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三生三世枕上书》解读之一:爱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浮世仙途万万年长,天命说缘薄又如何?我白凤九定要将东华帝君,拉进十丈红尘。因为,我最喜欢你。”

结缘《枕上书》这部作品,起源是17年热播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十里桃花》主要是白浅夜华的故事,但是却给《枕上书》埋下了很多伏笔。当时最打动我心的一幕,就是东华帝君霸气地说“休要动我太晨宫的狐狸!”真是酥炸了老夫的少女心。还有,凤九开心地露出狐狸尾巴的那个画面,真是娇俏可爱,摇曳生姿,令我好生喜欢,一度被我作为QQ的头像,而签名则改成了“太晨宫的狐狸”。《十里桃花》热播的时候,我还是一个正处于热恋中的少女,但不知道为何,最吸引我的不是白浅夜华,而是凤九东华这一对总是爱而不得的“苦命鸳鸯”。而在《枕上书》这部作品里,作者终于还了他俩一个圆满的结局。

这两人的爱情故事,可谓是几经波折。但这二人的曲折追爱历程,却使我悟到了许多爱情的道理。

女人应该如何追爱?——从“凤九对东华的爱”参“女追男”之经

这一对,可真是典型的“女追男”。俗话说得好,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可是这“隔层纱”的前提是,男方本就对女方有意。若是男方对女方没感觉,那简直是隔了一道道铁网,还是带电的!若换做是寻常女子,早就转身离开了。可凤九虽几经挫折,每次都快要放弃的时候,她内心的执念却一直引领着她关心着帝君、默默守护着他。

一个反例:姬蘅偏执的爱

《枕上书》中,姬蘅就与凤九形成了鲜明对比。姬蘅一直也是爱慕着东华帝君的。帝君与凤九即将大婚之际,姬蘅拿着父亲的龙鳞来要挟帝君退婚。她把自己毕生幸福都倾注到帝君身上,极尽所能想要把这个心里没有她的男人拴在身边,渴望继续被他照顾着。

其实现代社会也不乏这样的女性,成天坐在家中,连家务都不愿意干,就等着丈夫赚钱养自己,只因为他婚前的承诺——“我负责赚钱养家,你只负责貌美如花就好”。

殊不知,婚姻其实是场交易,等价交换在婚姻的拉锯战中正如它在商业上的地位一样,是不可忽视的规律。女人渴望得到男人的体贴照顾、金钱,而男人同样也渴望得到女人的仰慕、理解、母爱,渴望女人能在他困难之时排忧解难。姬蘅在帝君大喜的日子,不但没有真诚地祝福他,反而成为他的绊脚石,她对帝君的爱是自私的,从本质上来说,她不爱帝君,她只是想占有他,她始终爱的只有自己。

而现代这些等着吊“金龟婿”的女性,随着姣好的容颜随年华老去,自己渐渐变成丈夫眼中的“黄脸婆”,自己也没有能力和干劲去外面自力更生,如同家中的“废材”,只得任由夫家谩骂,忍气吞声,一边又跟姐妹们吐槽埋怨丈夫变了,不爱自己了。

殊不知,男人对你好,不是因为他本性善良,而是因为你于他有价值,值得他对你好;男人对你不好了,恰恰是你于他没有价值了。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人身上的担子逐渐增加,年轻时候注重的容貌与活力,在步入中年之后,它们的价值逐渐褪色,而独立、体贴、能力、担当这些品质,一跃成为男人们渴望的稀缺之物。如果一个男人到了中年之际,还以容貌、是否小女人姿态、是否崇拜他作为自己的择偶标准,恰恰说明这是个失败的男人——他只有依靠比他弱小的女性来掩饰自己薄弱的力量,维护自己微不足道的自尊。

单身主义者看到这里,兴许会想,单身最保险。我不敢遑论单身主义者选择的孰是孰非,只是更敬佩凤九于爱情的勇气。且看她是如何选择的吧。

拥有公主命,却有骑士劲儿

凤九从小就是个性情顽劣但是却十分纯真善良的小狐狸,她十分仰慕那些惩奸除恶的大英雄,其中最喜爱的便属东华帝君了。

一次由于贪玩,她误闯魔族禁地,东华帝君探测到她有危险,及时赶来救她。这件事在年幼的凤九心目中埋下了种子,回到老家之后,她就成天惦记着报帝君救命之恩。

东华帝君乃四海八荒武力最高强的神仙,许多人都觉得像帝君这样厉害的神仙,保护弱小是理所当然。即使是有心要报恩,只愿为他做牛做马,却不敢生出要保护帝君的心思——因为自知能力不足。

可天性率真又信奉义薄云天的凤九没有遵循寻常女子的脑回路,她不仅愿意为帝君做牛做马,从青丘最尊贵的小殿下,变成太晨宫任人差遣的奴婢,帝君在十恶莲花镜中遇到危险的时候,她化身小狐狸,挡在帝君前面。

凤九贵为狐族的帝姬,从小到大,就像小公主一般被捧在手心里呵护长大,但却没有一丝娇纵的性子,从来都不觉得受人保护是理所应当的,即使对方是如帝君一般能力强大的“高富帅”。

从未听闻过女子首当其冲保护男子,但凤九却反其道而行之,以骑士之心为心爱的他挡下致命一击。

反观现代社会中的很多女孩子,没有公主命,却有公主病,成天一副病娇的模样示人,“水瓶盖儿不是老公/男朋友拧开的就不喝”,“累了要哥哥背”,若是偶尔的撒娇,倒不失为情趣,若是常常如此,只见该女孩的恃宠而娇,而一旦对方某天开始不愿意了,开始怠慢了,她便觉得对方变心了。

其实这样的女孩,她从没爱过对方。

付出从来都是相互的。

传统观念里,我们都认为男子应该保护女子。

其实,若是真正爱一个人,真是舍不得对方受一点点伤害。

即使是女子,也甘愿为心爱的男人挡下伤害。

爱他,不是袖手旁观,而是替他排忧解难、共同进退

当帝君决定拯救天下苍生,凭着深中秋水仙毒的抱恙身躯,孤身前往对付魔尊缈落。此时,天界的其他众神,却袖手旁观。

终于得知真相的凤九,不顾星空结界的坚不可摧和自己微弱的法力,执意前往救帝君,哪怕前方危险重重,九死一生,只要能见一面她挚爱的人,也就此生无憾了。

不出乎意料的,凤九身受重伤,连心头血都被魔尊剜了出来;出乎意料的是,她的血可以净化浊息,耗散魔尊的法力。

最后,凤九和东华夫妻凭尽最后的力量,合力把魔尊缈落刺死了,而他们二人也倒在血泊之中。东华帝君的赤金血和凤九的九尾狐血流淌出来,汇成了一股净化浊息的巨大力量,星空结界也不攻自破,四海八荒重归岁月静好,两人也有情人终成眷属。

现代社会给了男性太多的压力,尤其是经济上的。现代社会也给了女性许多施展才能的机会。

虽然在男女平等这条道路上,女性还是会遭遇许多不平等待遇,但这并不妨碍为身边的另一半分忧。比如全职宝妈们,在家把家务料理好,把孩子照顾好,把家中财政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就已经是为丈夫分忧了。然而这还不够,现在也有很多宝妈,选择做微商或是自由职业者,不仅自己经济独立,还能为家庭创收。

众所周知的居里夫妇,就是一对科研“夫妻档”,他们通力合作,发现了“镭”;而中国也有这样的“居里夫妇”,“原子弹之父”钱三强和他的夫人何泽慧,一道发现了举世瞩目的“铀核三分裂和四分裂”。

在我们的“抗疫英雄”之中,也不乏这样的夫妻档。他们或许都是医务工作者,或许是送餐到前线的热心群众。在这样特殊的背景之下,他们的爱情格外熠熠生辉。

爱他,从来不是袖手旁观,而是替他排忧解难,共同进退。

独立与依赖如何平衡——现代女性的必修课

不仅仅在丈夫有难时能挺身而出,我们的凤九小殿下还是个独立的女子。

凤九雪桩练武

在梵音谷,凤九在帝君的指导下,练习雪柱行走,这很艰难,但是凤九却咬紧牙关坚持着。

帝君想到当年知鹤公主也曾拜他为师,但最终却放弃了。

因为知鹤觉得,有帝君在,自己便什么都不用学。

而小白,是不一样的。

在距离兵藏之礼仅15天的时候,凤九的剑匣还没开始做。就像是即将开学的孩子,她的寒假作业还没完成,又像极了每个面临deadline的我们。

时间如此仓促,除非不眠不休方有可能按时完成。

虽然她知道帝君很擅长做剑匣,如果是他帮她做,一两天就能完成了,可她并没有央求帝君帮忙,而是坚持要自己做,结果完成得很好。

从这两件事上,我们看到了凤九的独立。

虽然很独立,但凤九也是懂得撒娇的“小甜心”。

化身小狐狸,占据帝君的怀抱;当帝君为她打开碧海苍灵,她执意要看百鸟朝凤,帝君则想先看她跳舞。凤九心中虽有不悦,却说是怕灵鸟们等久了。

或许有人说,凤九本来就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女孩子啊,她的一颦一笑都让人觉得是撒娇。但并不是每个女生都有这样的特质。

都说撒娇女人最好命,那平时“女汉子”气质的女生,该如何get撒娇的正确姿势呢?

首先我们需要摆正对“撒娇”的认识。撒娇本身不是做作,带有上位性质的撒娇才是做作。

撒娇是感情生活的润滑剂。

在双方发生争执,自己能迅速冷静下来,以略带嗔怪却不带刺的语言跟对方交流,这是撒娇。

在遇到自己摆平不了的事情时,适当示弱请求,这是撒娇,也是正确依赖对方的方式。

最近看到一对共同创业的夫妇,妻子是全职宝妈,通过线上学习,想开始做儿童摄影课程,而其丈夫恰恰是这方面的专家,于是她便找到自己的枕边人做合伙人。

这真是一种高级的依赖。

明智的女人就像军师一般,善于发掘对方的长处并加以利用。

现代女性只有经济独立、思想独立,才能让自己在世界上站稳脚跟,不会因为旁人而变得穷困潦倒;而那些在独立和依赖之间游刃有余的女性,则掌握了通往幸福的不二法门。

勇敢追爱,即使不被看好,也依然坚守

《十里桃花》中有个名场面,就是凤九得知自己在注定神仙姻缘的三生石上缘定的是文昌帝君,而非东华帝君,哭得撕心裂肺,却仍然抱定执念,要把她旁边的名字用尖刀改刻成东华,可是怎么改也改不动。

本是无缘人,却强求缘分。

但我并不觉得她是偏执,而是勇敢追爱的满满勇气。

有句话说得好,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枕上书》中,在碧海苍灵,帝君说“你最疼我”,凤九说“我最疼你了”。

世人都把帝君当做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尊神,只有凤九把他当做一个实实在在会哭会笑需要保护的普通人。她看到了他强大外在掩藏下柔软的内心。

最开始,他于她,是那般遥不可及。

可就是她的执念和痴心,换来了他们最终的缘分。

平凡人的爱情没有这般的感天动地,却也有人愿意打破异地恋的魔咒,排除万难走在一起,也有人愿意打破阶级、学历的成见,在一起紧紧相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