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疫情中的回忆:正月十五打灯笼

这几天疫情更严重,防守更严密,前几天是出不了村,这两天连家门都不敢出了。在手机上查了天气预报,多云,有些失望,这个正月十五,没有阳光,没有月光,没有星光,更没有往年里灯笼的火光。象征红红火火、团团圆圆的灯笼,因为该死的新冠状病毒,既没人送,也买不到。对于小时候爱打灯笼、这几年又经常陪孩子打灯笼的我来说,没有灯笼可打,这个正月十五注定要过得黯淡、无味。不过,偶然一瞥,看到对门儿门楼上的一对红绸灯笼,思绪便被拉回从前,拉回到儿时打灯笼的美好时光。

“打灯笼,烤手咧,你不出来,我走咧……”好多年前,我妈在屋里忙着取出一个萝卜,边用刀剁边给我们教着儿歌。我妈剁了三块萝卜,给我们姊妹三人一人一块。我们手里拿着各自的萝卜蛋儿,等待着我妈给我们穿好灯笼。我妈拿了一根长长的粗铁丝,把铁丝一头在炉子上烧得通红,在一块薄薄的木板上均匀地烫了三个窟窿,然后她把铁丝的两头穿进去再挝一下,固定好。

于是,木板和铁丝便合二为一了,像一个支架,我妈再在最中间的窟窿里插进一根带把的蜡烛,用火柴轻轻一划,点燃了,再把这个带蜡烛的支架穿进灯笼里。红红的灯笼瞬间亮堂起来了,幽微的灯光呈圆形投射出来,照在了我屋的土墙上、大柜上,照在我妈忙碌的身影上。我妈完成了一个灯笼,又要做第二个,做完了第二个,还有第三个呢。我妈说,娃们打灯笼,把她都能忙疯!

“妈,好了没,你听,都有人来叫我们了。”“好了,好了,快去吧!蜡烧完了记得把萝卜蛋蛋拿回来奥!”我们打着灯笼出发了,一根细长的竹竿挑着各式各样的红灯笼,小小的身影们摇摇晃晃,我们女孩都喜欢漂亮的灯笼,所以我们打的基本都是绸子灯笼,细致的红绸子包裹着竹架,下边还有一圈黄色的穗子。绸子灯笼有大有小,大孩子打大的,小孩子打小的,稳稳地走着,就像年画里走出来的贺岁娃娃!

男娃们野,渴望把战争带入任何活动,碰灯笼就是这样应运而生的!他们打的是“火轱辘”,所谓“火轱辘”就是一个像圆轱辘一样的灯笼,用细细的竹篾变成一个罐子形的框架,再在外面糊上一层薄薄的红砂纸。男娃们有了“火轱辘”就像有了法器一样,你用灯笼碰我灯笼一下,我的灯笼还要再撞回去。一会,两个“火轱辘”就像两颗火流星,一群打灯笼的男娃就像梁山聚义的好汉,撞着,喊着,起哄着,生生地撞出一幅二龙抢珠图!红红的火焰照亮了堆满麦秸的大场,好几个“火轱辘”都在战争中受伤,甚至牺牲了!

不一会,我们打着灯笼又回到了屋里,我妈头都没抬就问:“得是灯笼灭了!”“看看看……”我们一边摇晃着手中的灯笼一边举得高高的,展示着远征而归的战利品。只见吊在三个灯笼下的萝卜蛋都不见了踪影,灯笼们伤痕累累,有的被烧了个窟窿,有的竿子断了,还有一个已经彻底残废!我妈又切了三个萝卜蛋蛋儿,再给我弟取了一个新灯笼,一边递过来一边再次嘱咐:“萝卜蛋蛋记得拿回来,一个萝卜都切完了……”我们打着灯笼又开始了第二轮的巡逻。

我们是村子的卫兵,打着灯笼把每家每户的院门都要转到!家家户户的门楼上,都有两个红红的灯笼,传递着主人的热情。正月十五前,村子里的红灯一直高照,静止着,移动着,它们像是天上下凡的星星,匀称地降落在朴实的农家小院,飞到了孩子们手中,带来了吉星高照,鸿运当头,前途光明,一生福气。

我们农村人常说:“正月十五似大年”;“三十的火,十五的灯”。转眼间正月十五到了,我们打着灯笼无忧无虑的巡游生活也快要结束了,十五过完,年也就过完了,第二天我们也要去学校报到了!这天晚上,孩子们比以往更野,灯笼碰得肆无忌惮,要说往常还顾及灯笼的安全,这天晚上可是完全放开了。我们甚至觉得,我们的这些灯笼都应该被点燃,化成一股股轻烟,再回到天上当他们的星星去了!再打灯笼就是明年了……

一转眼,已好多年,竹篾标志的老灯笼越来越少,孩子们更钟爱的是电子灯笼,装上电池,放在地上,小灯笼便能自己唱歌旋转。唯一不变的,是灯笼的红色依然鲜艳,童真的热情代代传承!

“唉,今年给娃打不成新灯笼咧!”我妈的话语提醒我,我早已不再是那个扎着羊角辫打着红灯笼的小女娃了!“也无妨,只要疫情赶紧结束,大家都平平安安,来日方长,以后打灯笼的机会有的是。”我虽然这样安慰着我妈,但内心也是有些失落的。

如今,我的女儿正是打灯笼的年纪,父母每年不忘给她买上崭新的灯笼,唯独今年是个例外。这些天,新型冠状病毒肆虐了神州大地,阴霾笼罩在每个人的心上,就像一座沉重的大山,无数个家庭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灾难,一些无辜的人被夺去生命,一些人还在医院与病魔斗争,而更多的人,是像我们一样,蜷缩在自己家里关注着疫情,提心吊胆。也许这样的日子里,我们真的需要点燃一盏盏火红的灯笼,像小时候期盼的那样,让它们在寒冬里碰撞、燃烧,升腾而起,化为满天繁星,为离去的人照亮前行的路,也为留下的人增加一些希望和勇气。

作者:浅浅红楼 深海寻鱼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流淌在血脉里的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