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方言朗诵:咥搅团

奔波在外的游子,终于在一个暖融融的季节里吃到了久违的想念!丰收的香气从秋飘到了春,袅袅青烟总是青睐最淳朴的农家小院。你猜,是怎样的一碗美食,会让一群人闻香而来,会让土生土长的他们如此愉悦?当然是一碗搅团咧!

一大早,我还没睡醒呢,我表哥就在门外大喊起来:“姑,哎姑呀……”一边喊一边提着一袋子包谷面走进了大门,我本来想蒙着头充耳不闻,可那声音就像海水一样,一浪一浪逼近了我!我不耐烦地朝门外吼了一声:“喊啥呢,你姑没在,一大早就把人能聒死。”“嘿嘿,”表哥发出了他标志性的笑声:“噢,那哥知道了,先把包谷面放到灶房噢!”我听见他开了厨房门,放下包谷面,又拉了门走了。

被他这么一吵,我也睡不着了,想起来我妈他们昨天在楼上晒太阳时,表哥跟俺妈说:“这两天日头越来越大,把人晒得,就得吃碗搅团喝些浆水!姑,你明日给咱缹一锅搅团么!”我妈就说:“那我明就给咱做,你把你屋的包谷面也拿来,我屋的不多咧!”没想到,表哥像领了圣旨一样,一大早就把包谷面拿来了!

一会,我妈回来了,我说:“你看我哥,十二点才做饭呢,七点就把包谷面送来咧!”我妈说:“他从小就爱吃个搅团跟浆水菜!一会还要来搅搅团呢!”话音未落,我妈就走进厨房开始准备,她从菜篮子里取出刚从地里拔回来的蒜苗和香菜,一棵一棵摘得干干净净,那些菜都是我妈一手栽种,付出了心血,现在再经过我妈双手的修整,洗得绿莹莹,就像刚洗完澡的胖娃娃,乖乖地躺在筐子里控水。一会我妈把这些菜切好备用,又舀了一大盆浆水儿放在案上,放了盐和葱姜、芫荽,做成调和水水。接着烧了热油,泼在水水儿上,水水儿上面就镶了一层金边,又泼在装辣子面的瓷碗里,瓷碗里的辣子就冒起泡泡,两个碗就像比赛似的都呲呲呲地冒着香气。她还用锅里剩下的油炒了一碗油燣菜放好,做完这些工作就开始烧水准备缹搅团!

我说:“那叫我哥来搅!”我妈说:“叫我给他打电话”电话接通不到一分钟,我表哥就跑来了,还没进门就开始喊:“姑,我给咱搅来了!”我妈烧水,再在水里撒包谷面,一边撒一边搅,一会,这根承担大任的擀面杖就交到了我表哥手里,他试着搅了一下就说:“哎,穿着衣服搅着不带劲,叫我把外套脱了美美地搅!”他脱完衣服,我妈又给他递了一个围裙,说:“把围腰子勒下,小心把衣裳湩㳶咧。”又说:“搅团要好,七十二搅,你劲大,今搅的这搅团肯定香太太!”

表哥拿了擀面杖,就像孙悟空得了金箍棒一样,真是得心应手,越搅越欢。我拿起手机说:“来,我给你拍个抖音,叫大家都看一下。”我妈说:“别着急,一会搅得掉线咧再拍!”表哥越搅越美,锅里金黄的搅团形成一圈圈漩涡,大漩涡套着小漩涡,小漩涡搂着擀面杖,就像闹海的哪吒,挥动着法宝搅得一锅搅团乖乖听话。我妈说:“看你哥劲大的,把锅都能搅个窟窿!赶紧拍,赶紧拍,这会儿可以拍咧!”我拍好了抖音,准备发送,又一想,要配什么文字呢?要不就配上七十二搅的“搅”字吧,孙悟空七十二变,我表哥七十二搅!这叫一字定乾坤!

搅团缹好了,我表哥、我伯伯,每人一碗。我伯伯站在太阳坡下开始享用期待已久的美味!红红的太阳照耀着那一碗搅团,他笑眯眯地端着碗,就这样把带着笑脸的搅团水水儿喝进了肚子!我妈没来得及吃,还忙着打电话呢:“喂,叔,我把搅团做好了,马上就给你端去!”说完就端着碗走了!我表哥把一大碗饭放在门墩上,掏出手机开始拍视频,一边拍,一边解说:“伙计们,伙计们,快看一下,家乡纯正的美味,搅团,看这红艳艳的油泼辣子,绿莹莹的芫荽叶叶儿,还有凉嗖嗖的浆水儿,嫽扎咧了,美得太太!”说完,才端了碗蹲到了花坛的砖沿上。“看我哥,吃个搅团还要先在群里显拉呢!”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相,我们都笑了!

一会,表哥吃完了,拧过身让我看他的碗:“看哥的碗,吃完了还是清清的一碗汤,这才是会吃搅团的人!吃搅团就要从边边一块一块吃呢!”他得意地边说边笑,沾满了油泼辣子的大嘴都能咧到天上去!“好好好,你能行,你会吃!”我都不想看他了,哪有这么热爱吃搅团的人呢!正想着呢,我表哥又端了一碗来了!

我想,不就是个搅团么,有这么好吃么,要不然我也来一碗。从小我就嫌弃搅团,嫌它黏黏的,又难看又难吃,十几年都没吃过一口!我走进厨房,却发现搅团早都没有了,只剩下我妈铲的饹馇和一盆子蛤蟆馉饳儿了。蛤蟆馉饳儿也是黄亮黄亮的,像一条条小鱼在盆子里游着,我拿起漏勺,捞了一点,可每一条蛤蟆馉饳儿都长得很,我不得不有点心疼地把他们弄断了倒进碗里!舀点水水儿,撒上蒜苗,再来一点点辣子!迫不及待地先喝了一口,一股酸香直沁心脾,果然,还是以前的味道啊!

一会,我妈送完搅团回来了,看到我说:“哎,刚咋忘了给我娃留一碗搅团!”我说:“我吃了一碗蛤蟆馉饳儿了。”不过,今天没有吃上搅团确实是有点遗憾的,尤其是看到我表哥吃得那么香!我想,下次我一定要吃上一碗!

小时候,我总对缹搅团和吃搅团的人有一种鄙视,想不通是怎样的一种感情会让他们这么喜欢这种食物!我们嫌它土气,嫌它难看,嫌它时时刻刻都毫不掩饰地散发着农村人的味道。大人一做搅团,我们这些碎娃就瘪嘴。长大后,我们越逃越远,方言变成了普通话,米饭代替了面片子,办公室里再也没有飘不完的绵绵土,我们却不知不觉地找不到方向了!

今天,我表哥那么开心地吃着那一碗搅团,没有一丝丝阴暗的云雾在他头顶笼罩。那碗搅团浓缩着我们的童年,像极了可爱的家乡呀!无论我们怎么变,她总是不变的,我们成长,逃离,成熟,回归,她依然那么黄亮亮,那么淳朴,那么自然,散发着丰收的香味儿,寄托着母亲的牵念,呼唤着在外远行的游子,想回来了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