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猎魔人》的成功预示着电子游戏剧集改编的黄金时代吗

电子游戏的剧情往往复杂纷繁,比起电影,更适合被改编成剧集——尤其是在如今流媒体愿意砸大钱的环境下。

亨利·卡维尔在《猎魔人》剧集中饰演主角杰洛特 图片来源:Katalin Vermes / Netflix / Guardian

电子游戏改编的电影表现并不尽如人意。从《刺客信条》到《超级马里奥兄弟》,这些电影往往无视原作剧情,改编得一团糟,结果游戏改编电影自然很快就遭到电影制片公司、导演和演员抵制。当然也有例外——《大侦探皮卡丘》虽然古怪,但也不错,《生化危机》系列电影也有自己的粉丝。但是游戏改编的电影总体上还是一团糟。

根据网飞公布的收视数据显示,其奇幻巨制《猎魔人》拥有超过7600万观众,有望成为网飞有史以来最成功的首季作品。对于网飞是如何收集到这一调查数据的还存在许多疑问(只要观看时常超过2分钟,网飞便当作一位用户已经看过该剧集,而以前的时长标准则是剧集的70%)。但即便考虑到这些额外因素,《猎魔人》依然非常成功,在与《王冠》(7300万观众)等老牌剧集的竞争中表现相当出色。

网飞表示,《猎魔人》剧集的改编更多是基于安德烈·斯帕克沃斯基(Andrzej Sapkowski)的原著小说,而非电子游戏《巫师》系列,但说实话:让这部剧集获得广泛认可的并不是原著小说。《巫师》系列电子游戏在全球已售出超过4000万份,亨利·卡维尔对主角杰洛特的刻画也深受该游戏的影响。《猎魔人》剧集也在《巫师》游戏的粉丝圈得到了广泛认可,特别是剧中的沐浴场景,其对游戏场景的再现也是针对《巫师》系列电子游戏玩家营销的重要内容。

亨利·卡维尔在《猎魔人》剧集中饰演的主角杰洛特 图片来源:Netflix

尽管粉丝对剧集的反馈褒贬不一,但显然他们还是看了这部剧,这也增加了未来将更多的电子游戏改编成剧集的可能性。在很多方面,如今像亚马逊和网飞这样的流媒体服务商有能力把电子游戏改编成剧集,这要比改编成电影有意义得多。电子游戏的叙事长度往往很不一般,故事跨度几十个小时,甚至几百个小时,众多角色和情节相互交织——对于想要制作一部90分钟改编电影的公司来说,无疑是个艰巨的挑战。

当然,电影也成功改编了许多长篇小说——比如《教父》《悲惨世界》和《远大前程》——但这些小说通常都是以适合电影叙述的方式构建的,有清晰的三幕或五幕结构,以及稳定、集中的人物角色。但游戏故事往往不是这么简单:游戏故事通常情节丰富,而且非常长,分为独立的关卡、任务或挑战,重要的故事还会伴随着许多支线任务和分支,种种迹象都表明游戏的故事更加适合剧集形式的改编。游戏故事背后史诗叙述的编剧过程也与电视系统相匹配——由一组作者合作完成总体的情节主线,同时也有单独的单元或章节。

如此说来,《猎魔人》是否会为其他大型电子游戏改编剧集铺平道路呢?其实《猎魔人》剧集已经证明了游戏的故事形式是可以复制的:每一集都讲述了猎魔人杰洛特、女术士叶奈法和公主希里的故事,但也有次要情节、人物和地点,游戏的脚本、结构和叙事模式都可以改编进剧集的叙述框架。

育碧公司正在制作历史穿越剧《刺客信条》,根据微软的Xbox科幻射击游戏改编的《光环》系列剧集也正在制作中,而且一直有传言说网飞正在考虑拍摄《生化危机》系列。如今,电子游戏改编剧集有了更多的素材,电子游戏的故事剧本也逐渐走向成熟和多样化,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观众。许多游戏比如《侠盗猎车手》《荒野大镖客》以及即将发售的《赛博朋克2077》都是大名鼎鼎的游戏大作,不过诸如《奇异人生》《她的故事》和《看火人》等以人物为基础的低成本剧情游戏的成功也预示着,电子游戏电视改编并不一定需要巨额预算和尖端CG技术。

剧集改编还将在互动叙事和线性叙事之间不断演进。在日本,动画和电子游戏之间相互影响已经持续了30多年,许多作品横跨动画和游戏,相互影响,相互改变。近年来大火的漫威宇宙系列已经向我们展示了多平台叙事的可能性——电影、漫画和游戏相互结合,一起探索故事情节、事件和角色发展的模式卓有成效。

好莱坞也在不断将电子游戏改编为电影:从《神秘海域》《我的世界》到《怪物猎人》,越来越多的游戏改编还在路上。所以不要惊慌,《猎魔人》剧集所展现给我们的是,随着剧集的发展,随着游戏玩家的多样化,随着游戏本身讲述更复杂、更漫长的人类故事,这两种媒体艺术将越来越多地结合在一起。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