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陈家沟山上天堂

这还是我熟悉的陈家沟山上么?怎么变得这么陌生?仿佛是登临了仙界,怀疑自己不是生活在人间。

我们驱车登上山,眼前出现了一条双车道水泥大道。向总诧异道:“山上竟有这么好的路?”向总是大英县的企业家,来山上考察的,他有意来射洪发展养猪业,要寻一处远离饮用水源而又抛荒了的大面积山地,建立30余间1000平方米猪舍的大型养猪场,我向他推荐了陈家沟山上。

不说初次来的向总要诧异了,我这个很熟悉这里的人也感到惊奇。我才有几年没到这边山上哇!

但更让我们惊诧的还在后头。

随着大轿车的前行,我们眼睛里出现了风景树。从我们朱家人称为陈家垭口处开始,桂花、香樟、银杏等名贵树木,间隔着,整齐、均匀地排列在大道的两旁,如两列肃立的卫士,夹道欢迎着我们。越往前行,风景更美,名贵树木也越多。转过一道山湾,靠山崖的左边那列道旁风景树丛中,隔十余米,种植了几株三角梅,而三角梅高大的灰色的混凝土浇筑的弧形棚架,就耸立在道路的顶空,想不久的将来,三角梅花藤铺满花架,荫蔽的棚架下的大道,就自然形成了一个花圃走廊,人们行走其下,饱赏着三角梅红红紫紫的艳丽色彩,该是多么的舒畅美意啊!而靠右深入地里的道旁树,换成银杏树与樱花树交错间植,银杏树银灰色的枝干上,现在还是光秃秃的,不见一丝绿意,而樱花树虽是新植,却已经在飞红,尽管数量不多,还已开残了,但让这空寂的荒凉之地,注入了一缕打眼的春色。

土地平整过,被打理成了一块长达一里以上的大面积的大地,平坦、宽阔,目前还是荒废着,但中间已经辟出了几条通往山脚的道路,道路两旁也已经栽植了风景树,那是叶子红艳的红枫树,问询管理人,答曰那都是些名贵的红枫,有日本红枫,也有美国红枫。在陈家垭口处,在通往我们朱家的大道两侧,我们还见到几块被硬塑料格网围起来的土地,里面种植了更加名贵的红豆杉。红枫树和红豆杉目前还植株太小,还不能吸人眼球,但不久的将来,它们一定会成为独特的景观。

土地的中间,还见到几口大水池,很深,全是混凝土浇筑的,里面已关了不知有多深的水了。土地和道路之间的排水沟,也全是混凝土浇筑的。

很显然,陈家沟山上正在被打造成为风景区。眼前的陈家沟,我看得瞠目结舌、目瞪口呆,而向总既看得赞赏不已,又唉声叹气大摇其头。向总说:“这是一块建养猪场的宝地呵,可惜被人抢了先手,开辟成了风景区,这人,有眼光啊!”

看着向总的遗憾与失落,我只有苦笑,只有表示我的歉意了。

但我心里很高兴,这里建成风景区,显然比建成养猪场好,养猪场设备、技术再怎么先进,也会对环境造成一些污染,而风景区,那是在美化环境,在装饰我们的生活,在给我们的幸福生活锦上添花。

我为陈家沟人高兴,也为我们朱家沟人高兴。我们朱家沟人休闲的时候,可以到山上一览秀丽风景,一饱绮丽风光的眼福了。我没想到我们老家还摊上了这等美事。

陈家沟与我们朱家沟只隔着一个垭口,垭口正中高高垒砌着一道灌溉渠,这渠如今已成废渠,还被挖断了,开辟出一条宽阔的水泥路,连通了垭口的两边,也紧密联系了朱陈两姓人。

陈家沟与我们朱家沟渊源很深,在过去,朱陈两沟经常通婚,我的父辈,朱家嫁到陈家的,有一人,而陈家嫁到朱家的,则有两人,我的祖辈更多,我的高祖母,就是陈家人。只是我们这一辈人,两边才没有通婚的。

对陈家沟山上,我是太熟悉了。我们朱家沟山上,有上好的大块良田美地,土地平坦而肥沃。垭口渠下就有我家的一块包产地。每次上山干活,中途休息时,我们都是登上垭口,坐在渠石上,看陈家沟的风景,观陈家沟人的劳动与生活。那垭口上风特别大,夏天,在垭口的树荫里乘凉,那是说不出来的舒爽。

过去,我们朱家沟山上有四户人家,现在还剩下一户人家,也只有一个70多岁的守家的老人了。而陈家沟山上,过去人户多,现在也还有十余户。这些人家,都集中在垭口两侧。

陈家沟山上,留给我很多记忆,最深刻的,是两桩惊天动地的惨事。

一年盛夏,一场雷雨,山上一户人家被雷劈死了三口。那天中午,那户人家的夫妻俩不惧雷雨,在灶房外房檐下的手推磨上磨嫩苞谷面,老母亲则站在灶房门口看雨,离手推磨大约三米远,有一棵大核桃树。那天,一个炸雷击中了核桃树,也击中了那对苦命的夫妻和可怜的老母亲,三人瞬间死于非命。雷雨结束,悲剧迅速传遍山两边,朱陈两姓人纷纷涌上山去,涌到那户人家。年少的我,也跟着人流去看了。那真是悲惨!老母亲倒在灶房门口,夫妻俩都仰面倒在水湿的阶沿下泥坝里,男人一身赤裸,只穿了一条祅裤。这家的几个小孩儿,在屋内已哭哑了嗓子。

还有一桩悲剧,是山上一户人家,只有母子俩。母亲有疯病,整天疯疯癫癫不干好事,今天引燃柴火堆,明天烧着房屋,屋里蚊帐也烧掉好几床。儿子已年近三十岁,还没能成家,他每天忍受着母亲疯病的残酷折磨。有一天晚上,他实在忍受不了了,就把母亲四脚攒蹄地捆缚着,背到涪江边,扔到了涪江里。这儿子犯的弑母罪,属于十恶不赦的大罪,原本该判死刑,但是他的出嫁了的姐姐和乡民们,联名向法院请愿,申述他的痛苦和溺死母亲的万般无奈,最后法院顺应了民情,只判了他无期徒刑。

陈家沟山上人烟多,他们的日月一直比我们朱家过得顺心些。大集体时,陈家沟那边是队有制,而我们朱家这边是社有制,我们朱家有讨口的,而陈家没听说过有。过去十多年,陈家沟还一度被划入城区管辖,陈家沟人算做了一回城里人,去年射洪建市,重新规划乡镇,陈家沟人才变回了乡镇人。今天,我们朱家还有几户人住着破烂的土墙房,而陈家沟,山上山下全都是楼房,山上有一家还修成了别墅样式。陈家沟一直比我们朱家沟发展快,今天,陈家沟山上被开发成风景区,陈家沟人又一脚踏进了天堂。

春风处处照拂着陈家沟,什么时候也照拂一下我们朱家沟呢?

还好,陈家沟山上变成了人间天堂,不只是陈家沟人才可享受,我们朱家沟人也会跟着沾光,一享美的滋味了。

2020年4月2日于洪城家中

作者:朱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