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由玛格丽特小说改编的电影:《广岛之恋》,战争中的浪漫爱情

影片介绍

《广岛之恋》的著名开头是一组特写镜头:表现覆盖着灰烬、紧密缠绕在一起的人体四肢。这唤起对人类生命造成巨大损失的那场原子弹灾难的回忆。然后,通过一系列淡出镜头,使我们看到影片的两个恋人紧密拥抱交织在一起的出汗的身体部位。影片的前15分钟里,这对恋人似乎尽情享受他们的幸福狂喜时刻。可是我们很快得知,她(艾曼妞·丽娃饰)——这位法国女演员只剩下在日本拍电影的最后一两天。他们将永久分别,回到各自的家庭里。这个最后期限使他(冈田英次饰),那位日本工程师比那个法国女人显得更苦恼。

与此同时,两个恋人谈论并回忆着广岛和原子弹爆炸造成的20万受难者。在一个10分钟的杰作片段里,导演雷乃把广岛博物馆展出的不堪入目的陈列品镜头(塑料陈列柜里的头发、牙齿和人类肢体碎片)与有关原子弹爆炸的纪录片镜头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一起。其惊人效果是间接、动人地暗示了爱情与死亡的极端状态。

战争中的浪漫爱情

《广岛之恋》开头的这段蒙太奇伴随着男女恋人抒情的画外音。法国女人坚持说,她看到了广岛和原子弹造成的破坏,而日本男人则一再否认,说她永远不会看到。他们两人都有美满的婚姻。但是,当他们打算返回到自己的配偶身边时,有必要遗忘两人之间的恋情,只有这样才可能心智健全地继续生活。法国女人过去曾经这样做过。

她曾于“二战”期间在法国家乡钠韦尔与一名年轻德国士兵相爱,那个行为使她受到当地公民和她父母亲的斥责。现在,14年以后,她向日本恋人泄露一些折磨她的痛苦记忆碎片和遗忘过去的必要。

到电影的最后一段,两个恋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申彼此之间的忠诚和面对去留的犹豫不决,剧情坠入到浪漫爱情的含糊和重复之中。

影片分析

《广岛之恋》的焦点是回忆与遗忘的性质和关系,并把个人经历和一个大的民族文化的苦难并列在一起。法国女人的创伤植根于她的两种矛盾需求,即回忆和忘记她的德国士兵初恋情人,以及这段爱情关系里出现的死亡和个人屈辱。这些事件的影响使法国女人成了今天的她,因此是值得她回忆的。可是它们又充满痛苦,因而女人渴望将这些回忆彻底忘掉。

同样,日本民族也应该同时记住和忘记广岛的原子弹爆炸灾难。把个人的经历与整个民族文化的灾难相提并论的做法,怎么说也是脆弱无力的。影片旨在对比法国女人的悲剧和广岛的悲剧,但这两者之间并无直接的联系,除了法国女人是在广岛与那位日本情人邂逅的,从而引起了她与德国士兵早期恋情的痛苦回忆。

《广岛之恋》一片的大多数诋毁者批评影片中始终不懈的严肃性和沉重的艺术氛围。一位评论家诙谐地说,电影使你“感觉好似在教堂里,真想格格地笑一笑”。尽管如此,这部电影仍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国新浪潮杰作之一。它创新了倒叙的技巧,改变了叙事的时间顺序,并使用无对话的寂静镜头表示过去的回忆。本片基于小说家玛格丽特·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1914—1996)的大胆的电影剧本。玛格丽特是法国新小说运动(nouveau roman movement)的一位关键作家。

最后一点,《广岛之恋》中的许多不自然的对话是一种奇特的法国倾向,尤其是在新浪潮运动开始生效以后。他们不是表现一对恋人诚实地讨论自己的感情和可能的决定:如“这难道只是一场游戏?从现在起,我们的关系将会变成怎样的?”等等,而是把一切都理智化:我们能够忘记吗?应该忘记吗?如果忘记了,是否会失去属于我自己身份的一个宝贵部分?

我们究竟能够交流到多深的地步?等等。法国电影《慕德家的一夜》是类似风格的另一个对白很多的例子。这一传统的法国电影不是通过情感和观众的认同去表现某一经历。相反,它们更关注对某一经历的解释,更关注的是反应而不是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