时文字,实乃人生惬意之事。近日我写《我终究是爱你的》再版稿,停停写写,喝杯茶,仿佛唐涉深与程倚庭从未离我太远。他们始终在那里,安静生活、热烈恩爱。我随时走过去,迎面都可以笑问一声:嗨,你们好吗?

清晨实在是给予奇迹的时刻。

我拥抱它太晚,若非凯瑟琳一语点醒,或许我仍是一条“一觉睡到大天亮、打卡迟到被罚钱”的咸鱼。

凯瑟琳是我的同事,我与她每天一同吃饭,乘车下班。与我不同的是,我疲于应付工作已经花光了所有时间,凯瑟琳却像魔法师,还能挤出源源不断的时间,考取了香港注册会计师、CFA等一系列高难度证书,每年为自己的履历稳步加分。

我问她:你的时间从哪里来的?

凯瑟琳向我眨眨眼,神秘一笑:早起是一种信仰,有信仰,就会有时间。

真相竟这般简单。

生活本没有太多秘密,有心人利用,无心人浪费,也就成了秘密。

时间,这个司空见惯的存在,和阳光、吃饭、睡觉一样,无数次地以各种方式被提及、被存在,以至于我们对它连半点非分之想都没有。越是寻常,越是无视,世间最大的浪费不过如此。严谨的大人们会用更神秘的话术将问题复杂化,“结构性管理”,他们说,时间、饥饿、困,都需要结构性管理。外人听起来,无异于一门高深学问。其实说到底,我们只需做到两个字——珍惜。

世间万物,凡所珍惜,才可得之。

——原文载于2019年爱格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