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年轻网文作者,平台、资历、运气哪个更重要?

尽管业内在讨论《庆余年》《鹤唳华亭》《锦衣之下》等热播剧时,已经鲜少单独提及IP改编一词,但不容忽视的是,它们仍是自网文IP改编产业链诞生而来的产物。

自2015年《盗墓笔记》《花千骨》等网文改编剧大火以来,不论“唱衰IP”与“追捧IP”的对战声如何激烈,随着互联网时代累积近二十年的网络文学,迎来IP改编井喷式“释放”,网文IP已经成为影视行业不可或缺的改编源头。资本助推网文走向台前,同时也加剧着网文生态的浮躁。

行至约二十年的网络文学,正络绎不绝的迎来越来越多职业化作者。据《2018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国内网络文学创作者已达1755万,其中签约作者61万,90后作者达50.6%。

值得注意的是,在1755万创作者中,月收入高于5000元的作者占比仅为15.4%。相比于早在2017年便已实现1.22亿年度版税收入的唐家三少而言,这个数字实在是杯水车薪。网文江湖的二八定律,显得更为残酷。

荣光只属于位列塔尖的胜利者们,而骨朵关心的是,处于塔下的年轻创作者们,正在经历怎样的选择?

求生之下:一点点被消磨的理想主义

“我太难了!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一条咸鱼,天天处在吃老本的状态。”李娜(化名)告诉骨朵。很难想象这是一位全职写作近两年,已有一本正常完结的小说被顺利影视化的作者说出来的。

“这个圈子的人是越来越多了。”进入网文行业十多年的于宁(化名)发出感慨。

如今已经有多部作品加身的于宁,依靠写网文有着不错的收入,被视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我入行的时候,还没有很多人把写网文当成一种职业,身边大多数也是爱好创作的人,如今依靠这种创作劳动获得收入的人,是越来越多了。”于宁说道。

从业余爱好到职业写作,这是网文圈从免费到付费升级使然。2003年,起点中文网开启VIP付费阅读制度,网文行业便开始有些热了起来,而在2014年左右,资本入局网文圈,短短几年间就彻底让这个圈子沸腾了起来。据《2018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显示,截止到2018年,我国网络文学注册作者总数便已经达到1400多万。其群体扩大与之前相比几倍有余。

而网文作者群体的扩大,也让新人间的竞争更加激烈。

每周都有固定的连载量,而且新人的连载量更多。在接受骨朵采访时,静文还在更新自己的小说,面对巨大的写作量,刚入行半年的静文压力倍增。

不更文就没有收入,面对千字几十的保底收入,静文每天都在不停的更新当中。静文告诉骨朵,一般和平台签约会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保底,另一种是分成,分成签约的作者作品上架后可参与读者订阅等方面的各种分成,但前期基本上免费,只有上架后才会有收入。而对于静文这种刚进入的作者来说,保底更为保险。而她在整个网文圈中,处于中等稍微偏下一点的位置。按照不同的级别,作者的单价也不同,收入不等。

面对几千左右的收入,迫于生活压力的静文,决定在下一本要放弃自己所喜欢的类型,去模仿晋江风格的作品,因为“市场喜欢。”

“现在不是写多久,写几部的问题,市场只是聚焦去看已经杀出来的作品,是无法想象其下有着多么庞大的基数。”回顾这几年的网文变化,当下竞争的激烈也让于宁感叹。

静文告诉骨朵,她现在在看晋江上那些小神的作品,试图寻找那些读者喜欢的元素,去模仿。而回忆起半年前的自己,静文用“比较理想主义”来形容,执着于自己喜欢的风格,想踏踏实实的写作,不在乎更新字数,而此刻的静文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行业经验,也没有什么谈判的权利,而且这行不靠谱的人太多了,现在她觉得只要钱给到位,一切都可以商量。

而迫于生活的压力,那些当初单纯怀揣着对文字热爱而进入网文圈的不在少数,而他们中间有的已经选择离开,有的也选择了妥协。

“100个网络写手,90个没有收入,剩下10个人中只有1个人能赚到令人羡慕的财富。”这是网文圈流行的一句话,此言非虚。而《2018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中也显示,普通作者平均创作小说仅为1.39本,签约作者平均创作小说仅为2.11本,这也就意味着大多数作者在第一部结束后也便离开了这个圈子。

向上攀爬:无法忽视的平台实力与江湖味儿

随着越来越多的平台加码网文市场,年轻作者的实力是一方面,而平台的力量同样不容小觑。大平台无异于流量大,而对了平台的路子,作者才华被看见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现在要成为一个大神要比之前要难得多。李娜表示,资历+平台+幸运助推下,才能有一定的名气,而如今平台和运气的作用要远远大于从前。她的一位在晋江写作的朋友,他非大神也非小神,但月入工资上万,从刚开始写到慢慢爬上去,这中间仅花了很短的时间。

大平台无异于流量大,而对了平台的路子,作者才华被看见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据《 2019 年中国网络作家影响力榜》显示,持续增强,在TOP50中,大多数都来自于阅文集团,而男女频榜单前三均更是被阅文集团旗下作家包揽。平台“马太效应”明显。而男频作家中,仅有两位非阅文旗下。

而李娜回忆起自己的一部小说成为了影视剧,还在不停的强调着“第一部真的完全是运气,就运气很好,自己都觉得很烂,可能也是平台好。”

平台不容忽视的作用也得到了于宁这位大神的点头。“是的,我完全赞同。而且,现在平台和运气的作用要远远大于从前。”于宁如是说。

但与此同时,寻求差异化发展与作者文化聚集,网文平台同样也有自身的喜好,喜欢有影响力的大神与平台上忠诚的网文作者。平台也会把自己有潜力并忠实的作者捧成大神,这都让那些徘徊在底部的年轻作者们更加难以攀爬。面对这些,刚入行的静文愤愤不平,年轻的李娜更多的是无奈,但已经成为大神的博文却云淡风轻。

在博文看来,每个取得了一定成绩的作者,都是从这个过程中走过来的,没有什么好抱怨,没有谁生来就可以快速享有这一切。就像在写《全职高手》时的蝴蝶兰,在创作时非常贫困,没有收入的他,一直依赖着妻子的支持,才坚持到了现在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而且博文还表示:“平台归根到底也是企业,也要存续与发展,年轻作者们与其抱怨,莫如静下心来写好故事。”

但这也让一部分的年轻的网文作家出圈更难。

同时文学,作为一个特殊的行业,很难寻觅其中的出圈规律。生活中所有人都认识汉字,都能用文字进行基础表达,网文创作进入门槛低。而无门槛恰恰也是最大的门槛,网文圈江湖气息浓烈。

“我真的说不出这部作品哪里好,但它的热度就是很高。”李娜说。

近两年的网文热、影视热、资本热,一个个数字成为了衡量作品好坏的标尺,也让网文圈集中出现了不少不成文的“暗箱操作”。

为了好看的数字,作者自发进行刷量。面对每周至少更新4章,共15000字的任务量,为了满足字数,用专门的公式去套,注水随之出现。更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网文作者的影响力逐渐加大,粉丝数量也在不断上涨,打榜、投票等饭圈文化也在网文江湖兴起。

两个作者对撕,面对网上的黑料与评论,粉丝们一边去安慰作者,一边开始自发花钱砸票,而在这场黑料的风波过去后,该作者的票数与排名都实现了提升。这种现象不在少数。而2018新浪微博发起票选你最喜爱的作家中,粉丝们为处在鄙视链底端的沈氏打榜,到寻找江南黑料......等饭圈操作,登上热搜。

相比于编剧粉丝对撕,如今网文圈粉丝对撕的现象不在少数,而这是在网络文学的迅速发展时,网文作者的影响力提升的一种表现,也让网文圈的江湖味儿更浓。

加速起飞:被网文影视化后的尴尬

网文圈的名利场之中,影视剧对于网文作者的赋能同样不容忽视。

据了解,目前网文大约有新媒体、无限向与IP向几个分类,而IP向,脑洞相对新颖,剧情和人设也比较丰满,更适合IP改编。近两年由于资本对于IP+流量的喜爱,不少网文小说都被提速影视化,越来越多的年轻作者都开始进入IP向行列。

2015年,《花千骨》开播便创下双网收视第一的成绩,挤占微博热搜。随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IP改编下的爆款剧集的不断出现,IP改编成了香饽饽。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剧集播放量TOP30中有67%来自网文IP改编。

影视化后的作品在播出之后,收入也更高。一位网文作者对骨朵表示,自己上一部作品虽然播放量不怎么好,但也拿到了不错的收入。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影视化后,作者名气会较之前有提升,因为有作品傍身。

“一部能够影视化的网文作品在一定程度上也让作者有了一定的底气,起码在说出去的时候我是有作品的,一旦影视作品大爆,对作者的提升是非常明显的。”李娜说道。据了解,凭借影视剧大火,网络作家影响力提升的不再少数。

但与此同时,因为平台原因最后无法影视化的案例也不在少数,早前静文也曾接到一家影视公司想要买她的小说,但因为自己身在平台,最终只能不了了之,因为小的影视公司并不想和网文平台操作,一旦夹杂着平台,便意味着要掏出更多的钱来购买版权。

对于年轻作者来讲,因为自身实力的不足,他们最终还是要依仗平台,此刻的静文也还在坚持抱紧平台的大腿。静文说,不投网站就没有稿费,自己不能确定写出来就一定会有影视公司要。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影视剧对于网文小说的青睐,越来越多的大神投身,开始直接身兼作者和编剧,而影视公司在选取时,也会依循市场上曾经成功的项目经验,无疑也更偏向大神们。

影视化背后的光环让年轻作者们看到了能够快速靠近大神的可能性。而在影视化的路上,由于自己实力的不足,年轻作者们依靠平台,享受平台的流量,同时也要面对平台的束缚。

前进之路:稳扎稳打下的自我更迭

如今网文热度仍在继续,有的年轻作者已经离开,但有的年轻作者依旧在继续。而静文与李娜这样的年轻作者虽有抱怨,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理想,但他们却仍在坚持,在接受完骨朵的采访后,两个人都立刻投入到了自己的写作中去。在“大神”博文看来,即便网文圈子风起云涌,但若不是真正热爱的人是坚持不到最后的,能够坚持的都是怀揣着对文字有热爱的。

但在有经验的博文看来,年轻创作者仍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他们在最潮流的文化中成长,不受规则约束,想法不受束缚,能创造出脑洞清奇的故事,在创作中学习与成长速度肉眼可见。反而是成熟作者,在长期创作中,陷入同质化桎梏,在人设、剧情、创意上雷同,而年轻创作者,随着生活阅历的加深,仍有创作出让人惊喜的作品的可能。

近两年,热情、资本、金字塔尖高额的数字,让网文潮起,也让不少年轻作者在跻身进来,并带有热情与浮躁,试图想凭借一部作品,特别是成为一部爆款的影视作品,让自己一飞冲天。而随着网文作者不断走向成熟,他们渐渐懂得了网文圈的生存法则,同时也依旧怀揣着热爱不断向前。

另一方面,影视化的高热,让越来越多的网文作者走入IP向,而IP向也给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人物要更加出彩,故事要更加生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倒逼网文的改造与进化,提高网文整体水平。

随着潮水的褪去,网文圈也将越来越规范化,如今各大平台也都加大了对年轻作者的扶持力度,越来越多的年轻作者们也将陆续进场。才华的被看见与被应用,这本身就充满了不可预测性,而身处网文江湖的年轻作者们,随着热潮涌入,从理想主义到更加成熟,面对江湖规则与资本的裹挟,他们仍在一点点的妥协与坚持中不断打怪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