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春节的味道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宋代大诗人王安石的这首诗恰到好处地渲染出了春节的气氛,家家张灯结彩,人人欢天喜地,在连绵不断的爆竹声中,春节的味道愈发尽显。

直至现在,我的潜意识里,只有到了春节才是真正的过年,因为只有到了那时,总能给我们农村小孩带来许多平时得不到的东西,一年到头难以添置的新衣新鞋,垂涎欲滴的大鱼大肉等等,那时,过大年,穿新衣;放鞭炮,踩高跷是所有孩子对春节的期盼。

春节的味道是甜甜的、暖暖的;记忆里,从腊月初八,喝了母亲用糯米、红枣、莲子等加上红糖熬成的腊八粥后,春节的味道就开始充满我家三间低矮的平房,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是我们全家最忙的一天,因为这一天的扫尘有着“除陈布新”的含义,故父母都格外的重视,打扫完角角落落的卫生后,我和哥就一起给大门和墙壁上贴上春联和年画,通常是《五谷丰登》、《福禄寿》等经典的大红春联和彩色年画;腊月二十六蒸包子和做年糕;腊月二十八搭油锅炸丸子;腊月三十吃好年夜饭后再搓团圆抄瓜子。

年三十等父母忙完了,母亲把她亲手缝制的新衣裤、新鞋袜都小心翼翼地整理好,轻轻地放在我的床头,那时,母亲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朝阳般和煦的笑容,像迎春花般地尽显温暖;父亲则会根据年景的好坏在我和哥的枕头下塞上几张用红纸包着的零碎压岁钱,钱不多但很沉重,那钱所承载的情感,是父母对儿女深深地爱意和希翼,可惜,那时的我还不懂这些感情,只知道,第二天拿着这些钱屁颠屁颠地跟在哥哥的身后,跑到街上的小卖部买上几盒盼望已久的最简单的小花炮,一路上噼噼啪啪地放回家。

春节的味道是红红火火、热闹和谐的,春节的主色调是大红,红对联红灯笼红炮仗还有红衣服,亮丽的中国红营造出了春节喜庆的味道,春节是要闹的,闹的越热闹越好。

那时的正月初一,是同一个村子的人们相互拜年的日子,一大早,等大人们放响开门炮仗,合家吃完团圆后,小辈们便穿上最漂亮的新衣服,成群结队地到村里的每一家去拜年,长辈们则在家里准备好香烟、糖果、花生等待客的茶水和食品,一支支的香烟往外塞,一把把的糖果花生往外捧,不要也要,硬是往衣袋里塞,平日里农民的小家子气荡然无存,一年中邻里难免有的磕磕碰碰、口角纷争,在这一天的拜年中烟消云散,整个村子,处处荡漾着热闹和谐的味道。

只是如今春节的味道没有以前那样的浓郁了,随着家庭经济的日渐好转,添置新衣服已变得容易了,过年时,孩子们穿在身上却没有我们那时的兴奋,因为这些衣服在现在的孩子眼里已不再是一件难得的东西;面对餐桌上的大块鱼肉孩子们不会再狼吞虎咽,因为他们早已吃臆了;花花绿绿的各类糖果代替了妈妈大年夜抄的南瓜子。

尽管如此,除夕这一夜,我还是要坚持和爱人带着儿子一起陪着老人看春晚守岁的,在守岁的滴答声里,感恩祖国,祖国的崛起和强大,给我们创造了幸福生活的广阔空间;感恩命运,给了我一方最平淡的人间烟火,滋润了我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幸福味道;感恩生活,让我懂得了知足常乐,时刻拥有一颗感恩的心去回馈社会。

就在此刻,当春节来临之际,让我们一起敲响希望的钟声,在心中祈祷吧,让大家看不到失败,叫成功永远在;让世界找不到黑暗,幸福像花儿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