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清平乐》赵徽柔:命运是生来就注定

1

热播宋朝历史剧《清平乐》中的赵徽柔是宋仁宗的皇长女,历史上的兖国公主。  

宋仁宗一生曾有过三位皇子,但都幼时夭折,曾有过十三位公主,但其中九位也未能活到成年。  

在宋仁宗前半生的时光里,只有徽柔这一位女儿在他膝下承欢。徽柔非常孝顺父亲宋仁宗,宋仁宗对这位长女也是格外疼爱。

据《宋史》记载,“公主自幼机敏聪慧,极尽孝道,仁宗生病,公主日夜服侍在父亲身边,并且赤足散发向天祷告,愿以身代替父亲”,这段记载在电视剧中如实呈现,徽柔小小的身影在湖边在月光下为父亲祈祷:“爹爹那样疼我,如今他身遭痛苦,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求天上神仙让我患上爹爹的病,我愿意加倍受爹爹身上所有的痛。”

宋仁宗对徽柔是捧在手掌心的宠爱,平日尽力满足女儿的所有愿望,甚至逾制为徽柔修建公主府邸,修建的费用换算成现在的人民币大概7500万元以上乃至上亿元之多,在宋朝这是有些皇子都可能享受不到的待遇。  

宋仁宗对公主徽柔百般宠溺,以致于徽柔后来出宫嫁人后,她不能忍受婆家任何一丁点儿的委屈,她不能以平常心去对待驸马,她不能以普通媳妇的身份融入夫家。赵徽柔婚姻的悲剧本质上也许就是因为她出生在皇家。

2 

在《清平乐》中,赵徽柔对弯弓射箭的曹评一见钟情。曹评,皇后的内侄,他风流倜傥,一表人才,文武双全。  

宋仁宗出于政治利益的考虑,他不愿意把女儿徽柔嫁给曹评。曹家的女儿贵为皇后,曹家又是武将世家,在军中有一定的影响力,曹家已经是当时最有权势最具威望的外戚。如果宋仁宗将自己的爱女再嫁入曹家亲上加亲,曹家的势力就会更加不可扼制,这样就极有可能会威胁到北宋的皇权。  

曹评虽然恋慕公主,但是他其实心里也并不愿意娶公主回家。  

一是因为曹评并不想断送自己的政治前途。在北宋时期,不论谁成为驸马,都会被册封一定的官位,但是都是虚职,没有实权。文武双全的曹评也不会例外,他如果做了驸马,可能会永久被困在公主府邸,可能永远都不能施展自己的理想抱负。  

二是因为曹评并不想因为私情而拖累自己的家族,致使自己的家人遭受皇家的猜忌。曹家有皇后,已经是盛宠,如果过分锦上添花,遭到皇上的忌惮,也许曹家就会大难临头,朝不保夕。  

赵徽柔和曹评的悲哀,因为赵徽柔是公主,而曹评是兼具权势和威望的外戚家的嫡长子,他们都有各自的天命,终究无法在一起。 

3  

宋仁宗千挑万选最终决定让李玮做驸马,李玮是宋仁宗亲生母亲的家人,宋仁宗对自己的生母一辈子都怀有愧疚之心,他想用这件婚事弥补自己的遗憾。  

而且李玮喜欢吟诗,才思敏捷,画画颇有才情,但不恃才为傲,为人低调,并且李玮是真心爱慕公主,所以宋仁宗再三思量还是决定将最疼惜的女儿许配给李玮。  

李玮善作水墨竹石,传世作品有《竹林幽居图》,现藏于美国波士顿美术馆。他不仅是一位书画家,同时也是当时著名的书画鉴藏家,所藏魏晋帖尤多。 

可惜的是李玮样貌平平,而赵徽柔是个颜控,用现在的大白话来讲,她是个绝对的外貌协会,她十分注重仪表长相,所以从一开始她就十分厌弃李玮。

赵徽柔嫁给李玮之后,可能也是试图想要去接纳李玮的,但是新婚之夜,她就放弃了,她说:“爹爹和娘娘总是说他的书画带着怎样出尘的仙气,但是我看到他打着鼾 ,半张着嘴,流出的口涎,在窗外映入的月光下,发着晶亮的光,我一想到以后的几十年中,每天都要与他朝夕相对,我转头看窗外的夜色,觉得这天,再也亮不起来了。”  

身为贵族的公主,赵徽柔真的无法忍受李伟的粗鄙,她也真的不愿意委屈自己去了解这样一个人的才情,这就注定了他们的夫妻关系一直无法得到改善,这就注定了他们婚姻悲剧的结局。  

还有一点也很致命,赵徽柔虽然贵为公主,在那个时代她也未能逃脱婆媳关系的噩梦。电视剧中兖国公主因为婆媳争执,夜扣宫门,这件事情在史书上是有记载的,可见公主家的婆媳关系已经到了很恶劣的地步。

赵徽柔和李玮的悲哀,因为赵徽柔是真正的贵族,而李玮其实从小是在一个普通商人之家成长,一个高贵的公主,一个粗陋的普通人,他们之间有一道鸿沟,任凭怎么努力,永远也无法跨越。  

4 

赵徽柔出嫁后,她不喜欢驸马,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没有谁能和她交流,她是异常寂寞孤单的。于是赵徽柔自然而然地就依赖在宫中时就陪她读书、画画、练箜篌的梁怀吉。  

因为自小的情分,梁怀吉了解公主的善良、孝顺、与众不同,他也知道公主并不真的喜欢读书、画画,他了解公主的小任性小缺点,但是他爱公主,关于公主的事情他什么都能包容,公主在梁怀吉面前可以真正地做自己,只做一个普通的小女生。

徽柔在遭遇到张娘娘诬陷时,是怀吉挺身而出为她辩白;徽柔被罚抄写诗书,是怀吉学写她的笔迹,帮她抄写还瞒着官家娘娘;徽柔身染恶疾时,也是怀吉贴身悉心照料;徽柔喜欢上曹评时,她的欢欣与喜悦也只能偷偷地和怀吉分享;徽柔弹奏箜篌,怀吉吹箫,音律相通之时,两人已经是知己好友。  

梁怀吉本就聪明懂事,沉稳内敛,他是宋仁宗精心挑选培养的,准备将来陪伴小皇子左右的内侍。梁怀吉通晓诗书字画,而且这些方面的造诣应该都在公主之上。  

梁怀吉爱着公主,在公主府邸那些无趣的时光里,他愿意陪着徽柔习字、作画、奏曲,他愿意陪着徽柔蹉跎余生的岁月。  

梁怀吉在看见徽柔为父亲祈祷时,应该就喜欢上了这个善良的女孩儿;梁怀吉在听见徽柔唤他哥哥时,也许他就知道,此生他终究还是遇到了一个人,让他不甘心他这辈子宦官的宿命。

赵徽柔和梁怀吉的悲哀,因为赵徽柔是公主,而梁怀吉是宦官,就像电视剧插曲《桃夭》中的歌词写的那样“命运是生来就注定,挣扎还以为能逃离”,可是原来谁都无法挣脱命运的安排。

兖国公主赵徽柔于公元1070年郁郁而终,时年33岁,梁怀吉终生为她守墓。  

赵徽柔的半生尊享宋仁宗的荣宠,但最终她的婚姻还是成为皇权的牺牲品,她终究未能摆脱生来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