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清平乐》一场宴席:贵妃愁崔白笑皇后不舍徽柔恼

《清平乐》有一场戏,官家携家眷及亲信文官,邀请契丹王子一同吃顿便饭。这顿饭吃完,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为何有这么多弯弯绕绕和条条道道?大家且听我细细说来。

先来说说这场不像宴席的便饭,俗称饭局。“饭局”这一词起源于宋代,“饭”与“局”的组合,是宋代文人对汉语及中国文化的一大贡献,因为饭局上的圈套实在太多了。

饭局,民间语汇,意指宴会,聚餐。

饭局,是我国社会生活中极具中国特色的一景,历史悠久,影响绵长。

春秋时代,齐相晏子,在饭局上“二桃杀三士”;蔺相如渑池会上屈秦王,开赵国数十年之太平。此外,如“鸿门宴”、 “杯酒释兵权”、 “火烧庆功楼”等历代著名饭局已是耳熟能详、妇孺皆知。

古今的饭局文化虽不尽相同,但却有助于帮我们理解许多问题,答疑解惑。比起干巴巴的朝堂论辩,我更爱这些在宴席的觥筹交错间,看似潇洒展现的大小道理。

为什么着眼于局,而非饭?

什么人有资格出席?为什么ta会被选中?

席间的每个人该如何表现?听懂领导的话外音有多重要?

和领导好好地吃顿饭有多重要?能有什么好处?

本文将围绕古今饭局文化和文官圈的渊源,并结合古代嫁娶习俗,来谈谈这场信息量巨大的宴席。

1.宋仁宗以仁治天下,一场宴席以示和平的决心

契丹小王子耶律洪基一时贪玩,趁着乾元节来宋拜谒,他冒充使者偷偷跟来。

十五六岁的稚嫩模样,偏要扮作使臣,就被有心人识破身份。

关于他,专门有场朝堂辩论,文官普遍提出反对意见。唯有官家,以仁治天下,不但没有把他抓起来作为人质,反而组了个饭局。

从这个饭局里面,我们看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之所以一直称,宋仁宗与契丹小王子的这场便饭,不像是一场宴席。

一是因为它并不是在正式的场合,而是选择在郊外一处简易搭起来的地方;二是大家都隐姓埋名,明知对方是谁,却都配合地互相称呼,六爷和阿查。

这场饭局,着眼于“局”字,对契丹王子来说,何尝不是一场胆战心惊的鸿门宴?

酒足饭饱,阿查(契丹小王子)自己惭愧道:六爷的手下都这么文采卓然,想必六爷应该也是很厉害的。

官家(六爷)忙说:要论文采,我是肯定比不上我这些手下的。

但是,你我的共同目标,应该是给他们创造一个空间和平台。让他们能够继续有机会,在这儿吟诗作对、唱曲弹琴、把酒言欢。

这段话的意思很明显,如果契丹不臣服宋朝,起兵战乱。那么这些人,就再也没有闲心思和机会唱曲了。

这是一种暗示,既不挑明要求他们必须安分,又不示弱我们打不起。

阿查(契丹小王子)如实相告:这一次,是我顽劣,瞒着爹爹偷跑出来的。要是被发现,肯定要被打骂的。

他的回答与实际行动相符。

一是他自报低阶官员,那就没有机会面圣,其实他的兴趣也不在于此;

二是他被欧阳修找到时,正带着一群仆人在市集里闲逛,买好吃的。一副公子哥偷溜出来玩乐的作派。

所以,作为契丹小王子,他这招确实冒险。如果不是遇到宋仁宗,而是其他皇帝,肯定是趁机抓起来留作质子,以保这一世的太平;又或者,是被当众抓包,怒斥契丹居然如此做假,直接退回。

他这样说,也算是对宋仁宗的回应。一则,他只是贪玩,父亲并不知晓;二则,你放过我,我会感激,大家彼此好相见。

2.哪怕再宠爱,妃就是妃,皇后才是正宫

古时常说三妻四妾,即为一发妻二平妻四偏妾,一发妻即结发妻子只有一位,而妾不过是个概数。

虽说古代对男子比较宽容,可以有多个女子,可是法律也明文规定妻子只能一人。即便尊贵如皇帝,在同一时间内也只能拥有一位皇后,第一位皇后死亡或者废黜之后,才可立第二位皇后,皇后始终都只有一人。

天子尚且如此,民间又如何可以打破这个规矩呢?妻子是八抬大轿迎娶入门,而妾却只能一个轿子从后门进,没有任何仪式。

而且,一旦涉及到正式场合,只有皇后这位中宫,才有资格陪同出席;其他的妃子,再宠也是枉然。

所以,这个重要饭局,张贵妃自然是不可能被官家带上的。

只是她愁,她不甘。

作为宠妃,官家要去会见贵客,带上的却是最爱的公主——唯一的女儿以及皇后。

这事情上可以看出来两点:

一是张贵妃只是贵妃,但要会见外国贵客时,她的身份终究是上不了台面。

二是张贵妃的性格只适合金屋藏娇,拿不出手。要论才情和见识,还有身份地位,她样样比不上,只有皇后才撑得起场面。

张贵妃愁了。她以为自己获得这么多的荣宠,官家对她应该是特别的,可终究还是不带她;而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官家像明镜一样,内心的天秤自然是倾向皇后的。

3.不可不说的文官圈子

与契丹小王子这种外国贵客吃饭,带上的人是有讲究的。

首先,他们必是官家信任的官员,一般都是一拖三。领导先挑一个自己觉得不错的,其他靠这个人举荐。如果他有中意的,再嘱咐叫上。

其次,还需要有一定的才华助兴,不然干巴巴吃饭,又不带歌女,氛围肯定不行。

再次,带上想要栽培的人,一起长见识,比如晏殊的孙子,席间还有独奏机会。

在这里,不得不提的就是,文官圈。

宋朝背诵天团大家一定特别有印象,随便哪个官员拎出来,他们的文章都是语文课本里,动辄“默写并背诵全文”的。

在吕夷简宰辅时期,以范仲淹为首的文官,自然而然地抱团,党争也是从那时而起。而这些文官们,心气高,动不动就是满嘴仁义道德,和官场真实文化有所不同。

比如吕夷简和夏竦之类,长袖善舞的人就是一派;韩琦、欧阳修、崔白、苏子美、文彦博又是一派。

值得注意的是,王拱辰不属于这一派,为什么?我们后面说。

文人向来心高气傲,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在一个圈子里混,更不是简单凭着老乡身份就可以顺利进入圈子。这个圈,是有级别的,是按科考来分的。

科考制度中,“一甲”仅仅只有3个人,赐“进士及第”, 授予翰林修撰、编修;

“二甲”若干人赐“进士出身”,“三甲”若干人赐“同进士出身”。

另外从二甲和三甲中,选择年轻而才华出众者入翰林院任庶吉士,称为“选馆”。

翰林院为政府储材之地。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

故此庶吉士号称“储相”,能成为庶吉士的都有机会平步青云。

文官中的顶流,就是这前三甲,状元榜眼和探花。他们三人日后的仕途非他人可比;接着就是进士出身。

你要是两者皆非,只是个三甲(同进士出身),不好意思,我们不带你玩。

同朝为官,一般流程就是,见面先寒暄。说的第一句话不是,你是哪里人啊?而是,你是哪一年中的进士。

然后大家开始互表身份,各自按哪一年高中的称兄道弟。

接着就开始说名次。

你若是那前三甲,不用说,定是大家争相推崇的。你若是进士出身,接着就继续说自己是第几名。

而这二甲当中,又会有少数人可以进入翰林院。这就相当于全国Top前几名,最有机会进入核心权力层。

也就是说,只有最顶尖的几个人,才有机会入圈,组成所谓的文官圈,围绕在官家身边。

在剧中,韩琦未被派地方之前,每每下朝就是一群文人去清风楼小聚,吃饭作词写字、把酒言欢。

在翰林院,每次都是那么几个人和韩琦在讨论政见,尤其是苏子美,总对他直言不讳。

这个就是韩琦所在的文官圈,这个圈子里几乎都是前三甲。

但独独没有王拱辰,他原来也在这个圈的,只是后来发生了变化。这个细节藏在某一次文官圈的饭局中,涉及到王拱辰的婚娶。

薛家有五个女儿,当得知状元花落谁家后,立刻邀请王拱辰到家里吃饭。

没多久薛家就把二女儿嫁给他。可谁知二女儿刚刚难产去世,薛家为了笼络住这个状元郎,竟将四女儿再嫁给他。这也算略神奇的一番操作,就连皇帝听闻都觉得好笑。

因此他也在一次饭局中,被耿直的欧阳修当众嘲笑了一把。那一次,新的王夫人羞愧难当,夫妻两个当场拂袖而去。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之后,王拱辰自身才华,加上岳丈的扶持,混的倒是不错。可是明里暗里,他和欧阳修所在的文官圈总是政见相左,默默较劲。

像他这种为了前程,牺牲气节的行为,是被高傲的文人所不齿的。只是欧阳修比较耿直,说出来得罪人罢了。

他的作派,比如和张贵妃私下勾连之类的,都不算文官圈的做派,所以出圈。

这个文官圈的能量有多大,不用我说了吧。

4.读懂领导的话外音,吃饭要有眼力劲

饭局间,大家玩行酒令,用抽签的方式决定谁来喝酒。结果每次抽签,抽到的都是官家喝酒。

官家已经喝得有点多,于是就调侃道,怎么每次抽来抽去都是主人家在喝酒。

这句话有很多深意。

一是,一般请客吃饭,重要的是客人要吃好喝好,怎么能主人家自己喝个没完?

要是玩来玩去都是自己人,那么客人就会觉得被冷落。

二是,领导喝得有点多了,做下属的就要及时冲出来挡酒。

欧阳修听懂话外音,于是他明明抽到的是,官家喝酒,他撒谎说是“过”,偷偷替官家挡酒,而拿签的崔白,也帮他遮掩。

本来想替领导挡酒来着,结果被客人当场识破,这就尴尬了。

那只有被罚表演节目啦。

可是不管怎么样,这份情,官家受了。

5.参加饭局,随时要准备拿手好戏,为大家助兴

欧阳修和崔白作弊尴尬,被点名要表演。

崔白积极地拿出傀儡,主动请缨,唱词一首。这首词颇有些凄凉,言语中透露着几分爱而不得的惆怅。

官家听懂了,他也一直知道他的心意。

要不是当年突然宫变,皇后身边最贴心的婢女秋和,早就到了年纪准备放出宫去和崔白成婚。

可是当时他们两个私相授受的传闻甚嚣尘上,皇后被怀疑,秋和如果不管不顾地出宫,而且即刻与崔白完婚。那么不管是皇后还是他二人,都坐实了传言。

因此,为保崔白前程,还有皇后清誉,秋和放弃出宫,主动和官家请求留下。

官家早就知道二人的始末,于是见崔白此次表现很好,就借着这个公开场合,还了两人的心愿。

欧阳修当场附和,这事儿就成了。

你看,文官圈的力量就显示出来了。这顿饭,每个人都是对方的助攻。

欧阳修想作弊讨好官家,崔白不点破;被处罚了,崔白第一个出来解围,而欧阳修见缝插针,赶紧替崔白把这个恩情给讨了。两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要不怎么说,饭局还是要推荐志同道合之人,互相补台,互相解围,互相给脸。要是碰到政见不和,当场掐架的,怕是让外人看了笑话。

结语

这个饭局下来,张贵妃愁,崔白和秋和开心,徽柔略有些意难平,皇后有些许不舍,宋仁宗和契丹小王子达成友好共识。

许多事情看似随意,其实都是靠自己主动争取的。

比如崔白和领导吃饭,表现突出,结果心愿得了,对自己的未来升迁将有颇多助益;

皇后之所以关键时刻拿得出手,也是日积月累的克己复礼,给官家留下的印象;

而秋和与崔白有情人终成眷属,一个是因为都是忠心护主,一个是因为有好助攻,圈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不得不说,这场戏,相当赞。

你还会怕和领导吃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