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变淡的其实不止生活 还有关于幸福的记忆

生活是一念烦的引,生出了喜的愁。

对于记忆,我总是朦胧的。只记得那年,院子旁的梧桐树被大风吹倒了,所幸只倒在道路上。树干上还有着蝉,虽是夏季,也已是无树可栖了。

儿时,夏是极热的,那一夜,整个村子停了电,我失了眠。外面是洁白月色,我从井边舀来一盆水,将毛巾浸在里面,然后拧干后披在身上。

月光洒在院落,如同白昼。夜晚是无尘的,所以散漫下的光,没有杂质。

从窗户照进屋子里,映出一些物事的影子。那时的生活还很慢,读书和玩可以相得映彰。

七夕,牛郎织女相会,听说,把簸箕顶在头上,蹲在葡萄树下,可以听见他们的呢喃细语。

我家也没个葡萄架,左右不过几根藤条盘桓直上。儿时,心中并不念想牛郎织女的软语,而是,期待葡萄树下流溢着萤火虫。

知道萤火虫,也因电视。人家幼年时刻苦,便将萤火虫捉来当灯用,真是奇妙无比。若有或者是若遇萤火虫,一定要抓个几只,放在蚊帐里,任它们扑闪着翅膀,发散着光,肯定有个好梦。

那时可以预知下雨,不是狗吃草,就是蜻蜓飞满天。我喜欢拿个网子捉蜻蜓,然后也放进蚊帐里,因为蜻蜓是吃蚊子的。这时想来,真的荒诞可笑呀。

天热了,我们会将席子铺在马路上,因为路边有树,可以遮蔽一些阳光。

我们拿些扑克牌,玩那最简单的争上游,牌局输输赢赢、心底起起伏伏、耳边蝉鸣阵阵,混在一块儿,竟觉如梦如幻。

夏天不缺的是雨。最喜毛毛雨,扑面而来的是清凉。毛毛雨,不湿衣,所以也不需要打伞。

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或张开手臂、或头部后仰,似是接受老天的馈赠,反正总做出一些奇怪的姿势。

大门才喷过油漆,墙体也才粉刷过,从雨中远远看上去,也有些浓妆出了彩。

刚进家门,雨便呼啸,地上开始呈现更大的滴痕,不过多时,就全湿了。这个时候,打伞都没用了,因为雨已滂沱。

我从过道疾跑进堂屋,观察院落里有没有落收的东西,巡视一遍后,方才关上纱门,坐一小板凳上,听雨、观雨。

这时,天已经黑了,屋子中的电器都拔下了插头,灯也不曾点亮,只能借蜡烛之辉。

那时,才不曾接触到网络,更何谈去玩个手机。所以,只好在纱门前坐看一会,就洗脚睡觉了。

七八点睡了觉,睡的很沉,我想一定是深度睡眠。早晨七点多忽而转醒,望一眼窗外,天已经晴了。

真可谓,昨夜还瓢泼大雨,今晨便浩阳升空。那时,不能相论气象,下过雨的天空,偶时会出彩虹,我们没有电子产品的留迹,只好再三的观望,直至印刻脑海。可是,我记忆疏浅,总会忘却。

东屋漏雨,所以得用洋盆接着。若冬天,雪化水不尽,就能一直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

若是一处,便也有节奏,可是有个七八处,就滴滴滴滴了。生活是一念烦的引,生出了喜的愁。

那时,可不必在乎学习和生活,只需熟稔四季。不必烦愁于未来,因为当下就是一切。

傍晚,从步寂声中听到害怕,白天,从一根狗尾草看到新生,人生是积累的过程,那时的喜怒哀乐还很沉重,如今却变成了等闲。

都说身立于世间,不动如山。这是一种境界,也是对生活的一种知趣。但却从未想到,大动大静之间、大悲大喜之间、观和念之间、行和止之间,都是我们儿时,随行之间的拾得。

院子里的梧桐树被大风吹倒,枝干上的蝉尚不知情况,我捏下一只会叫的,用铅笔筒倒扣在桌上。

声声鸣叫,我入了梦,梦里我是模糊的。

对于记忆,我总是模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