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难忘那年正月十五风雪行

那年我16岁,刚刚跨出中学校门,在秦岭终南山的翠华山水库工地做记分员。春节到来时,水库工地放了几天假,掐指一算,返回水库工地的日子是正月十五。那年的冬天真冷啊,家里的草棚屋檐上的冰凌有尺把长,终日不见化。春节那几天,又纷纷扬扬地飘着雪花。

母亲担心我回翠花山水库工地有几十里山路不好走,总在盼着天能放晴。可是老天不解人意,正月十四晚上,西北风骤起,抽得结成了冰棍的树枝发出“嗖-嗖-”的哨音,房门也不胜那风的肆虐,抖动得“哐-哐-”直响。风,撕破了母亲的梦,她一夜辗转。正月十五号早晨,母亲早早就起来了,拉开屋门一看,鹅毛大雪正下得酣畅得意,千朵万絮,漫天飞舞。天地间万物一色,银光闪闪,间有劲风吹来,卷起积雪,旋出一条漂亮的雪卷龙。然而,大自然的如此壮景,此时却给我们评添了几分忧虑。

我问道:“妈,这么大的雪,我今儿个还走吗?母亲踌躇了一下说:“只要村里有其他人去,还是结伴一起走吧,咱别破了人家的规矩。”说着话,妈端出头天晚上包好的饺子,给我煮了满满一大碗,说是吃饱了身上不冷,好走长路。母亲帮我整理好行装,让大妹惠英看管两个小弟妹在家,便送我去村西大桥路口,临出门,她又到屋里找了跟木棍让我带着。雪花还在飘,西北风还在刮。平日里喧闹的村庄街道,今日显得那么空旷悠远,不见一个行人。

在我们那儿,正月十五是元宵节,年还没过完,此刻,家家都关门闭户笼旺了灶火热炕,一家人正围着灶台包饺子呢。只有我和母亲。点缀着那淡苍色天宇下的银色世界,风雪像个顽皮的孩子,好不容易找着个戏弄的对象,便恣意张狂起来,追逐着我们娘儿俩,族拥者着我们,走到一个拐弯儿风口处,又一股风刮来,卷起积雪,劈头盖脸的冲了过来。堵得人倒吸了一口气,母亲急忙拉住我,背转过身去,想用他那厚厚的胸膛为我遮住风寒。走到村西大桥通往去山里的路口集合点时,望后远远望去看到有同去的两人也在后面赶来。母亲已累得气喘吁吁,雪花落在她的额前,立刻融化了,给她的发丝上挂满了小水珠。

我是这一拨返回水库工地的人中唯一的年龄最小的做工者,母亲定住脚步,便吩咐我路上多加小心之类的话,末了,她稳稳的说道:“儿啊,这就是生活,你从小没大(爸),出门在外别看人家有爸娃的样子争强好胜而任性,这不,你要离开妈而开始你自己的生活。”噢,我一下子明白了,这就是您的用心所在吧,母亲!您是要我知道生活里不仅有阳光春风。还会有凄雨寒雪;不仅有风和日丽,还有着寂寞严寒的风雪行。您是告诉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之路,都必须经历他生活中的辛苦磨砺。您是要指给我看,生活的本来面目是严峻,是抗争,是奋斗……

村西大桥路口,先后聚齐了同返山里工地的有七个人,临出发时,母亲返回我身旁边帮我掖衣领边说:“到了工地让人捎个话,别让妈挂牵。”我说:“知道了,您回去吧,妈。” 我向母亲摇着手,忽然,我从母亲的眼晴里,看到了那种怜爱,哪种不舍,哪种担忧的目光,我从六时岁时失去父亲至今,是母亲受尽委屈含辛茹苦拉扯我和弟妹,我没享受过父爱如山的温暖,没体会过同龄人享有父爱的眷顾。此时,我知道妈妈的心,他心疼我,牵挂我,他何尝不愿我留在家里伴她共度佳节,但妈不能代替我去生活,我的路,得由我自己去走。我面前的风雪,还得我自己去经受,母亲虽然没文化,但母亲是何等的明智哟!

结着冰的山路,不敢迈大步放开走,三十多里地的山路,特别难走的是临近水库翠华山上的十八盘山道,大约走了两个半小时,我早已冻得浑身透凉,双脚一阵阵疼痛。因为积雪太厚看不清山路,十八盘山路的路面很窄,山路两边就是沟沟渠渠,网络交叉,我小心地用木棍探索着紧跟着同行大人的脚印,一脚下去,雪埋到了小腿肚,每走一步都很费力,但我别无选择,必须往前走。于是重峦迭嶂间,皑皑白雪上这七个成年大人的身后,留下了一个十六岁少年艰难跋涉的行行脚印。

还好,有这几位同去水库工地的叔叔大爷们,他们让我跟在后面踩着他们的脚窝走,那情景真似电影里红军过雪山时的劲头。自从那次风雪行后,我成熟了好多,后来,每当我遇到难处,每当我面临困境,我就想起了母亲那句话 :“儿啊,这就是生活。”母亲 : 感谢你简明地教会我如何看待生活!

作者:刘堪铎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流淌在血脉里的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