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鬓边不是海棠红》:你是否也有可以被请进生命的友情

之前是追剧,一集一集的看,这次提前点播,一下看到结局。

《鬓边不是海棠红》:你是否也有可以被请进生命的友情

最后的结局是二爷给商细蕊送了一张票,然后站在那边等着蕊哥过来。可惜了,蕊哥没有到达。此以后也是一个伏笔吧,虽然很多回忆涌现在二爷蕊哥眼前,在战乱时代,就算被无奈分离了,但此情常追忆,犹如在身边啊。

看了《鬓边不是海棠红》此剧,更让我相信了人间有深情。

真正的对你好的人,才会在对方狼狈无助时不离不弃吧 。所谓的知音,相濡以沫,就是这份陪伴,信任。

多少人感慨啊,这世界充满功利,能有几个人相知在意。却不知,浮世千变万化,能得到一颗心,又能一起到老,就是岁月在,你我都在。

商细蕊跟二爷的生死相知相交之情

蕊哥跟二爷,是因为二爷虽然只懂生意,不懂戏,但他有一个唱戏的母亲。由于轻试了一场戏,就好似乎跟蕊哥对上眼了,从此,两个人的情深义重就开始了。

二爷程凤台比较喜欢蕊哥对戏的执着,因为他母亲也是对戏很执着,因为戏就离开了自己的儿子跟家庭,从此在外,为自己喜欢的唱戏而跟程凤台分离。

二爷还喜欢他像孩子一样,而他就像大哥哥,或者父亲一样,除非程凤台他自己死了,只要活着的一天都会让蕊哥能开心,做商细蕊自己喜欢的事——唱戏就行。而且蕊哥把二爷当自己人,所以吃饭那个吃相真的很丑,却是二爷最喜欢看的。一种被依赖的感觉就是让他对蕊哥越来越好。

在最无助时候,如果没有那样一个人出现,自己的力量又太微弱。何况,无关爱情,只有友情与亲情。有人依赖时总是幸福的,除了抱团,还有取暖。

蕊哥那时差点被离开北平时候,是二爷帮他的。在日本人进入北平后,因为蕊哥心里不服气,唱错了戏,二爷被要挟去为日本军走货。因为蕊哥就比他自己还重要,所以他为保蕊哥平安。

此情啊,让人眼热。

当二爷昏迷不醒的时候,蕊哥知道了,像疯了一样。因为在他心里,他不能失去二爷,二爷如哥如知音,对他的好,他都知道。

为了给二爷报仇,他也不怕日本人的枪了,独自就拿刀去杀大佐。可惜啊,没有杀了大佐,关进日本人的监狱里去了。

当他出了监狱,为了二爷的药,差点被穿上日本服唱戏,虽然没有成功,但拿药出去的是,直奔二爷家啊。当为了想二爷醒过来的时候,自告奋勇地,也不怕唱坏了自己的嗓子,在屋顶唱了戏,一直到二爷醒过来。

他一个爱唱戏的,除了唱戏他想不到做什么,但为了二爷他都不去管自己痴心的戏了。

《山河故人》里的一句话:

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要分开的。我们在这个世上,总会与人 相遇,总会莫名其妙地依赖一些人,带来信心和勇气,也带来明媚与未来和好的人生。

一个可以依赖的人,往往是可遇不可求 。

二爷跟商细蕊是主要的一条情义穿插在全剧中。二爷本也搂着商细蕊的肩膀说过:“我会对你好的,除非我死了。”

蕊哥听到了,其实心里都是暖暖地,脸上不知不觉的就是依赖的开心的笑。

在这个世间游走的时候,总会遇到一些走心的人可以依赖,因为人越长大越孤单,越孤单越沉默。

而沉默,代表了封闭与无助。一些时候,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会升腾起一种深深的孤独感。细细数来,日子好像缺了一种温度。

白天的喧闹,可以无比优雅得体,却在万籁俱寂时孤独彻骨,孤独地踩着自己的影子都会有片刻惊惧和茫然。生活虽教会我们隐忍,却留下了各种不堪,而最无助的就是想哭时,不能哭。

商细蕊在唱戏的时候,是除了戏,其他的都是觉得麻烦的。有那闲心,还不如多琢磨戏的一个痴儿。很多人不会懂他,也只有二爷能懂他,怜他帮他,宠他。

所有的坏情绪都在藏在一个复杂的,有身份的巨婴身体里。我们希望遇到了解,希望有一个可以依赖的人。

而二爷的的确确就是蕊哥能依赖的人。

只是这世间,就像廖一梅说的,遇到性遇到爱,都不稀奇,稀奇是遇到了解。

了解了,才能去依赖,无论是前世零乱,还是今世荒芜,在那个可以依赖的人面前被认可。终于明白,人生的富足,原来是过去我们缺少的认可与接纳,统统都在。

蕊哥跟九郎的亦师亦友忘年之交

九郎是老一辈,应该是可以做蕊哥的师父了。但九郎觉得蕊哥天赋如此,很欣赏他,虽然他教了蕊哥怎么唱戏,但就是不愿意做他师父。他情愿做他的唱戏中的知音。因为蕊哥的坚持,做自己的。哪怕唱戏,都要喜欢改着来唱。

而蕊哥呢,他就特别喜欢九郎,毕竟是他很敬重的前辈。佩服他唱功,更是羡慕,尊敬之情。

九郎对蕊哥说:

“这孩子,唱戏唱的梦里梦外,真假虚实都分不出来了。当真是一副天生的戏骨。蕊哥,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已经老了,老得下不了腰,老得唱不了高腔了。我从小长在宫里,太监抚养长大,只能是学着宫人的模样行事。这一辈子,不是做主子就是做奴才,逃不出这两样。戏台上百样人生,我到哪里去改变,只跟着师父有样学样,还生怕学不像,惹老佛爷厌弃。更别说在戏里加上自己的主意了。所以只会唱,百年前的老戏。不管唱了多少遍,哪怕心生厌倦,唱的很好,但好到头了,无法更上一层楼。

幸亏老天让我遇见你,你从小就服管教,不管学什么戏,都要刨根问底,却要按照自己的主意来。”

从上面说的话,看出九郎把蕊哥当一个希望,一个自己突破不了的想要的自由,想要的模样。

曾经九郎不是过着自己要的模样去生活,禁锢了。他想要突破,但环境弄人啊,自己不能过自己的样子生活,连唱戏唱的吐了都还是要唱,不能突破,取悦着老佛爷过得胆战心惊地生活。蕊哥就不同了,他一切都是自己的要的模样,不用去取悦谁,只要按照自己的想要的肆无忌惮地去做。

九郎宁愿成就蕊哥,只要蕊哥有什么需要,他就义不容辞地帮蕊哥办到。

此情啊,就是一个希望,自己的梦想之交。

蕊哥与杜七爷的伙伴伯乐之友情

七爷只为商细蕊写戏,因为他懂那个蕊哥入戏的模样。也只有他才能写出蕊哥要的戏是什么样的戏。蕊哥呢,跟他就如一个合作伙伴。只有杜七爷的剧本戏才能合蕊哥心意,让蕊哥按着自己的主意去唱戏。

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就是伙伴一样,也是伯乐之情。因为商细蕊才能让七爷可以写好的剧本,而蕊哥也只演唱七爷的剧本戏。

两个人在一个共同事业上相辅相成,更能上一层楼。毕竟两个人都是痴儿,一个唱戏痴儿,一个写剧本痴儿,都不懂应酬跟人情世故,只活在自己的脾气中性情人。

当有人编了书,拍了照片,说蕊哥亲日,而七爷说,一起吃饭又怎么样呢?他不会想到结果是多坏,很单纯。所以最后程凤台对七爷说:“哎,是我低估了,一个能为商老板写剧本的好友,那肯定也是跟蕊哥一样的。”

哈哈,这说明了两个痴儿,太单纯了。这两个人共同做一件事可以有所成就,但人情世故是按着他们的性子而来的,闯了祸也不会知道。还以为无伤大雅呢。

此拥有的事业伙伴情义,相互为伯乐。

日本雪之城崇拜蕊哥的粉丝情

日本军雪之城是日本九条弟弟,他本性喜欢艺术,拍照,对唱戏艺术的蕊哥是崇拜,欣赏,兮兮相惜的粉丝情义。

当商细蕊的大哥为共产党输送药的时候,蕊哥不想戏园里的人被伤害,为了不开棺材,就去求了雪之城放行,雪之城什么都不问就答应了。

而后,蕊哥被大佐抓了进了牢房,雪之城却苦苦哀求大佐放了商细蕊。又为了商细蕊,发誓去战场。

他那对蕊哥的情义也是义薄云天了。他为了救蕊哥,却勉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本来他一直抗争九条家族逼迫的战争,他想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有中国艺术友人的情义,交流。可为了商细蕊的名声,他都隐忍着,逃离着这一切,可是最后,大佐还在为难蕊哥,为了蕊哥,我们的雪之城真的没有办法,只能禁锢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了。

此情也是让人感动的,让人心里起伏。

商细蕊为何幸运遇到这么多真心的情

蕊哥对戏的初心从来没有变过,他喜欢唱戏,痴心琢磨戏,怎么唱才好。他专注于这戏,其他的他都不会去理。他活的简单,活的精气神特精神。

有句话说:花开,蝴蝶自来。蕊哥把戏唱的入神入化,成为魁首,圆了他父亲的梦。

当战争来时,他懂为国家出力,捐款,有原则。有担当,为被欺负的同门出头。曾经落难时候,欺负他的四喜疯了,他还给他衣服穿,又给吃的,而不是报复。

所以一个人先要自强,能活成自己的模样,能坚持自己的活法,才会遇到对的人。

活出真实,热爱生活。蕊哥爱生活就是爱吃。本没有食欲感的你,看到蕊哥那饿死鬼投胎的吃相你都觉得饿了。那种干净纯粹地活着,流露出忘形的陶醉,却藏着他热爱生活实在的仪式感。

实在是幸福。

原来,生活就是各种方式地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从容淡定做自己,才会遇到最美好的情义。

人生所有的相遇,都在你全力做好自己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