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有你在真好 好在有人可以和我争吵

1978年,改革的风正在从中国东部海岸向内地吹来。在暖风吹拂下我出生了,我出生在了一个城市的平房中。我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生养我的母亲,但她不快乐,我转头看到了我的父亲,他也没什么喜悦。或许都是我的错觉,或许我失去了感受他们快乐的知觉。

风儿吹啊吹,高楼拔地而起,平房被铲车推平。我的出生地掩埋在废墟下,本以为初始的记忆将会随着废墟被掩埋,可是父母并没能让我的愿望实现。

1982年,我们一家人住进了楼房里,那里边的房子四四方方,邻居和我们家只有一步之隔。时代进步了,我们家富裕了,肉蛋奶变得不再是多么奢侈的食物,且我们家陆续买了电视、洗衣机。

我们家的家具变丰富了,家里的东西都在变新变好。但有一样一直没有变——父母的争吵声。那声音是把我推出家门的皮鞭,也是唤醒我过往痛苦记忆的闹钟。每一次的家庭争吵对我来说就像是一次战争的逃难开始,在平房的日子里我躲到了院子里,在那里和小朋友们玩,或是自己玩;在楼房的日子里,我躲到邻居家,我想远离那可怕的令人反感的吵闹,我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庭。但是我的愿望没有用,我一次次的逃离吵架的战场,我不知道如何做父母才能不吵架,那个家庭就像是冰窖,我感受不到温暖。都说“有爱的家才叫家,没爱的家那叫牢笼。”我后来知道原来我一直被关在牢笼当中。

逃离的日子,好过也不好过,让人期待也让人失落。四岁的时候还在平房住着,邻居家一个男孩子浓眉大眼,我特别喜欢。我常常去找他玩,我喜欢跟他待在一起,我喜欢他,我后来才知道我对他的喜欢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搬家没有让争吵搬走,反而把我从我喜欢的男孩子身边带走了。

新家在公寓楼里,街坊四邻不再像以往那样经常走动。但父母的吵架却是一如既往,那样的环境下,我恨透了吵架。

记忆中最美好的回忆是我上小学时,父母带我去吃火锅。那天,父母没有教训我,两人也没有吵架,父母拉着我的手带我去了一家很大的饭店。在冒着热气的火锅前,我们三个人围坐着,我的手边还放着泡着雪糕的饮料。

就这么一幕成了我童年记忆中最让我幸福的场景。

因为家庭的缘故,我从小便不自信,在同学面前也常常是沉默寡言。甚至初中时候还被班霸欺负,但那时因为学习成绩差,老师也不怎么管,主要是老师也管不住。周围的同班同学对我的遭遇也都只是投以同情的目光、安慰的语言。

那个时候的我太过懦弱,即使现在也一样懦弱。没有反抗,也没有跟家里人说,因为我可以预见到告诉父母的结果。他们说我没用,会说我不好好读书而是把精力用在跟别人打架斗殴上。所以,我选择了沉默。

初中读完我便去了一所职业技术学校,在那里度过了悠闲的三年。毕业实习一年后,按照政策我沾父母的光进了一家国企成了入编人员。

从出生到工作,我从没规划过我的人生,因为我没有那样的自信,且冰冷的家庭造就了我对自己的深深的不自信。再加上读书吃饭穿衣都是父母在供养,可以说从小我便认了命,从小便成了父母的出气筒和提线木偶。

26岁那年,父母逼婚逼得厉害,一个月相三次亲,如果相亲后一周没有结果或是一开始我告诉我不中意,母亲就会继续物色,然后安排时间让我再去相亲。那个时候的我特别痛苦,可面对父母以死相逼让我去相亲,我却没有任何方法应对。

相亲那段期间,我们家的争吵妥协,再争吵再妥协的状况从父亲和母亲吵变成了我和父母吵。

最后,母亲看上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很同意和我的婚事。当然这中间我就是一个木头人,母亲对我的看法可以说是不闻不问,甚至是父亲的看法她也没有顾及。

那个女孩我并不喜欢,而她非我不嫁的原因我更是清楚,无非一来我长的比较好看;二来她已经28岁,过了最佳结婚的年龄,如果再往后拖估计只能找二婚。

那天母亲看中的女孩带着家人来了我家,母亲热情的招待了,父亲则用冷冰冰的态度表示对那个女孩的不满。可母亲是下了决心的要我娶那个女孩,当天她就把彩礼给了女孩的家人。

至此我的婚姻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父亲和母亲的争吵由此继续,他们都想让我娶他们看中的女孩,而父亲并不中意母亲看上的那个女孩,再者因为母亲强订亲的做法,父亲便和母亲闹离婚,那年他们都已经是50多岁的人啦。

我搞不清楚,为什么我娶的不是我爱的人而是父母眼中“合适”的人,更理解不了父亲为什么因我娶谁而跟母亲闹离婚。

结局,我娶了母亲看好的那个女孩,母亲和父亲解除了夫妻关系。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痛快的结束。仿佛我继承了父母基因的同时也继承了他们不幸的婚姻。我和妻子的婚后生活并不和谐,是各方面的不和谐,脾气、房事……我感觉跟妻子待在一起的时间堪比在受刑一般。

而和妻子有了孩子后,我们的关系也并未改善多少,对孩子的关心也因为夫妻情感的不合而不足。

去学校参加家长会的时候,孩子的班主任告诉我“你家孩子有些内向,你们家好像不够温暖。”我听着,但却无能为力。与其说我没办法改变现状,不如说我根本不想改变现状,我需要一些自己的空间,而那些空间只有摆脱父母,摆脱妻子后才能实现。

但我住在父母买的一百多平米的公寓里,妻子害怕离婚后无法拥有生活的保障而不肯和我办理离婚的手续,一切都绕进了一个死胡同里。争吵声日复一日,我用沉默来无声的抵抗着。

父母是包办婚姻,没有感情就住在了一个屋檐下。如果性格相合,现在的我应该也是意气风发。只是上天造就了他们两个性格迥异的人,把对彼此的折磨加在了他们的身上。

而那折磨不仅在父辈一代中扎根,甚至绵延到了我的人生路上。

在父母的一手安排下,我走上了他们不愿意走的路,和一个不喜欢的人住在了一起,且共同抚养着一个我和她都不敢怎么爱的孩子。

看着儿子的处境常常让我想起我的童年,我知道不该让他经历我的苦楚,可我的苦楚又要放在何处?

当下,我一看到妻子就经常用一句话安慰自己“有你在真好,好在有人和我吵架。”

人终究是孤独的,如果没有婚姻契约的束缚,我的生活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我急于脱离婚姻却又渴望有奇迹在婚姻中出现,奇迹出现的那一天,或许我会和妻子拉着我们的孩子走进一家火锅店,一块吃火锅。那个时候,将没有争吵,也没有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