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四十年前,年轻的大卫鲍伊说:我要把《一九八四》变成音乐剧!

文学作品一直以来都是戏剧领域的创作灵感来源,无论是剧本或小说,伟大的作品都提供了改编剧本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自在挖掘的艺术深度。不过,越是伟大的作品就越难改编,这是困扰过所有野心家的难题。今年年初甫离开人世的英国摇滚音乐家大卫‧鲍伊(David Bowie)在距今四十年前就曾试图要挑战乔治‧欧威尔的政治讽刺经典《一九八四》,但最终没有完成。

当年只有二十多岁的鲍伊,刚以雌雄同体的身份袭卷英国摇滚乐界,作风前卫他吸饱了《发条橘子》(A Clockwork Orange)里满满的批判精神以及垮掉的一代大师布洛斯(William S. Burroughs)著名的切割风格(Cut-up),急着想拓展自己的艺术触角。

音乐人传记作家山福(Chrisopher Sandford)在1997年出版的鲍伊传记《鲍伊:拥爱异人》(Bowie: Loving The Alien,暂译)中描述,鲍伊最初是想把《一九八四》改编成一部上得了西区(West End)台面的音乐剧,并且同时发行音乐专辑和演出视频。这在1970年代是根本没人敢想的事情,当时握有作品版权的欧威尔遗孀索妮亚(Sonia Orwell)也拒绝了这个改编计划,否则这对当时处于华丽摇滚中心地位的鲍伊来说,或许真会是一个具高度实验性的挑战机会。

《一九八四》的改编纪录

《一九八四》发行六十多年来曾两次改编成电影,1956年安德森(Michael Anderson)的版本口碑普普,瑞德福(Michael Radford)1984年的新版则是公认比较好的,还曾入选《卫报》五十大改编电影第36名。瑞德福版本的配乐找了当时正红的双人乐团「舞韵」(Eurythmics)主导,虽然最终成品风格比较偏向流行电音(Synthpop)以及新浪潮(New Wave),不过其女主唱蓝妮克丝(AnnieLennox)的嗓音低沉,又常顶着一头鲜艳红发穿西装打领带,看上去也算有种鲍伊的未竟心愿借尸还魂的味道。

鲍伊改编《一九八四》音乐剧的宏愿最终只在1974年的专辑《钻石狗》(Diamond Dogs)中留下几首残存的单曲,但欧威尔笔下那股对极权主义的精准批判并未自此消失,反而更为成熟、深沉,弥漫在鲍伊未来二三十年的歌词创作中。

2014年底,以拍摄写实风格剧情片出名的英国导演格林葛拉斯(Paul Greengrass)也表示有意挑战改编这部经典名作。由于格林葛拉斯还在忙着拍摄现代惊悚小说之父陆德伦(Robert Ludlum)的杰森‧包恩(Jason Bourne)系列,所以目前尚未公布任何实际的时程。

算算《一九八四》的欧盟版权将在2020年正式进入公有领域,改编电影再等应该也就是这几年,只可惜鲍伊已经无缘看到了。

文章来源:网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