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你好,将军山

铜川是一座山城,四周青山翠峰连绵不绝,遐迩闻名的有: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妙善公主出家修行的大香山,三藏法师玄奘译经的道场玉华山,伟大的医学家孙思邈隐居之地药王山,著名学者鬼谷子传道的云梦山,孟姜女为阻拦追军而扳转了方向的扳转山……这些名山都有一个或凄美、或玄奥、或喻道的故事,分别蕴涵代表着佛心、仁心、道心、贞心。而能将慈心和雄心合二为一的大山,当属以秦帝国大将军王翦而命名的将军山。遗憾的是,这座高峰大山至今鲜有人知。

将军山位于耀州区东塬,介于耀富两县之间,与药王山、宝鉴山相邻,纵横十余里,山势险峻,群峰簇立,为锦屏山主峰,海拔1347米,是渭北高原第一峰。据有关资料记述,在我国称为“将军山”的大山,至少有十几座之多,散布于哈尔滨、南京、肇庆、贵阳、阿勒泰等地。古诗云:“山水之美为天下至美,山水之乐为天下至乐。”中国士大夫喜吟诗作赋,乐寄情于山水,赋予其美的含义,而“将军山”一词,威武刚劲,地位显赫,用于山名再恰当不过了。由此天下有如此多将军山,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些将军山虽同名,但迥然各异、别具一格。有的因佛庙仙观、雄塔宝殿而知名,有的因小桥流水、篁竹幽道而有名,有的因景区火爆、游人众多而闻名。是啊!誉为将军山的大山,如人一般,非富即贵,高冕宽袍,美玉宝剑,光彩照人,高高居于庙堂之上,人们敬仰它的威严,称赞它的秀美……我虽然久知铜川将军山之名,但从未登临。

常想,它有什么特色呢?暮夏初秋,草木成荫。应耀州张文顺、李拥军、侯耀宁众位贤士邀请,我与李延军、王玲、朱志东、马建国等三十余人文友,去游览将军山。我们从耀州东大街御史牌坊前乘车,沿着迂回辗转的山路,来到富平曹村镇的小山村柴峪村。该村位于将军山南麓下,村中错落有致的农家院落,高门楼、暗红门、白围墙、院前花,清静而整洁。村头四五只芦花鸡刨土啄食,两三条狗儿打斗嬉戏,一缕袅袅的炊烟扶摇升起。

我不由地赞叹道:好一幅悠闲的乡村画卷!我们顺着曲折蜿蜒的山径徒步登山,一路欣赏山色风光,谈笑风生。沿途梯田里的庄稼长势喜人:一穗穗玉米饱满金黄,一片片豆荚郁郁青青。尤其是一丛丛的花椒树,果实已经成熟,宛如亿万颗红彤彤的珍珠,为山野里漾满了奇异的香气。这时正是花椒的收获季节,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都挎上篮子,到山坡摘撷。瓜果飘香,五谷丰登,好一派果实丰收景象。仰望山顶,继续前进。山径时而陡峭,时而平缓,时而有巨石灌木当道,坎坷难行。然而,沿途生机盎然的野花、夹道啁啾的飞鸟和轻拂颜面的和风,足以让饱吸尾气、两耳喧嚣的都市人,摆脱身心的浮躁和困倦,陶醉于大自然怀抱之中。

约一个时辰,行至山顶,平台高处,有一简陋石窑,即王翦庙。庙外插几面彩旗,庙内上贴一张将军喷绘,下设一方供桌、一尊香炉,再无他物。我们拜祭过将军,走出庙门,心中疑惑,威名赫赫的王翦如何屈居如此小庙。听年长者言,旧庙规模宏大,香客如云,可惜现已毁坏。听罢,令人黯然。明朝乔世宁《耀州志》中有云:“将军山,王翦祠在焉”。史料曰:“将军山乃秦王翦屯兵演武之地”。通过古籍记载可以推测,两千年前,王翦父子在将军山设立秦军“司令部”。

在山麓下,厉兵秣马,屯兵演武,排兵布阵,训练军士,组建了战国时期最强悍的军团。当秦王发出征讨六国令之后,将军山吹响集结号,王翦父子带领铮铮秦人男儿,走出将军山,越过函谷关、渡过大河长江,披坚执锐,南征北战,横扫六国、统一中华,建立强大的秦帝国,使华夏从分裂割据,走向了大一统。两千年后,时任陕西靖国军总司令的于右任,主持西北革命大计,维护共和,反对独裁,苦战经年,英风伟烈,指挥数万陕西男儿与军阀武装浴血奋战。革命战斗间隙,于右任曾登将军山,惺惺相惜,夜宿将军庙,陪伴英雄。并赋诗一首:“元日拂晓出游显化台,至将军山,山旧有王翦庙……”畅吟英雄诗歌,回顾豪杰丰功。站立将军山之巅,背靠将军庙堂,极目远望,山峦重迭。

雄鹰空中展翅盘旋,似乎在寻找那一支勇猛的秦军,山谷发出阵阵风声,似乎呼唤那位伟大的将军——王翦。可以随想,当年秦军军事训练时,战马嘶鸣,长戈挥舞,雄师如猛虎出山,气冲霄汉的壮阔场景。在将军山你能够感受到,秦人所具有的雄心正气,它不同于吴越之地的渔舟唱晚,有别于齐鲁之处的古雅正声,异同于天府之国的富庶安逸。这一股雄心伟气,来源于秦军的军魂,凝聚于将军山高峰之处。追忆往昔,岁月峥嵘。从秦代伊始,那一支骁勇善战的秦人军队,始终拼杀在历史舞台上,为国家的统一、民族的独立而怒吼奋战。他们用金戈铁马、雄心壮志,创造了马踏匈奴、横扫西域、伐辽抗元、维护约法、“中条铁柱”等一个个震憾人心的传奇历史。这一股雄心之气血肉相传,已经融汇到你、我、他的身躯之中,是世代秦人的正气和骨气!

我们脚下的将军山,高大厚重,朴实无华,让人倍感亲切慈祥,如沉默寡言、肩负全家重担的父亲。千百年来,它伸出粗壮的双臂,为子女遮挡风雨,献出厚实的胸膛,让子女耕耘收获。它把五龙泉、峪村泉、风口泉、柴家河泉、长白岭泉,从山涧引向山麓,浇灌农田,滋润庄稼,把整个大地点缀得桃红柳绿。父爱无疆,在它慈心护佑下,我们在此世代成长繁衍,春耕秋收,风调雨顺,衣食无忧,如山中那郁郁葱葱的小草,攀附在父亲的脊背上,汲取爱的营养。

将军山悠久历史文化和雄壮巍峨山势,让人难以忘怀、流连忘返。它的爱民慈心和为国雄心,令人倍感慈爱和敬重。午后,乘车返途,见将军山另侧,山脉裸露,山体破碎,已是千疮百孔,不忍直视。460余年前,明代嘉靖“关中大地震”,声如万雷,川原坼裂,将军山虽受小损,但依然岿于渭北之巅。时至今日,得蝇头之利而绝仁弃义,破坏生态,挖山采石,蚕食鲸吞将军山。回望群山,低首凝思,宝鉴山已在慷慨悲壮中涅槃,这场悲剧是否在将军山、药王山上重演哪!?所幸,耀州自古豪杰辈出,灿若星辰。为保护将军山,免遭再次破坏,众多文人贤士奔走呼吁!相信不久,这座父亲山、军魂山所受伤害会逐渐痊愈,受伤的心会慢慢修复。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文学陕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