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所有的坎坷不过磨练 有的缘分是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一、

云遥的大部分时间是在飞机、火车或是长途汽车上度过,捧一本书在轻微的颠簸中细读,或是干脆看着快速倒退的树木、村庄发呆,有人搭讪,云遥视而不见。

云遥是一名记者,在一个销量不凡的时尚杂志供职,平时接触的大都是影视演员、商界精英、高端设计师,是一个冷漠自知而又热情喧闹的圈子。而她自己却是个过度低调内敛的人,穿简单的衣服、平底帆布鞋,不怎么用化妆品,一部手机用了两三年仍没有更换的欲望。

高桥说她是夏日痴,不合时宜,总是脱离于环境之外与时代脱节,不知是如何应付时尚杂志的这份工作。

高桥是云遥在一次采访中认识的,他是她的采访对象。那次,云遥乘火车前往高桥所在的小镇,那时路旁的油菜花开得正盛,大批游人蜂拥而至,小镇迎来送走,经历着一次次繁盛与颓败。穿过那样的喧嚣颓败,云遥到达高桥的住所。

高桥是一位作家,采访前云遥读了大量他的著作,他的笔调深沉,画面感极强,通过那样的画面云遥仿佛看到世界的尽头。在火车上,云遥手上捧的也是高桥的书。在阅读中,她几次不自觉地停下来控制情绪,她有落泪的冲动。

之前,他们通过电子邮件有过几次简短的对答,高桥还把一幅照片作为附件发给云遥,只不过,画面上不是高桥,而是他的花。画面上是他养的绿萝,叶片青绿,从容下垂。见面时,云遥见到了他的小花园。

他的住所不大,花却极多,紫藤萝长成瀑布,牵牛粉红耀眼,象牙红枝叶上生有小刺。地上、空中都是花,但最多的还是绿萝。这是一个爱花的人,他写的书中花木也无处不在。

高桥为云遥泡一杯茶。坐在花架下,他们聊了整整一个下午。有时,高桥起身为花浇水,云遥就静静等待他。在花间,很容易让人忘记时间。在那样温暖的午后,云遥竟然在淡淡的花香中睡着了。

二、

醒来时,云遥发现身上多了一件大衣,看颜色是高桥穿的那一件。云遥看到高桥正在为几棵蔷薇修剪枝叶。她道歉:“对不起,竟然睡着了,在以往的采访中都不曾有过。”

高桥停下手中的剪刀,笑道:“睡得可好?其实连我自己也常常在这里忘却时间,有时也忘记自己,能在花香中睡着是一件快乐的事。”

云遥也笑:“是啊。谢谢你的花园。”不知为什么,和高桥是第一次相见,两个人却没有应有的客套,仿佛认识了多年的老朋友,让云遥心中隐隐不安。

高桥带云遥看一盆开花的绿萝,说:“这是我之前给你发照片的那一盆,今天早上,它开了花,下午你便来了,想必是你们有缘。”

后来,高桥给云遥发电子邮件,说他很享受那次采访,让他能回顾和总结自己。高桥说他已接受过很多次采访,而越多次之后说出的东西越是雷同,很多记者过来前都在网络上搜集资料,然后过来验证,只需等高桥答是或否就可回去交差。高桥也已经知道怎样对答是他们想要的,于是双方表面上皆大欢喜。

云遥却不一样,她是唯一一个阅读了高桥所有著作再前来的记者,她的问题都问到了高桥的内心深处,让他无处藏身。

其实,云遥的感觉也是一样。那次采访,云遥第一次在采访对象前哭泣,说起自己经历。高桥听她倾诉,过程中一言不发,最后也只是说:“你是夏日痴,一切都是不合时宜,不是正确的时间,不是正确的地点,没有遇到正确的人。”

那次采访之后,高桥把那盆开花的绿萝送给了云遥。他告诉她:“绿萝的花语是守望幸福,花开了的时候,幸福就到了。希望你能幸福起来。”

三、

之后,很长时间,两人保持着联系。面对高桥的亲近,云遥总是克制自己,不允许自己的靠近。她曾对高桥说:“我深深地爱与被爱过,可能在那时,爱情就已经耗光了,不能再爱上别人。”

云遥有过两次刻骨铭心的爱情,一次还是小时,云遥和那个男孩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后来男孩转了学,随着父母远走,几经辗转,终于失去联络,从此杳无音信。第二次,是一个男子热烈追求云遥,他让云遥感到身心温暖,以为自己无限地接近了幸福。可是那个有着温柔笑容的男子却又爱上另一个女孩,云遥的爱情并不能挽留他。他走了,却留给云遥每夜的噩梦。云遥总是在梦中哭醒,她梦见,自己穿上婚纱,将要把手交给新郎时,新郎的脸却开始模糊,渐渐远去。云遥醒来时,是夜半,窗口透进月亮的微光,心中的悲伤不知与谁说。

好久没有一个好觉,当云遥在高桥的花园中睡着时,她就隐约觉出他对自己来说不同常人。可是,她又本能地去拒绝那样的不寻常。

后来,夜半梦中醒来时,云遥给高桥打了电话,那边的高桥几乎没有犹豫地接起,黑夜是他工作的时间。他在电话那头叹一声:“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于是,他们从夜半一直聊到窗口透进朦胧的晨光。聊的什么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他的谈话,让云遥看到他的小花园,而暂时忘记自己的眼泪。挂了电话,云遥入睡。

四、

云遥知道高桥也是有故事的人。儿时他的生活动荡不安,经历过多次搬家。于是,在小有成就之后,他在好几处都买了自己的房子,他是怕了再过居无定所的生活。

他也曾受过伤害。曾经他喜欢一个女孩,那女孩高贵优雅而且漂亮,她说,如果绿萝开花,我就答应你。后来,高桥细心养植的绿萝终于开出花时,那个女孩却已经成了别人的新娘。那以后,高桥没有喜欢上什么人,养植绿萝的习惯却保留了下来。可是,那以后,他养的绿萝却从没有开过花。直到云遥的出现。有时,也许就是这样微妙,用语言无法言说,只好归于命中的注定。

有几次,高桥来到北京,找到云遥劝说她跟随自己一起到南方去。云遥说她也许离了这个北方的城就不能成活,像那盆高桥送她的绿萝,来到北方没有几日便开始枯萎。高桥说:“不会,因为有我在。”云遥让高桥再等等她。高桥答应。

后来,云遥是在前男友结婚的那一天离开北京,跟随高桥来到南方的小镇。

那个原来让云遥感到温暖的男子终于结婚。那天晚上,云遥去爬山了,高桥默默跟在她身后。山顶上的风很大,眼泪流下来,很快就被吹干。

在山顶坐了很久,高桥突然站起身,对着黑夜和风大喊:“云遥,忘掉过去吧,你会幸福的,相信我——”

高桥回身拉起云遥,对她说:“云遥,你也像我这样对着黑暗喊话吧,那样你会好过一点。”云遥于是起身,哽咽着,大声喊出来:“那个人,今天开始,我会忘记你的。明天开始,我要开始自己的生活了。云遥和高桥会幸福的——”

高桥敞开大衣把泪流满面的云遥抱在怀中,小声说:“对,会幸福的,我们。”

五、

云遥辞掉了北京的工作,和高桥来到了南方小镇。她开始在南方温润的天气里穿起色彩繁复的裙子,她随高桥一起在小花园里为花浇水,给花剪枝,看花开花落。日子就这样过去。

第二年,他们举行了婚礼。就在他们的小小花园中,那时,紫藤花开正盛,串串紫色花穗悬挂于绿叶藤蔓之中,其间点缀着随风摇曳的瘦长荚果。紫藤流泻而下,灿若云霞。

一些亲人,三五挚友,应邀来喝喜酒。他们三五结对,跳舞、唱歌,分吃婚礼蛋糕,共同举杯祝福新人。

云遥穿一件样式简单的洁白婚纱,挽住高桥的手臂,笑容柔和。高桥眉梢上也都是笑,他说:“云遥,直到现在我还觉得不像真的。告诉我,现在,此刻,你快乐吗?”

云遥一笑,答他:“是的,很,非常。”

云遥已经不是那不合时宜的夏日痴。现在,她终于在正确的时候遇到正确的、能给她幸福快乐的人。不再做流泪的梦,眼前偶尔掠过之前的时光,也已经淡去,成为前尘往事。皱起的眉头瞬间松开,终于,云遥又笑起来。

花园中几盆绿萝枝叶茂盛,相信不久就能开出花。门口有两棵海棠树是初春时云遥和高桥亲手种下,已发出新芽。相信用不了几年,便会挺拔如盖,花满枝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