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通过《捅马蜂窝的女孩》了解改编电影与同名小说之间的共性与差异

纵观世界影史,在电影产业蓬勃发展的影响之下有越来越多的文学作品被搬上银幕获得成功。尤其是优秀的悬疑片中有不少都是改编自同名畅销小说。比如早期改编自英国推理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大侦探波洛”和“马普尔小姐”系列以及柯南·道尔《福尔摩斯》系列的众多影视作品举不胜数,而且大多经久不衰。

左起:波洛/马普尔小姐/福尔摩斯

近一点的比如改编于美国惊悚小说家史蒂芬·金的《闪灵》《肖申克的救赎》等;改编自美国畅销书作家丹尼·布朗的《达芬奇密码》系列;日本推理小说作家东野圭吾的许多作品。近几年我国也有改编自法医秦明和雷米等优秀作家的影视作品不断涌现。

《达芬奇密码》系列中铁打的兰登教授和流水的女搭档综述|相互促进/各取所需

电影通过其特有的视听语言能让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和场景变得更加具体,同时还能让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更加生动地展现在观众眼前。反之,文学作品中丰满的人物,激烈的冲突,构思巧妙的悬疑推理等扎实的文学基础和广泛的读者基础也能让电影的质量和票房得到不少的保障。

《白夜行》小说与电影同样出色

另外,悬疑小说之所以成为电影创作者们尤为青睐的改编来源,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就是因其形式不但非常接近于剧本的形态,同时还能为电影创作者提供清晰而全面的故事背景和时代调性。书中人物丰富的心理描绘也有助于演员对角色的揣摩。

在普遍的情况下,改编电影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也依赖于原著的畅销度。而电影作为一种跨越国界和种族的世界通用语言,同时作为更广阔也更迅速的传播媒介,对于原著小说再次传播的范围和接受程度也会有推波助澜的效果。

以我国为例,这一点显而易见。每当有改编影片热映,书店中该电影的原著就会出现在畅销榜上以增加销量。我认为在这个过程中,大众对于作品的审美选择也会反过来影响到电影与小说的创作,从一定程度上促进创作者的水平。总而言之,以悬疑小说为蓝本改编的悬疑片往往能产生1加1大于2的传播效果,或者说两者之间至少起到了相互促进的作用。

电影《捅马蜂窝的女孩》

电影《捅马蜂窝的女孩》以及前两部《龙纹身的女孩》和《玩火的女孩》就是优秀的范例,我姑且将其称为“龙纹身女孩电影三部曲”。它改编自瑞典作家斯蒂格·拉森的“千禧三部曲”系列同名小说,也是全欧洲最畅销的系列犯罪小说。接下来我将通过《捅马蜂窝的女孩》这部电影和其同名原著间的一些对比,力求简洁而清晰的为大家介绍二者之间所存在的共性和差异。共性|主题深刻/故事精彩

首先,毋庸置疑的是,电影与小说都是用主人公的遭遇以及自身的思想变化体现其创作主题的。因此,电影“龙纹身女孩三部曲”与小说“千禧三部曲”的主题也是高度一致并且极其深刻的。

电影“龙纹身女孩三部曲”

该主题在《捅马蜂窝的女孩》之前的两部电影《龙纹身的女孩》和《玩火的女孩》中已经为观众交代清楚或者说埋下了伏笔。

海莉的失踪案和主角莉丝·莎兰德我行我素,特立独行的人物性格都是由于她们儿时遭遇父亲的暴力行径所致。而且两者的父亲具有一个共同点,都曾服务于专制权力。前者的父亲曾是纳粹分子,后者的父亲是叛逃到瑞典的某东欧国家间谍。

海莉的父亲&莉丝的父亲

电影“龙纹身女孩三部曲”的第一部作为引子,用海莉失踪案以及莉丝的身世两条线来推动后续两部电影的情节发展,前者是从父权对女儿的压制和侵犯隐喻到权利的压制,而后者则是从莉丝对自己父亲的憎恨延展到对一切欺凌妇女的男性的憎恨,再到对男权社会的抗争。于是到了第三部《捅马蜂窝的女孩》莉丝的身世就和权力丑闻紧密相连。

莉丝夸张的造型恰恰是其内心抗争的外化表现

这其中也包括贯穿电影和小说的男主角麦克·布隆维斯特和他所供职的《千禧年》杂志社,在电影和小说中他们皆是不厌其烦的收集证据,勇敢揭露由于滥用权力而造成社会不公的新闻工作者。进而在第三部中不论电影与小说皆是对白表达出创作者对于滥用权力隐瞒事实真相,导致社会不公的控诉这一主题。

麦克·布隆维斯特与歹徒搏斗

该主题与作者本身的背景和经历息息相关,斯蒂格·拉森是一名瑞典新闻记者,以不惧恐吓与威胁,大胆“揭露种族主义和极权主义组织”而著称。因此为小说增添了不少的“真实性”。再加上作者在完成该系列后还没来得及看到小说出版就因心脏病过世,又为这部小说增添了些许的悲剧和神秘色彩。

“千禧三部曲”英文小说

小说《捅马蜂窝的女孩》的故事重点在于抗争,而非前两部小说的寻找真相。在本书中大部分的真相都已在前面两部中交代清楚,已基本不存在悬疑和需要挖掘的真相。阅读的主要乐趣完全在于莉丝所采取的反制行动,如何利用网络,媒体,司法体制,环环相扣地揪出隐藏在暗处滥用权力的坏人。并用充满戏剧效果的写作手法呈现证据,让坏人狼狈不堪,让读者大呼过瘾。可以说《捅马蜂窝的女孩》小说本身较于前两本缺少了些悬疑,是又直又白,让人读的轻松而解气的小说。

在电影《捅马蜂窝的女孩》中故事完全依照小说展开,终于进入高潮,其重点也不再是个人恩怨而是转为正义与黑暗之间的终极对决。

莉丝与麦克两位默契的搭档

在上一集中头部中弹几乎丧命的莉丝与被她亲手斧劈成重伤的父亲萨拉千古双双入院,而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则逃之夭夭。很快身份复杂的父亲就被刺客所杀,莉丝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她却面临着多项谋杀罪名和精神错乱的指控(请看上一篇文章)。而麦克为了拯救莉丝并揭露权利黑幕,他和《千禧年》杂志社的同事一起展开了调查和取证,随着调查的深入,无数名滥用职权的坏人逐一浮出水面。

给莉丝撰写虚假精神评估报告的医生

冷战时期,瑞典某安全单位成立了一个特别的小组负责清查和归化间谍。为了确保这个小组的安全运作,它没有正式的名称,也不受政府监管,就官方而言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而这个小组在当时接收了莉丝父亲的叛逃,并为其改名换姓以换取情报。

莉丝重伤的父亲

也因此掩盖了莉丝父亲长期暴虐她母亲和诸多的违法事实,为了报复莉丝放火把自己烧成残疾,她父亲让小组成员伪造虚假报告将莉丝关进了精神病院。事实上,这个特别小组除了违反宪法对人身自由的保障以及多项法律,也严重侵害了莉丝。

同样重伤的莉丝

于是,当这一次莉丝将父亲公之于众时,特别小组也将面临曝光,除了小组成员将会受到审判外,还会给国家和政府造成不良的影响。于是小组的前任组长出马,刺杀了莉丝的父亲,找莉丝原来的精神医生继续撰写虚假的精神评估报告,企图让法院判莉丝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而必须关押在精神病院中。

特别小组的前任组长差异|容量不同,细节难展

原著小说《捅马蜂窝的女孩》的篇幅很长,大概是一般书的两倍厚。书里在每一章的前面都会有一段看起来与故事无关的描写,主要写的是在人类历史上关于女战士的历史故事和传说,有欧美赫赫有名的,也有某个小民族或无名部落抵抗外族入侵的女战士。这些看似与故事无关的文字无疑是为了折射莉丝身上那股坚不可摧的力量和女性特有的坚韧。

电影中莉丝的造型就如同一名女战士

包括穿梭于整个故事中的所有女性,海莉,莉丝、千禧年杂志的女主编爱莉卡,女保镖苏珊,女律师安妮卡……从她们身上都印射出那些女战士的特质。

千禧年杂志女主编爱莉卡

女律师安妮卡

但电影的节奏基本是小说的10倍速,将近两个半小时的电影中实在难以容下小说中的以上细节。包括对于瑞典社会的描写,对于媒体责任的描写等等,都失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最后在人物的塑造上,显然也是小说更为丰满,也更为现实,当然也更为阴暗。倒也不能说电影不好,其实这两种艺术形式都有更适合自己的表现手法和受众,小说里的很多旁枝末节也的确不适合放进电影中。

受审的医生

原本就没有了悬疑的小说实际上将笔墨放在了最后的庭审,期间穿插了涉及到王室,金融,媒体,警方,网络等等各系统的逐一收网和反派的强力抵抗。但电影在庭审和揭露特别小组的过程中显得过于简单,原本的女主角莉丝几乎就成了摆设,剧情的推进也和她几乎没什么关系。最后的结局也太过于皆大欢喜。莉丝无罪释放,铺垫了两部书,那么厉害的反派立刻就崩塌了,所有坏人同时被解决了。

特别小组的前任组长自杀

这之后莉丝在父亲留下的一栋老房子里找到了她哥,用打钉机把他钉在地板上后又打电话叫来之前不爽他的那个帮派来干掉他,接着报警把他们一网打尽。最后与麦克淡淡的Say goodbye,整部电影结束。

莉丝解决了同父异母的杀手哥哥

可以说,第三部电影除了继续引起老影迷和书迷们的关注外,其实遇了不少的非议。有批评演员表演水准大不如前的,也有对故事的发展和结局提出质疑的。总而言之这部《捅马蜂窝的女孩》较之于前两部电影作品,着实没有让大家领略到了原著小说的精彩。我认为也是由于这个原因,让莉丝这个角色只差一“部”就可能成为影史上最强的女侦探。

只差一“部”的莉丝

最后还要吐槽一句,前两部莉丝的豪放尺度在这部电影中完全看不到啊!

莉丝后背的龙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