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豆瓣9.2《活着》:在三次死亡的绝望中仍能看到三次希望

绝大多数人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就是因为世上存在着希望。 ——〔古希腊〕索福克勒斯

《活着》这部电影是张艺谋导演早期电影的巅峰之作,曾获得第47届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豆瓣评分高达9.2。

电影改编自余华的同名小说,讲述了穷苦人福贵(葛优)和妻子家珍(巩俐)悲惨的一生,本是富少的福贵因为嗜赌成性而失去了家里的财产,他和妻子一起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在时代的洪流之中,在命运的无常之下,他们不断失去亲人,不断经历死亡……

这是一部太容易让人流泪的电影,导演已经用较为含蓄的镜头语言来适当冲淡一些悲剧色彩,也没有在一些大苦大悲的场面上故意渲染煽情,但依然让观众不断翻涌起难以抑制的伤感情绪。

但是,如果只从电影中看到福贵命运的悲惨,沉浸在亲人一个个死去的悲伤和绝望,那么就错失了导演在这充满悲剧元素的底色上给我们暗藏的一抹希望,也就没看到在命运的残酷面前悄悄绽放的温暖的光亮。而这部高分电影最难等可贵的就是:

在电影中最让人感到悲凉的三次死亡中,我们依然能看到绝望中的希望。

1、龙二之死,命运给福贵开了一个善意的玩笑

电影一开始,福贵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他对父母妻儿不管不问,一心痴迷赌博,最终把所有的家产都输给了龙二,搬出了祖宅,气死了父亲,开始了他悲苦的一生。

龙二象征着旧社会里成功实现阶级跨越的有能之人,而福贵则是因堕落而从上层阶级被甩到底层的无能之辈,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龙二本是一个靠皮影戏吃饭的手艺人,在与福贵的赌博过程中他一直是谨小慎微,表现出恭敬卑微的样子,在不知不觉中赢走了富贵的全部财富,才终于露出小人得志的表情。而福贵作为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则没有任何危机意识,他只是本能性的赌博玩乐,直到失去一切才看清龙二的真面目。

龙二于是再也不玩皮影戏了,他搬到福贵的豪宅,而福贵迫于生计来找龙二乞讨,却接下了他皮影戏的营生。两人正式完成了身份互换。

这部分剧情其实已经是非常完整的故事,两个不同阶层的人,穷苦者富有心机步步为营,富裕者吃喝嫖赌无能为力,最终实现身份互换。这本是一段关于“穷人立业、败儿败家”的传统桥段,却在命运的洪流中发生了逆转。

几年之后,龙二因为住在豪华的大宅院里被定为地主阶级,而一贫如洗的福贵则成了城镇贫农被政府保护。当龙二被拉出去枪毙的时候,他看到了人群中的福贵,目光非常复杂。

在这一秒钟,两人的身份再次发生了互换,曾经的上层阶级变成了要失去生命的死囚犯,而因为嗜赌成性而穷困潦倒的福贵如今却可以安享平静的生活。

如果你仔细琢磨,是谁做了错误的选择吗?难道龙二不该努力钻营,让自己过上好日子、住上大房子?难道福贵因为纨绔而败家败业反倒成了好事?

龙二的死亡是悲凉的,他代替福贵而死。如果福贵是一个正常的富二代,他努力经营保住自己的家业,那么现在死的就是他。似乎一瞬间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在命运的面前谁也不知道前方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所以,从龙二死的那一刻起,福贵才真正重生了。龙二带着他过去的身份而死去,他则带着自己获得的新身份而活着。

命运送给福贵的这个善意的玩笑,就是电影中的第一盏希望之灯:虽然我失去了一切,但我还能活着。

2、有庆之死,人性的温暖在此完全释放

有庆死了,这是电影的第一个悲剧的极点。

福贵和家珍毕竟是从旧社会走出来的人,他们当然重视自己唯一的儿子,而且他们的女儿凤霞还是个智力有点问题的哑巴,而有庆是个充满着正义感、照顾姐姐而又嫉恶如仇的小男子汉,他是全家人对于未来的希望。

可是一场意外却带走了有庆的生命,这对于福贵和家珍无异于灭顶之灾,而那个开车无意中撞死有庆的,就是和福贵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好兄弟春生。

原著小说中,有庆是在抽血中意外夭折的,虽然悲剧性更强,但电影里却没有采用这样的设计,他之所以加入春生这个角色,就是为了给我们展现在命运的残酷中依然能看到的人性的温暖。

他们完全有理由去恨春生这个人,这个带走了他们全家希望的男人,可是福贵也只是在有庆的坟墓前大骂春生而已,家珍也只是十几年不搭理春生、在春生到家时故意不给他倒茶而已。

这是中国黄土地上很有代表性的一对传统夫妇,他们经历了多少死离死别,却从未学会仇恨,痛苦也从没有淹没他们的善良。

如果电影用大笔墨去渲染有庆的死亡,去烘托这个家庭失去唯一的儿子所承受的巨大悲痛,那就不会成为一部艺术佳作了。

死亡只是命运随机掷骰子带来的后果,希望才是人类的烛光。

所以,当被经历了自己被批斗和妻子自杀的春生站在福贵门前时,我们看到的是更让人感动的一幕:福贵鼓励春生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而一直耿耿于怀的家珍也原谅了春生。这段善良的夫妻,他们从未把仇恨埋在心里生根发芽,他们只想让这个男人活着。

“春生,你记着,你还欠我们家一条命呢,你得好好活着。”

这是句催泪的台词,可却与亲人死亡时那种催泪完全不同。这泪里含有对生命的敬畏,更包含对人性的钦佩,此时的所谓的仇恨完全转化成了祝福。福贵他们失去了一条生命,他们却要用这条失去的生命去鼓励那个带走生命的人,让他活着。

有庆之死,让我们电影里的第二束希望之光:活着,比死去更难上千百倍,但是人与人之间的爱与善良,从未消失。

3、凤霞之死,从绝望的夹缝里沐浴未来的光

在凤霞死之前,电影的一系列剧情,让观众以为似乎要迎来一个幸福的美好结局:

凤霞嫁了一个好丈夫,勤快能干,根正苗红,对凤霞和福贵夫妇也很好。而且凤霞还怀上了孩子,一家人开心的去医院等待孩子的诞生,连医院里的小护士都反复说一切顺利。

可是凤霞还是死了,产后的大出血带走了她的生命,那个被馒头撑得缓不过气来的老医生也无法及时救她,而那些毫无经验的年轻护士根本无能为力。

至此,悲剧似乎到达了一个极点,就在福贵和家珍以为全家可以过上好日子的时候,他们失去了最后一个孩子,这个一生都在苦难中度过的凤霞,还未品尝过母亲的幸福就撒手而去了。

对比原著小说,会发现电影已经刻意淡化了人物命运的悲剧性:原著里凤霞难产而死,女婿因伤致死,家珍病死了,福贵晚年时他还未长大的外孙子也死了,最后只剩下福贵一个人,身边有一头老牛伴着他,他说:“人嘛,就是要活着。”

而电影里,家珍、外孙和女婿都还活着,他们在凤霞的坟前还开着玩笑,说当时要是给王教授少买几个馒头就好了,他一定能救活凤霞。

他们似乎已经看淡了死亡,只因为他们还活着。

电影的结尾,家珍坐在床上,外孙子馒头在逗弄一群初生的小鸡,福贵在给馒头唠叨着:

鸡长大了,就变成了鹅,鹅长大了,就变成了羊,羊长大了,就变成了牛,牛以后呢,馒头就长大了。馒头长大了,就坐火车,坐飞机,那时候,日子就越来越好。

这平实而温暖的一幕,成了全片的结尾。

在这里,我们看到电影带给我们的第三道希望之焰火:纵然过去再多悲剧,我们依然能看见未来,只要活着,希望就不会熄灭。

结语

如果你的世界,没有痛苦的害怕,没有尊严的担忧,没有富贵的贫贱,没有暖寒的交替,没有外貌的困扰,没有男女的区别,没有你我之分,没有生死顾虑,你才会离真正的活着越来越近。——节选自余华小说《活着》

《活着》是一部让人流泪的电影,却不是一部悲剧电影。全片始终在努力的找寻生命和人性的闪光点,人物命运的戏剧性被刻意淡化,悲伤的情感也没有大肆渲染,而是用精准的视听语言将福贵和家珍的一生娓娓道来。他们经历过起起落落,经历过生离死别,当所有的故事落幕时,电影依然紧扣着“活着”的主题,平淡、幸福、温柔而善良的活着。

导演试图带给观众的,是悲剧中的喜剧,是残酷中的温暖,是黑暗中的黎明,是绝望中的希望。

如果我们执着于生命的死亡,那么我们就不会明白人为什么而活着;如果我们沉陷在绝望的泥淖,那我们永远也看不到希望的光芒;如果我们被命运压弯了脖颈,那我们又如何抬头看到人性的力量?

人,是为了活着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其他任何事物而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