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雨天的奇遇 见到曾经忽略的风景

今天下雨了,这个夏天还是比较凉爽舒适的。下一场雨也挺好的,至少我秘密花园里的三种发芽的小嫩苗又能长高不少了。今天去看了一下,果然长高了很多。特别是向日葵,发芽比格桑花要晚一天,但叶子和叶茎大而粗壮,和合格桑花、五色菊比,大有后来居上之势。

今天下雨了,不想再往里面走了,但是一个念头又冒出来道,还是到河边去看看,说不定又有什么偶遇呢。于是我又撑着伞往回走了。走到河边很让我遗憾,今天没有白鹭也没有夜鹭的丝毫踪影,我正打算打道回府时一眼扫见了一颗白杨树干上的棕黄色踪影。他的身体有一巴掌宽左右,身体长度和后面的尾巴差不多长,远看略有50厘米左右,它的毛色和树干颜色差不多,它横着爬在树上小脚步,但又飞快地移动,一转眼就看不见了。

我判断这是一只有点肥大的松鼠,因为他是4个脚在爬动的,肯定不是鸟儿,鸟儿是一蹦一跳的。

以前当我写下我要偶遇松鼠的时候,在想我也就说说大话,这林子里哪来的松鼠,因为这10年我就没有看到过。但是今天我终于看到了,虽然只是远远的,短短的5秒钟。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回味着刚才的那个5秒钟,没有再追踪进去。有些美好的东西能够偶遇已经是相当有缘分了,它们适合自己悄悄地存在。我也没有拍照,因为根本来不及。而且,我担心我拿出手机按下快门的时候,它都已经逃走了,反而耽误我看它的时间。

生命中好多美好的事物,也就是这样转瞬即逝的。像这只长尾巴的松鼠,你无法追踪它到底去了哪里。

虽然遗憾,但我也觉得,雨天真是不虚此行,看到了很多人看不到的风景。

带着这份惊喜和遗憾,我又撑着伞去了对面的花园。

今天近距离地看了平时在对面映入眼帘的美人蕉。今天下雨,河水浑浊,已看不见它们倒映在水中的俏丽模样,却看见了它们的真身格外精致的美。

它们的叶子黄绿相间,那黄绿的分界线像一条条被耐心画出来的彩色线条,界线分明。每一片叶子黄绿的格局和色度都不一样,但线条分明,没有一丝的马虎,也没有一丝重复。细看感觉会遁入这色彩与线条的迷宫。让人眩晕之余,不由得感叹造物的神奇。

站在它们跟前眺望前方,分明是一幅以它们为中心的风景画,它们是绝对的主角。对岸的杨柳、雨中的河面,都只是在衬托它们的精致和热烈。

怀着它们的美好我踏上林间小道回家,看见湿漉漉的水泥地上一大片一大片的黄色碎花。想着又有一种花正值花期了,如果不看估计又错过了。但是这种花是什么花呢,我怎么没有在小区花园里看到呢?

我仰头看了一下头顶的大树,它们足足有15到20多米高,上面还密密麻麻地还开着一串串淡黄色的花。这种树没出现在我们小区里,我一下子还叫不出它的名字。

查了一下才知道,它们叫臭椿。孤陋寡闻的我只知道香椿,这回才知道还有臭椿。他们名字很像,叶子长得也很像,但是他们的果实完全不同,用途也完全不同。香椿可以吃而臭椿有毒。古人叫臭椿为樗,香椿为椿。读音一样而实物不同。

这个世界似是而非的东西太多了,就像蝴蝶与蛾子、君子与伪君子,有时一下子是难以区分清楚的。必须比较专业才行。不然想吃香椿却采了臭椿,有可能会被毒死。大自然和人类社会还真有其相同之处。

这个雨天的奇遇丰富而又出人意料。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