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豆瓣9.1《怦然心动》:最美的爱情便是 遇见你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The first day I met him, I flipped.

影片的开头,小女孩朱莉对小男孩布莱斯一见钟情,布莱斯对她微笑的那一刻,春风拂面,她的生命仿佛从此苏醒。

视角一转,布莱斯眼中的朱莉却是另一番景象,搬家的忙碌被素未谋面的小女孩打断,无论怎样委婉地想撵她走,小女孩就是不离开。

这便是电影《怦然心动》,从朱莉与布莱斯的不同视角,讲述他们在同一场景中的不同心路历程。电影以双线平行的叙事结构徐徐舒展开来,讲述了两小无猜的纯粹与怦然心动的纯情。

故事情节看似简单,但却余味悠长,如同轻轻抛起一个小石子,在平静的水面上留下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有的人在温情的爱情故事中被治愈,有的人感慨于不同成长环境塑造了不同性格的孩子,而我,看到了世间最美好爱情的样子——遇见你之后,我们都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一、从“整体”而非“局部”辨人:怦然心动时闪闪发光的你,原来也是普通人

电影名“怦然心动”描绘的朱莉初见布莱斯的真切感受,他的双眸和迷人的微笑足以令她如痴如醉。

虽然只是一年级的小女孩,但懵懂的她似乎已经爱上了布莱斯,憧憬这个男孩的吻成了这个少女最隐秘的心事。于她而言,他就像星辰般闪闪发光。

直到有一天,父亲和她聊起布莱斯,还说了一大段难懂的话。父亲告诉她要追求画的整体效果,很多不起眼的事物,组合在一起将变得异常美妙:

“一幅画,可不仅仅是它各个部分的简单组合。一头牛只是一头牛,草地只是一片长满青草和花朵的土地,透过树枝的阳光也不过是一束光线而已。但是你将它们组合在一起,却美得不可思议。”

事物的美好不是某一部分的闪耀,而是整体散发出的光芒。

父亲说的是作画,实际上是教她如何看人。只是钟情于外表的怦然心动,或许很难长久。

有人说,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善良,终于人品。除却外貌的吸引,一段深厚感情的建立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年幼的朱莉似乎还很难理解父亲的深意。

直到有一天,为了拾捡挂在树上的风筝,朱莉第一次体会到了整体的美妙。她惊喜地发现,这简直是上帝的恩赐,而且爬得越高,眼前的景象就越发迷人。

但这棵让朱莉领略整体之美的无花果树,却在不久后被砍伐。父亲为了安慰伤心不已的她,画了一幅美丽的无花果树。

现实中的无花果树高大伟岸,枝桠繁茂,郁郁葱葱。但父亲的画笔不是着笔于某一个局部,更像是站在遥远的远方凝视这棵树的英姿,这在无形之中给了朱莉某种启发:

直到一天看着它,我不再泪眼朦胧,我领悟到了更深层的寓意。我的世界观开始有了细微的变化,我不禁问自己:我对布莱斯的感情是否一如往日。

无花果树被砍的悲伤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渐渐抚平,逐渐冷却的除了对无花果树的哀伤,还有对布莱斯热烈的心动。当情感的热度散去,理性也在不知不觉中回归。

朱莉开始重新审视对布莱斯的爱,他无法与她分享在无花果树上眺望远方的美妙。而后她为了抗议工人们的砍伐,苦苦哀求布莱斯能帮帮忙,但他却皱着眉头板着脸,迅速瞥了一眼后,头也不回地弃她而去。

看到朱莉在树上那般孤单无助,我的心紧紧地揪在了一起,可布莱斯尽管很难过,竟为了不迟到,独留朱莉在风中哭泣。

一直以来朱莉都以为布莱斯也深爱着她,只是羞于表达而已。但布莱斯的冷漠却让她的心冰凉如铁,让她开始怀疑这份感情是否只是她的想象而已。

在《亲密关系》一书中,作者用“月晕现象”来解释人们恋爱时的错觉。

我用“月晕现象”这个词来代表不实的光彩,使人分心而看不到真正的光源。月光就是如此,月球本身并不发光,它只是反射太阳的光。

月亮的光晕并非是它本来的光芒,但在怦然心动的朱莉看来,这点虚假的光晕却比太阳还要耀眼。这就如同陷入迷狂的粉丝们,在非理性状态下,在不自知中为布莱斯添上了不实的璀璨光彩。

有人说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他的缺点像星星,优点像太阳,当太阳出来之后,所有星星都将黯淡无光。

我也曾是这样,甚至当时的我并不能看到他的任何缺点,只觉得他什么都好。现在回想起来,他的光芒耀眼很多都是自己虚构和想象出来的。

如果说父亲是以作画的比喻委婉地教朱莉识人,布莱斯的外公切特则直接点明了从整体来识人的道理:“整体胜于全部,人也如此,很多人还不如。”

这句话给了朱莉全新的视野,但她始终没法确定布莱斯究竟是整体胜于全部,还是全部胜于整体,因为朱莉隐约觉得可能“他的好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直到鸡蛋事件的发生,朱莉才逐渐剥离自己赋予在布莱斯身上的不真实的“月晕”。朱莉风雨无阻地无偿给布莱斯家人送鸡蛋,但他却背着她将鸡蛋扔进了垃圾桶。即使之后布莱斯亲自来道歉,朱莉也保持了一种理性的审视态度。

“在这之前,我认为整体远好于全部,但现在却不确定了,可能他究竟是真的抱歉,还是想让自己心中好受一点?再看那忽闪忽闪的眼睛,我十分确定布莱斯没有那么好。”

当朱莉抛开自己的滤镜后,才知道布莱斯不过也是个平凡的男孩子,并不如她想象中那般美好。

在此刻,朱莉仍然喜爱布莱斯那“忽闪忽闪的眼睛”,但在这之外,她也看到了布莱斯灵魂深处不那么美好的东西——欺骗。

而当布莱斯的好朋友加利特嘲笑朱莉的叔叔是智障时,布莱斯不仅没有反驳,反而表示赞同,甚至还和加特利一起笑。

对于他人的不幸没有丝毫同情,反而是嘲笑,从此朱莉对布莱斯彻底失望。她开始真正明白,那个曾令她魂牵梦绕的男孩子,如今已不值得她喜欢。

之后即使知晓这是布莱斯为了面子而附和朋友,并非他的本意,朱莉仍一针见血地指出他就是个懦夫。

从痴迷于布莱斯的双眸和微笑,到逐渐拂去那层不实的“月晕”,发现了他那些不那么美好的东西,比如欺骗,又如懦弱,朱莉在识人上实现了从局部到整体的蜕变。

热恋中的我们往往会将局部放大,误以为这个局部就是他的整体。人们常说恋爱中的男女都会犯傻,往往就是被怦然心动的“猪油”蒙了心。

“情人眼里出西施”说的也是同样的道理,即使对方可能丑如东施——这里的美丑指的不仅仅是外表,同时也指向心灵,但在恋爱的滤镜下,人们往往浑然不觉。

影片中朱莉的成长在教会我们如何改变这一困局,那便是除了聚焦于“局部”的美好,也要有探求“整体”的智慧;在怦然心动的感性之外,还需多一分识人辨人的理性。

二、从“内在”而非“外在”悟人:透过平凡的外表,发现有着彩虹般灵魂的你

如果说朱莉对布莱斯的态度从感性的痴迷转变为了理性的清醒,那么布莱斯对朱莉的看法则恰恰相反,反而是从讨厌到喜欢,逐渐发现了她的美好。

第一次见面时,朱莉的热情就给了布莱斯一种不识时务之感,面对父亲的委婉劝阻,她不仅不以为意,反而死缠烂打。

在布莱斯看来,朱莉就是一个缠人的讨厌鬼。她的过分热情引来了身边的同学的起哄,同学们纷纷嘲笑他俩是一对恋人。而她每天爬上无花果树给大家播报校车的位置,也让布莱斯觉得聒噪不已。

父亲说朱莉一家就是街坊邻居的笑柄,不仅车子破旧,而且院子杂乱,布莱斯也深以为然。

但外公却与只关注表面的父亲截然不同,他透过外在,直抵一个人的灵魂。他称赞守护梧桐树的朱莉很有骨气,认为她是可遇不可求的女孩,希望布莱斯能放下心中的成见。

虽然布莱斯嘴里说朱莉是自以为是的“一根筋”,但在不知不觉间对她有了更多的关注。

那棵歪歪扭扭的无花果树,只有朱莉对之喜爱不已。布莱斯敢肯定,周围没有一个初中生能有如此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布莱斯原以为是朱莉一家的懒惰导致了院子的脏乱,殊不知另有隐情:为了照顾朱莉的叔叔——生下来时被脐带缠住脖子而影响了智力,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钱来修整庭院。

原来,朱莉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让人讨厌,布莱斯忽然发现,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孩甚至还有些独特。

她坚定执着,用心守护自己珍视的无花果树。尽管砍树工人威胁她说要报警,甚至还恐吓要不顾其安危强行砍树,她都不曾退让;

她重情重义,在无花果树被砍之后,整整两周都以泪洗面。为了避开这伤心地,她不再坐校车,而是每天骑自行车回家;

她知恩图报,尽管家贫,但她始终将布莱斯妈妈的慷慨相助铭记于心,主动将自己辛苦攒下的鸡蛋无偿赠与给她,风雨无阻;

她傲骨铮铮,知晓了布莱斯因其院子太乱而担心鸡蛋里有沙门氏菌,她自力更生修缮庭院,还吸引了布莱斯外公主动帮忙,让整个院子焕然一新。

不得不说,朱莉从外表来看的确不算美丽,但她有着如彩虹般美好的心灵。布莱斯竟开始控制不住地思念她,尤其是在对比了朱莉与雪莉、父亲的不同之后,这种模糊的喜欢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布莱斯在拍卖会后,能和全校最美的女孩吃饭,可是内心却觉得无比悲催。雪莉无疑外表看来很是美丽,其内在却是浅薄无知的。他俩只能聊无趣的肤色和食物,但朱莉却截然不同,这个小脑瓜竟能和大人们一起侃侃而谈永动机!

布莱斯的父亲罗斯基对朱莉一家一无所知,他却自以为是地说很了解;他瞧不起朱莉一家,取笑朱莉父亲贝克的画作;认为朱莉哥哥们不学无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嘲讽他们的音乐梦,殊不知他们已被几所大学同时录取。

极其自私的他缺乏同情心,对弱者只有事不关己的冷漠,明明自己的儿子布莱斯出生时也曾身陷脐带绕脖的险境,却对同样处境下的朱莉叔叔毫无怜悯。

朱莉说他“表面看上去干净整洁,内心却似乎有什么腐烂掉的东西”,他极力伪装出笑脸,背后却有着掩盖不住的悲凉。

影片中提到了罗斯基曾是出色的萨克斯手,但或许是因为现实所迫放弃了梦想。表面上他看不起贝克和朱莉哥哥,在心底却羡慕和嫉妒他们对梦想的坚持,因而这种嘲讽本质上是对自己不够满意的转移。

正如外公所说:“有些人浅薄,有些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一天你会遇见彩虹般绚丽的人,从此以后,其他人就不过匆匆浮云而已。”

雪莉浅薄,罗斯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但朱莉的绚丽,只有真正的智者与有心人才会发现。她就像未经打磨的璞玉,外表看来质朴无华,但灵魂却如彩虹般璀璨。

布莱斯态度的转变,既源于他在心底与朱莉逐渐靠近,更反映了他自己的成长,那便是学会了从内在、而非外在悟人。他透过朱莉平凡的外表,发现了她如彩虹般美好的灵魂。

三、从“行动”而非“言语”识人:破除他人的影响,遇见最真实的自己

但一个人的内在往往难以把握,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总会或多或少地带上面具,借助各种伪装隐藏真实的自己。

没有人不想做真实的自己,但由于受制于当时的情境,人们往往不得不心口不一。

布莱斯就是这样一个心口不一的人,小时候的他很讨厌朱莉,却总是在表面上敷衍迎合朱莉的热情。为了让朱莉自动放弃,甚至还想出了假意与雪莉亲近的损招。

在自己的好朋友加利特面前,布莱斯同样是心口不一的。加利特认为布莱斯对朱莉的好感是一种假象,还不忘嘲笑朱莉家的院子和智障叔叔。

布莱斯心中的真实想法是“我不相信,我想骂他,告诉他不像我这样了解朱莉”,但一开口却变成了:“哦,原来如此,是啊”,他不仅对加利特的说法表示赞同,甚至还和朋友一起笑了起来。

布莱斯的言语和行为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反差,皆因他无力改变加利特对朱莉的偏见,更不想因为替朱莉辩白而被当作怪胎。

但在不远处偷听他们谈话的朱莉,却无从得知布莱斯最真实的想法,在阴错阳差的误会之下,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只能越来越远。

人们都说越长大越孤单,那是因为年岁渐长,我们变得愈加身不由己。那些少时刚爱敢恨的酣畅淋漓,如今只能被无声的沉默替代,甚至不得不言不由衷,徒留一声无可奈何的喟叹。

由于顾及的东西越来越多,我们也就变得愈发“心为形役”,愈加战战兢兢。还记得我第一次看《怦然心动》时,对布莱斯的“心口不一”嗤之以鼻,但如今再看,更多的则是同情,甚至在电影中看到了我们所处的现实生活。

我现在还记得一铁哥们概括的一条“醒世名言”:“那些让女孩子听着特别幸福的承诺,男生说出时,心中可能只是想玩玩”。

而女朋友突如其来的生气也是令广大男同胞们抓耳挠腮的世界未解之谜,且分析时还需引入“分类讨论”的数学思想。在什么情况下女朋友是真的生气了?又在何时属于口中说着生气、但心中偷着乐的情形?

既然言语在解决问题时是无力的,不如观察对方的行动。同样是观察行动,在不同的场景下,一个人内在自我的流露程度不同,我们对其本质性格把握的准确度也不尽相同。

俗话说:“观人于揖让,不若观人于游戏”,那么在某些特定的情境下更能折射出一个人的本质,只因绅士有礼的行动更多地源于教养,而非出自本心。

比如在游戏时,我们的身心处于最为自由放松的状态,此刻意识对潜意识的把控最为松散。同样的,一个人在来不及细想而极其冲动的情境下,也往往更能展现出他最真实的一面。

影片中便是如此,如果说布莱斯之前对朱莉的喜欢还有些许朦胧和模糊,在受了情敌的刺激后反倒豁然开朗。看到朱莉和她拍卖到的篮子男孩艾迪聊得甚欢,怯懦的他竟冲动地要当众亲吻朱莉。

也就是在这之后,布莱斯坚定了心中对朱莉潜藏着的爱恋。这一次,面对朋友的诋毁,布莱斯不仅让他住嘴,还将他推到一边,无视加利特不理他的威胁。

但在影片快结尾时,布莱斯终于找到了最真实的自己,直视了内心最深处的情感,并用行动加以表达。

他一遍又一遍地敲打朱莉的门想和她说清楚,甚至爬上朱莉的窗户敲打玻璃,一次又一次地拨打朱莉家的电话。

但这一切并没有获得朱莉的原谅,执着的他在征得朱莉父亲的同意后,在她的院子里种下了她最爱的无花果树苗,言语上的误会顿时烟消云散,这便是行动的魔力。

那一刻他们相顾无言,但一切却尽在不言之中。因此,我们应从行动,而非通过言语识人。这里的“人”,不仅仅是他人,还包括自己的内心。

一直以来,布莱斯顾虑的是父亲的权威,顾忌的是同学的嘲笑,因而会在别人的想法中迷失,也忽略了自己真实的内心。

正是在爱情的魔力下,布莱斯能破除他人的影响,遇见最真实的自己。

四、结语

茱莉从喜欢到不喜欢,是因为不再痴迷于布莱斯的双眸和微笑,学会了从“整体”而非“局部”辨人:怦然心动时闪闪发光的布莱斯,原来也是普通人;

布莱斯从不喜欢到喜欢,是因为明白了这世上太多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明白了从“内在”而非“外在”悟人:透过朱莉平凡的外表,发现了她彩虹般的灵魂。

影片的最后,布莱斯直视了内心真实的情感,并用“行动”加以传达,朱莉和布莱斯互相确认了对彼此的怦然心动。

那个怯懦的没有主见的男孩布莱斯,在爱情的力量下变得勇敢,不再顾忌他人的眼光。

高晓松在奇葩说里曾言:“什么是好的感情?那就是让我们都成为更好的自己。什么是更好的自己?就是纯良的自己、诚恳的自己、磊落的自己。”

是呀,这便是世间最美好的爱情。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祝福大家都能遇到这样美丽的爱情与美好的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