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改编也可以妙编 西游记中唯一的开国之君 港版西游浅析

诸位看官,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乱编。谈到《西游记》这部名著。从明朝开始,就已经有开始有《西游记》的续书出现,而有关西游记的影视作品那更是层出不穷。

而这些文学和影视作品中,小子认为有的改编的还是相当不错的。比如香港版的两部《西游记》电视剧,小子认为就编排的非常不错。表面上是凡皆过火,尽皆癫狂。编排的非常无厘头,其实这两部剧的编剧,是仔细看过西游记原著的,这两部港版《西游记》的思想也非常接近佛教思想。其中有的台词更是直接引用《西游记》中的原著的话,有的情节编排,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的无厘头,其实是有原著的依据的。

比如说乌鸡国这一关,电视剧里面直接说乌鸡国的国王是陈萼陈光蕊,也就是唐僧之父。表面上看这种说法非常的颠覆,但是乌鸡国国王的遭遇,确实和陈光蕊的遭遇非常的相似。都是被人投入水中,都是龙王保护肉身不腐,最终也都得以还魂。而唐僧之父与乌鸡国国王的这种相似性。在西游记原著中是由唐僧亲口说出的,乌鸡国国王的灵魂来找唐僧,讲到了王子与王后并不知道自己遇难。

唐僧听后很感慨说道:“你的灾屯想应天付,却与我相类。当时我父曾被水贼伤生,我母被水贼欺占,经三个月分娩了我,我在水中逃了性命。幸金山寺恩师救养成人,记得我幼年无父母,此间那太子失双亲惭惶不已。”这里唐僧由太子的遭遇,想到了自己不幸的童年。体现了一代高僧极富人性的一面,所以说港版西游记编排唐僧是乌鸡国太子。是有其依据的。

至于陈光蕊如何成为乌鸡国国王,港版西游记是这样编排的,陈光蕊高中状元以后,被大唐任命为赴西域的外交使节。结果妖精冒充陈光蕊霸占满堂娇,途经乌鸡国成了乌鸡国的重臣,最终得以谋弑先君改朝换代。这里港版编剧可能注意到了,一个大家普遍不会注意到细节。那就是乌鸡国的国王,确实不是守成之君,而是自己创立的乌鸡国。

《西游记》原著中乌鸡国国王的灵魂来找唐僧。两人就展开了一番交谈,乌鸡国的国王自己说道:“不瞒师父说,便是朕当时创立家邦,改号乌鸡国。”西游记的原著在这里明确指出乌鸡国的国王是开国之君。

而这里小子就想到了一个问题,累朝各国的开国之君,哪一个不是手上沾满了鲜血。开国之君本身都是有原罪的,所以说乌鸡国王井底沉冤三年,并不是慢待文殊菩萨,这么一项罪过这么简单。综上所述港版西游记的编剧,编排出唐僧乌鸡国认父这么一出戏来。是有其一定的依据的。当然了唐僧乌鸡国认父,这一出戏本身依旧是一出悲剧。陈光蕊在沉冤复生之后不久,又要去世。

而唐僧亲自为其父超度,这样的悲剧结局,显然大部分观众是无法接受的。然而从讲故事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唐僧如果父母俱在,所谓父母在不远游,唐僧父子尽享天伦之乐。如何去进行接下来的故事?所以编剧只能一狠心,编出这样一个带有哲理性的大结局来。

何况唐僧父母的故事,在《西游记》的原著中,本身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西游记》原著中,唐僧之母满堂娇的结局是:“毕竟从容自尽”,总之《西游记》不管怎么变,唐僧的父母至少得死一个人,唐僧之母毕竟从容自尽。这个结局显然是三从四德这种糟粕思想在作祟。与其采用这种糟粕思想,不如创新一种更富哲理性的结局。

所以港版西游记中,唐僧父母的结局是母存父亡。唐僧在取经归来后,最终还是要度化自己的父母的。所谓悉发菩提心,同生极乐国。编剧这么一编排,主题立刻就升华了。

改编也可以妙编,戏说未必是胡说。佛教有八万四千法门,《西游记》也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悟空释厄,即使是在西游记的衍生作品中,大家也能有别样的体悟,我想这就是《西游记》的魅力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