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种子固然有自己的命运 人又如何

 

早上背着个包出门了,去我的秘密花园。

早前买了些五色菊、格桑花和向日葵的种子,自己家种了一些,还有很多。想种在花园里,一直没找到好的地方。

今天小满,想着芒种就到了,要在芒种之前把它种掉。因为,网上的教程说,最好在4月份种,但不管怎样,都不能晚于芒种,不然就开不了花了。

前几日天晴了好几日,桥下的那条小道显得阳光多了。桥下满是水渍的时候觉得它又长又阴暗,至少有50米。今天看了一下最多30米,也没有那么阴森。阳光把前面的20米照得干净而敞亮,只剩下后面的10米左右还在阴影中。

但来还里的人确实不多。那天也只看到一个钓鱼的男人和一个采石榴花的男人。今天这湖边的小花园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连那个以前每次来都看见的钓鱼男人也不见踪影了。

今天的任务让我兴奋。但我找了一圈,还是不知道该把我的花种种到哪里。

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好处:隐蔽的地方,不会被人采摘,但是也看不见;靠路边的地方能看见,但是容易被人摘掉。

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是想着万全其美的方案,往往是这种犹豫让我们本来美好的梦想一次一次的延后行动。

最后我选取了一个地方,就是我在自己家楼上发现对面有一片石榴花的那个岔路口。

它是一个很开阔四岔路口,它的开阔是因为交叉地方的角度有150度左右。那个小的交叉点,每个小角度只有30度,看上去格外的与众不同。也就是在这个四岔路口,开着红白两色的夹竹桃和从天开到地的橙红色石榴花。

他们自己照顾着自己,自己开花、自己凋谢,疯狂、肆意又随性。夹竹桃的横卧的树枝上甚至长出一排排小树枝。这种横卧的树枝若是在小花园,估计老早就被园丁连根拔掉了。石榴花呢,从高处开到了地上,竟开出了白色。而我们花园的石榴树还半数未开。我很欣赏他们的肆意和放纵。他们满树满枝都写着:我就喜欢这样,我就喜欢那样。谁规定这样不可以呢?

他们的绚烂和张扬与花园里精心修护的花木比,就像电视剧里放的:一个豪放如花木兰,一个娇弱如林黛玉。

我还是倾向于前者的。我喜欢那种不受束缚的生长,天马行空的的创意。

我选的那块地方右边有一处石榴花的花枝从我的头顶一直垂到了我的脚边,让我格外欢喜。

这种欢喜从何而来,感觉有些莫名。但就是喜欢这种花开的感觉。也许这种感觉就是从骨子里来的吧。

来的时候带了小铲、花种,水杯。准备挖好种好浇好水。为了图省事儿,带了一个尖尖的小铲。它能挖得很深,但是挖的面积小的可怜。

我开始挖了个圆,后来挖着挖着发现自己的圆变成了一个竖着的爱心。然后我又把爱心的右边补了补饱满,又发现爱心的头不够饱满,又把爱心的头修整得很饱满。就这样,左一铲又一铲,约半小时后,总算把我的爱心小花园挖好了。

然后想着到底该怎么种?种在哪里?种多少?因为这些都决定了它们的生命格局呀。就像人一样,后天无论如何努力,一定层度也离不开父母基因和生存环境的限制。

那么,这片土地、种子被播种的位置,也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它们能长多高,长多大。我在爱心的边缘种了一圈五色菊,因为他们相对比较矮小。然后在爱心的中间和两边种了格桑花。我想象的画面是外面一圈五色菊的小爱心,包围着中间高大绚烂的格桑花。

种完这两种花后发现还有向日葵没有种。向日葵种在五色菊和格桑花中间有点不太合适。 于是我在他们的对面,又找了一小块地,挖了个小爱心。然后种下了10多棵向日葵。因为挖那个大爱心的时候,把我的精力和耐心都基本上耗尽了, 这个小爱心并没有倾注我太多精力。

我们很多生命也是这样附带着来到这个世界的。比如说某些人,他们一生下来就被父母嫌弃 。虽然这也许怪不了他们的父母,最后这些生命经历苦难以后也会生长得很好。

因为不管怎样,我们的生命都是完美而圆满的。就正如花园里的花和这个野外花园的花,反而是后者生长得更旺盛。

我又把那个塑料杯拿出来,在河里舀了水,给这两个大小爱心浇水,前前后后跑了有六七趟。弄完以后,又给他们拍了个照。

在那里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感觉自己选的地方太好了。我的爱心花园后面是白色和红色的夹竹桃,右边是垂下来的石榴树,石榴树的旁边,还有一颗大石头。左边种向日葵的地方,是9月份盛开的桂花树,也是非常雅致。现在桂花树绿意正浓,让我感觉非常安心。终于给他们找到了好的去处。

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在我们小的时候就固定格局。我们以后的生活只是这种格局的一种生活体验罢了。

现在在我看来,这句话一点没错。姐姐小时候高大而傲气,容不得被别人欺负,有点小聪明,但是也谈不上睿智;哥哥从小是个机灵鬼,总想方设法吸引人家的注意力, 总想成为好学生却始终是调皮捣蛋的那一种。

四十多年过去了,他们现在已经是人到中年,但依然是我小时候印象中的模样,没有大的改变。人生真的就是小时候对人生观念的重复而已。也许你生长的土地就决定了你的观念,改变不了。

而我对自己印象实在是很模糊,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自己。岁月荏苒,让我们想不起自己到底是怎样的自己。

或许在他们心里我也是一直没变的。不管经历了什么,其实很多东西都让岁月写在了骨子里,比如热爱大自然的心、对人天生的防备和冷漠。这些只是因为播种的时候,种子的命运和生长就已经成为了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