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匪我思存眼中的网文影视化浪潮

2019年11月,湖北省网络作家协会在汉成立,匪我思存当选首任会长。

2019年,由匪我思存原著小说改编的古装爱情剧《东宫》及匪我思存担纲出品人的小甜饼剧《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播出均大热。

《东宫》

《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

11月底,湖北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会长、另一位湖北籍网文大神猫腻作品改编的电视剧《庆余年》在腾讯、爱奇艺热播。

网文,已经成为当下影视创作的源泉。

匪我思存成名已久,新一波的网文影视改编热让一批大神再度引起关注。

不过网文大神一向神秘,也就是在网络作协成立时露了一小脸。

日前听见君对匪我思存进行了专访。

匪我思存

以下就是《听见武汉》对匪我思存的采访记录,聊个人与写作、作者和读者的关系、影视改编,以及我们身处的世界和网文的未来。

为不改变被访者的表达原义,基本按原文照发:

孤独无解,让我找到文学

从学生时代开始写作《红楼梦》是最喜欢的小说是孤独促成了文学表达

Q: 一直是文学少女的匪我思存是怎样走上网文写作道路的呢?

匪:其实开始写文是件非常自然的事情,学生时代一直都有写一些东西,写在软面抄之类的笔记本上面。后来家长给我买了电脑,为了练习打字,就把写在本子上的小说都输入电脑里了。再后来把这些小说发布在网站上,发现反响还不错,所以就自然而然地开始了网文的写作。

Q:听闻你熟读《红楼梦》、金庸和琼瑶,还在红学论坛中写过关于红楼梦的散文。《红楼梦》是你最喜欢的书吗?写作上受谁的影响比较大?

匪:《红楼梦》是我最喜欢的小说,写作上感觉受到很多人的影响,但我人生阅读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红楼梦》,所以总体来说,《红楼梦》对我的影响更大。

Q:从2004年在晋江上更新言情小说到2017年的《爱如繁星》,长达13年的写作中遇到过什么阻碍?怎么坚持下来的?源源不断的创意点子从何而来?

匪:一直以来,写作中的种种困难都是会随机出现的。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我会遇见很多的困难,也一度会产生不想写了的念头。坚持了这么久,大概因为还是对写作这件事情是真爱。如果有一段时间没有写字,我会不舒服。所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倾诉的方式,人活着永远都是孤独的,这种孤独促成了文学表达。

Q:出版了作品之后还一直保持着“非职业写作”的状态,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匪:大部分网络作家一开始都并没有全职写作,尤其是我们那些比较早从事网络文学的作者,很多人都是因为兴趣和爱好开始写作,我又是一个相对散漫的人,我就觉得这是一个爱好,工作之余我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已经很好了。

我不管你爱不爱看,我要我先嗨

写不快,网友催更很无奈故事先要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

Q:网文生产的快速更新模式带来了怎样的作者和读者间的关系?网友催更给你带来过什么难忘的体验吗?

匪:我是远古时期的作者,我的习惯是我写不了太多和太快,所以网友催更我经常觉得无奈,因为催也没用。创作就像生孩子,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催产妇快点生,因为这事急不来,一急就真出人命了。我小时候家中长辈经常嘱咐我不要催人家吃饭,我想吃饭这么简单的事都不能催,何况写作。

《来不及说我爱你》

Q:在你的笔下,千回百转矢志不渝的爱情令无数读者感动向往。这十几年网友的口味似乎也经历了一个从虐到甜的转变,在你看来,你的作品中最让人沉迷的元素是什么?什么样的爱情故事是当下观众爱看的呢?

匪:不要追逐潮流,不要看什么红就去写什么,真正的内容创作者应该有底气说,我写什么什么就会红。所以我个人是觉得每个创作者都应该坚持做自己,不要看当下什么红。要写自己想写的内容。一个故事只有先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写故事的人不要考虑观众是否爱看,而是首先应该考虑我自己写这个故事的时候嗨不嗨,我是否发自内心喜欢这个故事。如果自己写的内容自己都不喜欢,怎么能指望观众会喜欢呢?

网文改影视,永远无法预料结果

网文影视化是个复杂过程剧本无法工业化编剧没有生活不行

《佳期如梦》

Q:作为《佳期如梦》《来不及说我爱你》《千山暮雪》《东宫》《寂寞空庭春欲晚》等影视改编爆款原作者,是否能总结出网文影视化的核心要素?影视作为一种工业,你觉得在剧本创作阶段是可以工业化的吗?

匪:网文影视化其实是个很复杂的过程,简单来说,电影和电视剧已经有内容上的非常大的区别。它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要求,对原著改编的要求也不一样,所以无法用简单的方式去总结网文影视化的核心。剧本对编剧是有非常高的要求的,不论是原创剧本,还是IP改编,编剧都是非常重要的内容创作者,我个人认为剧本的过程无法工业化,说实话,文娱产品的魅力也正在于此,它无法复制,无法量产。最令人着迷也最令人不无担忧的地方是,从业人员非常努力,但是观众可能会觉得不对胃口。在一个剧开播或者一部电影上映前,你永远不敢笃定观众喜欢还是不喜欢,我见过无数大热门倒灶,也见过无数次黑马逆袭,这就是文娱产业有趣的地方。

《千山暮雪》

Q:你个人目前已经出售改编权尚在推进的影视项目还有哪些?接下来的写作计划方便透露一下吗?

匪:今年开机的应该有《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今生今世》和《景年知几时》,今年我的计划基本都是负责剧本项目。

Q:2015年你和出版人沈浛颖成立了双羯影业,继《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之后会推出什么作品吗?双羯影业在选择项目时有怎样的偏好和取向?

匪:今年会开机的《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今生今世》和《景年知几时》等项目,双羯都有参与。双羯在选择项目时会侧重女性题材更多一些。主要原因是我与浛颖这么多年,最了解的都是女性题材作品,我们也都是女性,所以自然而然,做我们擅长和了解的事情。

《寂寞空庭春欲晚》

Q:目前的影视圈编剧现状是大学一毕业就关在家里写本子。你怎么看这样的创作状态?

匪:这其实是非常非常糟糕的状态,我们称之为“没生活”,编剧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内容创作者,如果编剧没有一定的生活阅历和日常积累,其实是很难写出出彩的人物和出彩的剧情的。所以编剧要体验生活,见形形色色的人,与这个社会息息相关,沉得下去,也拔得起来。尤其不能一毕业甚至没毕业就关在家里写本子,对自己不好,对项目也不好。

小行星撞地球的瞬间,我会念李白

文学没有失败,仍会长期存在网络文学是当下最接近人民群众的文学种类不知道网文之后文学会是什么形态

Q:如今传统的、严肃的书籍,似乎已经无法适应新的阅读习惯了。而就连更轻松想象力更奇绝的网络文学也在势微,更多需要借助影视来被大众熟知,甚至传统影视的生存空间也在受到短视频的挤压。文学在争夺注意力的战争中已经失败了。喜欢轻松快捷是人类共通的本性,你可以自我要求“逆天而行”,但没法要求每个人都“自讨苦吃”。在你看来,这是对于作家来说“最坏的时代”吗?你自己的业余时间会选择什么“杀时间”的方式呢?

匪:每个时代都可能是某个行业最好的时代,每个行业都可能受各种因素影响,有各种各样的压力。文学并没有在任何战争中失败,因为它仍旧会长期存在,在它每个精准受众群体中,万古长存。就像诗歌一样,我们从几千年前开始写诗,读诗,现在也仍旧是,它有各种各样的变体,但是迄今也不会消亡。我曾经以为如果哪天小行星撞地球,世界末日,我也一定会念着李白或者其它盛唐的诗等待那一刻降临,这就是文学的力量,它和音乐一样,是万古长存的。我自己业余还是读书的,也会刷手机,玩一点小游戏。但总体来说,阅读和观看长视频,还是我主要的娱乐方式。

Q: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年轻人工作和居住地点的变更,大家似乎越来越不敢说爱,然而还是忍不住心向往之。在你看来,怎么破?

匪:千年前就有人说了,长安大,不易居。但是也有人说了,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所以爱情从古至今,都与物质无关,与城市无关,与工作和居住的地点无关。我个人倒是觉得年轻人越来越勇敢,他们更肆无忌惮地活在当下,也更勇敢表白,他们对待爱情的态度更简单,也更纯粹。

《人生若如初相见》

Q:在众多热门影视剧中,大女主当道。现实生活中的女性也在不断争取和男性同等的权利。在你眼中怎样的女性是迷人的呢?

匪:所有善良、勇敢、自信的女性都是迷人的,美的。不仅仅是女性,在我眼中,所有善良、勇敢、自信的男人都是迷人的,美的。

Q:湖北省网络作家协会在汉成立,你当选首任会长。自网文进入大众视野开始,就有关于“网络文学到底是不是文学”的争论,你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进入作协后,会对网文创作的自由度带来影响吗?

匪:网络文学不会因为个别人认为它不是文学,就真的变成了不是文学。网络文学有这样的自信。因为网络文学的根源来自于中国古典文学,来自于全世界经典的文学作品。它不过是将发布的载体由纸张变成了网络而已。如今中国的网络文学已经和好莱坞电影、韩剧、日本动漫一起,并称全世界四大文化现象,并且成为中国文化对外输出交流的重要方式。在中国,网络文学拥有四亿三千万的庞大读者群体,它是当下最接近人民群众的一种文学种类,深受广大网友的喜爱。作为新的文艺群体和新的文学力量,作协一直以来都是支持、帮助、团结网络作家这个群体的,进入作协,当然不会影响网文的创作自由度。

Q:通俗文学取代了严肃文学(仅就社会影响力而言),网文又取代了通俗文学,那么网文会被什么取代?

匪:我不知道,但是畅想一下,也非常有趣。如果仅就社会影响力而言,明清戏曲取代了元散曲,然后就是昆曲和京剧,然后就是现代话剧等等,直到如今的影视剧。那么,文学的将来会长久存在,但它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会形成什么样新的状态,说实话,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