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方言诵读:夜猋忽的悲鸣

年跟间,回到俺屋,俺妈正忙前忙后蒸馍呢,我拿马杠笼拾咧一笼干棒硬柴,坐在灶火帮忙烧锅,硬柴火呼呼响着,俺妈搭咧一甑箅儿馍,把锅盖盖好,就转过身问我:你说最近这肺炎病毒是搙阿达来的?我说:医学专家说来,可能是搙夜猋忽身上来的吧!俺妈又疑惑地问:那就怪咧,前些年咱住土房,屋檐底下、墙缝缝儿里,到处都是夜猋忽,人都过得好好的,也没见谁染上啥病,现在这都住的楼房,夜猋忽早都不见影儿咧,咋还能给人染上这病?这一问,我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咋给俺妈解释。

在俺关中农村,我们把蝙蝠都叫夜猋忽。这是个即将失传的方言名词,却蕴藏着一定的文化底蕴,夜,代表它喜欢夜里出没,而“猋忽”一词出自古汉语,形容速度迅疾,在很多古书中都可以见到。在我的记忆里,夜猋忽一直很神秘,说它是兽它能飞,说它是鸟又不像鸟,它总是黑白颠倒昼伏夜出。天刚麻擦黑,它会从房檐下或墙缝里钻出来,在我们萨顶上像闪电一样掠过。它虽然飞得极快,却从不会撞到任何东西,记得小学课文里学过,它具有一种独特的声波定位系统,人类发明的雷达就得益于它的启发,因此,夜猋忽也被人称作“活雷达”。

夜猋忽身手敏捷,一般人轻易逮不住它,也就难以近距离看清它的庐山真面目。不过偶尔,谁家拆房、拆墙,或者是日闲杆在屋檐下掏鸟窝,也会偶然抓到它,这样的机会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不大一会儿,大人碎娃就会围上一堆,摸一摸它黑布一样的翅膀,看一看它呲牙裂嘴的狰狞面目,然后对它评头论足议论一番。那时候,大人们都说,这夜猋忽是老鼠偷吃咧盐才变成这样的,也有人说,夜猋忽其实是老鼠它舅,小时候,我对大人们的话一直深信不疑。

对于老鼠,庄稼人是深恶痛绝的,只要抓住就往死里打,但对夜猋忽,大家却并不讨厌,夏天的晚上,大家都爱在院子下凉,夜猋忽就在萨顶飞来飞去逮蚊子,它还是天牛、蝗虫等诸多害虫的天敌,它和我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从不打扰我们,更不会侵犯我们,所以大家对这位老鼠的亲戚并不像对老鼠一样反感,偶尔有人逮住它,也只是在好奇心驱使下,逗着它耍一耍,然后就放掉,很少有人会伤它的性命。

后来,慢慢的,随着时代发展,人们的生活环境大幅提升,农村土房该拆的都拆了,夜猋忽没有了赖以藏身的环境,就变得越来越少,不知不觉间,似乎好多年没有看过它的身影咧,在为金钱而忙碌的时代里,我们早已将它抛诸脑后,很难再记起。

再往后,我长大,结婚,也有咧娃。有一天,天快黑的时候,我跟娃正在河沿儿浪呢,突然从天上掉下一只夜猋忽,它是抓住了一只特别大的天牛,又被天牛的钳子夹住了要害,因而一起掉到地上。我用树棍把夜猋忽跟天牛分开,让娃观察了一番后,就把它们都放咧。娃对夜猋忽很感兴趣,不停地问各种问题,我也津津有味地回忆起关于夜猋忽的童年趣事。那天,我突然有种感觉,其实夜猋忽并没有断种,也没有在我们生活中彻底消失,它只是不适应人类现在生活的环境,不适应钢筋水泥和化肥农药,搬家到另一个我们找不到的地方咧。后来的一天,我无意间经过一个荒凉的山坡,发现那里聚集着很多夜猋忽,算是印证了我的感觉。

自此以后,又有好几年没见过夜猋忽了。直到去年夏天,对河村子一位大哥给村里人帮忙拆土胡基老房,发现了一只夜猋忽,拍了些照片让我看,再次见到久违的夜猋忽,我不由自主地想起很多年前,夜猋忽在老屋院子翩翩起舞的那一个个夜晚,勾起了很多回忆。我想写点关于夜猋忽的文字,却一直懒得动笔,一耽搁又是半年,直到这次,它再次被人提起,却是伴随着无情的新冠状病毒汹涌而来。似乎是一夜之间,夜猋忽成了世界级的网红,据说除了非典病毒、新冠状病毒、埃博拉病毒这样的超级病毒,它身上携带的上百种病毒中,还有很多可以通过中间宿主传给人类,一时间,夜猋忽背负了很多恶名和骂名,甚至有人断言,疫情一定会放过人类,但人类肯定不会再放过夜猋忽……

天已麻擦黑了,馍还没蒸熟。俺爸在大门外响完串子炮,就赶紧关了街门,给娃们在院子里放花炮。我一边烧锅,一边给俺妈强调着过年不走亲戚、不串门、出门要戴口罩,又分析起全国的疫情形势,讲起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途径,讲起华南海鲜城售卖的野生动物,以及与病毒可能有关的中间宿主蛇和水貂,当然,讲的更多的,还是病毒的自然宿主夜猋忽。俺妈似乎没有完全听懂,但她却很肯定地对我说:这不能怪野生动物,也不能怪夜猋忽,要怪就怪人,啥都敢胡吃。

是呀,夜猋忽,这位我们曾经的邻居,它以蚊虫为食,对庄稼的害虫也起到一定的扼制作用;它的粪便是一味中药,称作夜明砂,具有清肝明目的功效;它飞行时的特征,启发人类发明了雷达;它长得像老鼠,却从未像老鼠一样,主动骚扰和侵害过我们。虽然体内含有许多种病毒,但它与人类祖祖辈辈和谐相处,并未刻意威胁,甚至在人类发展侵占了它们生存空间时,它们也只是默默远离,躲到荒山僻野,与人不再往来。我们知道,人与动物和谐共生是大自然的基本规律。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物种之一,夜猋忽已经生存了数千万年,而人类的历史,充其量几百万年,在某种意义来说,夜猋忽才是地球真正的主人。

夜猋忽将百余种病毒封存在自己体内,并把自己的样子装扮得怪异恐怖,昼伏夜出,甚至躲到荒郊野外、深山老林,不与人类接触,更不愿将病毒传给人类。即便如此,它仍然没有逃过那些刽子手刀,和吃货们的嘴。不知从何时起,夜猋忽也和别的野生动物一样,被无情捕捉、宰杀、烹煮,被堂而皇之地端上某些人的餐桌,这样的行为,令人作呕,遭人唾骂,终究是人神共愤。

当人类在食物链顶端开始为所欲为、肆意妄为、无所不为的时候,慢慢也就给自己埋下祸根和隐患,埋下灾难的伏笔。前有非典、埃博拉病毒的惨痛教训,而这些病毒的爆发,无不饱含着生命的悲鸣:也许,我们从未听到过夜猋忽的叫声——它嘴里发出高达两万赫兹的声波,人类是根本听不见的——而这听不见的叫声,却是人世间最凄厉、最愤慨的悲鸣,但有些人依然不懂收手,依然我行我素,这一次,他们又将更多无辜的人带入水深火热,甚至是骨肉离散,家破人亡。

以前,我们将动物关进笼子,如今,动物也把我们关进了笼子。有因必有果,万物皆有灵,破坏了生命的平衡,就必然要付出代价,受到警示和惩戒。有人说,这次的病毒,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其实,大自然哪有这般狭隘?即使一时犯错,大自然依然会包容和原谅这懵懂无知的孩子,只是,从此以后,也要请那些惯于荼毒生灵的人,放下屠刀,放过夜猋忽,放过那些本可以与我们和睦相处的野生动物。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流淌在血脉里的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