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清平乐剧中:司马光也太让人讨厌了

几年前,清宫戏曾经那么热,一大波的贝勒格格你方唱罢我登场,看惯了红顶子、长辫子还有花盆底,也看惯了一见皇帝就俯首称臣。

现而今,一众编剧又为我们奉上宋朝戏,宋人的生活,宋人的装扮从清明上河图里走来,唐人李白头戴的诗意的幞头帽,宋人也还在戴,只是这种曾经戴了千年的幞头帽,现代人早已经不戴了,前年我去杭州,登了吴山的城隍阁,在阁里面摆着一套宋人的服饰,我戴上幞头帽,穿上大红袍,拍了张照片,只是不知道戴着那种有大翅膀帽子走路会怎么样?会不会被风吹走了,戴这种帽子走路估计一定得好好走,要不然帽子歪了会不好看的。

从宋词里走来的宋朝人来到今天的电视剧里,宋朝的官家似乎更亲民,尤其是清平乐中的仁宗,他不是那么凶,不是那么动不动就喊道:拉下去斩了。在历史的传说中,仁宗就是那个狸猫换太子中的太子,可能传说和真实是有一定差距的,不过这个传说也从一个侧面告诉我们,仁宗特殊的身世和坎坷的童年,剧中王凯对于仁宗的诠释,有时候让人恨,有时候让人怜。

一个堂堂的皇帝,让大臣喷到那个样子,不知道国朝的天子中还有没有第二位?整个剧看下来我一直在同情仁宗,他有那么多的后宫妃子,怎么会想得一个儿子也那么难?

有好多人都在吐嘈曹丹姝的扮演者,说她的演技怎么样不好,然而,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到了千年前的曹皇后,久居深宫,弄桑养蚕,勤俭克已,仁宗虽然几度想废却总也找不到错处,在历史上,曹皇后可谓名垂青史,然而她始终没有得到仁宗的感情。在剧中,仁宗把自己的最宠爱给了张贵妃,当张贵妃去世之后,仁宗终于和皇后走到了一起,也许编剧这么写是出于对曹皇后的同情吧,如果是我,我也愿意这么写。

清平乐剧中,曹丹姝有一个倾慕者,就是内侍张茂则,在整部剧中,他是最让我感动的人,特殊的身份让他隐忍着自己的内心,他武功精湛,极具才华,他不幸而为内侍,而又幸遇曹丹姝,他从来都是远远得看着她,默默地做着他认为值得做的事情。

清平乐曹皇后

有人说,大宋是文人的天堂,仁宗一朝更是群星璀璨的年代,唐宋八大家的中的六位:欧阳修、王安石、苏洵、苏轼、苏辙、曾巩,全部成长于仁宗时代,一直以来,我都是宋诗词的粉丝,欧阳修的庭院深深深几许,王安石的不畏浮云遮望眼,还有苏轼的大江东去,斯人已去,可是这些芬芳的文字却永留人间。

清平乐宋仁宗

说在清平乐中,我最讨厌的人是谁?居然不是夏竦那样的人,我觉得夏竦的能臣论很有道理,能臣也许更圆融,而直臣呢,处处刀光剑影,不容一分一毫的错误出现。在现实的生活中,又有谁只有一种颜色,谁都有灰色的时刻,在清平乐中,史上的名人司马光,他小时候就因为救人名满天下,可是剧中的他刻板到令人讨厌,他看到相朴就掩面,对公主的感情抓住不放,非说一个小小的内侍心怀不轨,以致于我看剧的时候,一看到司马光出现,我就转台,我真不想看他的喋喋不休。真不知道历史上的司马光当真也是这样?

清平乐司马光

一千多年过去了,对于仁宗,曹皇后,千秋功过,后人有许多的评述,对于司马光,当然历史也有它的评价,我这个小小讨厌只是基于情感的,至于他的学问之博大,著述之丰,不敢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