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平凡的世界》秀莲:在自主婚姻里自我意识迷失的悲剧

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由路遥同名小说改编而成,该剧聚焦中国建国后政治经济变革的年代背景,演绎了黄土高原上,年轻一代与命运抗争的波澜壮阔的时代史诗。该剧对原著改编不大,但是相比较于路遥原著完稿后,四处投稿被拒的惨状,该剧一经播出引起巨大轰动,获得了观众与电视剧领域的广泛认可。

该剧囊括第二十一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第七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金牛奖、第十三届四川电视节金熊猫奖、第三十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第十九届华鼎奖、第二十八届中国电视金鹰奖、第十二届中美电影节优秀中国电视剧“金天使”奖等各大奖项。

电视剧的成功原因众多,但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剧中各个角色的塑造非常鲜活、生动。人们为孙少安与田润叶被迫中断的爱情扼腕长叹,对甜美可爱、心地善良的知识女性田晓霞的落水牺牲,感到痛惜,对孙兰花这个痴女子处处维护不靠谱的丈夫王满银,则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而这些角色里面,孙少安的妻子秀莲无疑是人们心中的一道白月光。甚至有网友发起讨论:怎么样才能娶到像秀莲这样贤惠的妻子?秀莲,这个对孙少安一眼万年的女子,从嫁给孙少安就一直家里家外忙碌操持,却在日子红火的时候,因为多年来辛劳染上肺癌撒手人寰。令人痛惜不已。

而她对孙少安的始终如一的疼爱与支持,在大家心里留下最痛的一道疤痕,让她虽有缺点,却依然成为人们心中传统贤妻的不二人选。

然而,纵观秀莲的一生,是为丈夫的家人及梦想劳累致死一生,是心愿一直被漠视的一生,是如夜莺一样,为了爱人的红玫瑰,刺破自己的心脏,在鲜血与痛苦中歌唱的一生。

秀莲的生命戛然而止,留给人们的是痛惜,更是无尽的思索:当年那个春光明媚、大胆追求爱情的少女,如何在自己选择的爱情婚姻里走向生命的终点?

我认为,是秀莲追求一生的爱情,戕害了她的一生,让她从一个父母疼爱有加的少女,变成孙少安任劳任怨、妥协无助的“婆姨”。在“扶贫式”婚姻的重担、丈夫的忽视、自我意志的妥协与迷失之下,秀莲的生命活力渐渐萎缩,从精神的抑郁不得志到身体的劳累透支,最终被肺癌夺取了年轻的生命。

一、秀莲在婚姻生活中背负着巨大的负累,扮演着多重角色:是丈夫生儿育女的妻子,也是丈夫原生大家庭的壮劳力;是丈夫砖厂的免费合伙人,也是自带娘家资金的救火员。

01 大家庭的壮劳力:做得多,吃得少

秀莲嫁给孙少安后,就进入了孙少安的大家庭。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交给秀莲打理,孙少安自己则外出赚钱。家里老的老,小的小,人口众多,家底一穷二白。大一点的孙少平在学校读书,只能向家里要粮食和学费,而能干的孙兰花也早早出嫁。于是,新媳妇秀莲一进门,就成为这个家的壮劳力。

每天要伺候生病卧床的奶奶,照顾公公、小姑兰香,小叔少平,就连嫁出去的孙兰花都需要娘家的帮衬。种地收庄稼、喂养鸡鸭鹅,晚上还要给在外奔波一天的丈夫,打水洗脚解乏。后来孙少安建了砖厂,秀莲白天在砖厂忙活,晚上回家伺候一大家人吃饭、洗涮、做家务。就连怀孕的时候也不得空闲。

做得多吃得少。一家穷得吃饭都尽是红薯汤,秀莲多给丈夫盛一点稠的红薯稀饭,就遭到丈夫责怪的白眼;把奶奶吃剩下的白馒头给丈夫留一个,就遭到孙少安一顿“捶”。可是遭受白眼与捶打的秀莲自己却吃不饱,省下自己的口粮,给家里唯一的男劳动力填饱肚子。

02 砖厂的免费合伙人:不拿工钱的全能手

孙少安人比较活络,聪明能干,这也是秀莲当时看上他的原因。秀莲第一次见孙少安,就觉得他“身上有股强烈的悍性”,而孙少安确实没有让她看走眼,很快建起来砖厂,孙家因此家庭状况有所好转。

然而秀莲却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好处。砖厂的建立,让她从日常的种地、家务、照顾一大家的是重担中,更添了一重:砖厂的全能手。

白天在砖厂,秀莲要给工人做饭、记账、点数、码砖,工人吃饭的时候,秀莲不能吃,还要忙着清点。晚上回家还要照顾一家老小的吃喝拉撒。可以说,砖厂的建成是秀莲日夜不停“连轴转”劳动模式开启的标志,里面充斥的大量粉尘为秀莲后来的“肺痨”埋下了隐患。

可是砖厂却并没有任何工资发给秀莲。而且因为没有分家,砖厂的盈利也是孙家大家庭的收入,支配也归孙家长辈和孙少安安排。孙少安甚至打算让弟弟少平留在转成,兄弟俩算作合伙人,按照五五分成。

虽然少平选择离家外出,最后这个打算落空了。但是孙少安此举却辜负了秀莲的付出。孙少安最初的创业资金,是秀莲从娘家借钱买骡子开始,而秀莲对砖厂付出的心血与劳动,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孙少安的砖厂真正的合伙人,是妻子秀莲。

世界上最悲催的合伙人,秀莲是也。

03 自带资金的砖厂救火员

作为名副其实的砖厂合伙人,却没有分红、工资,砖厂盈利也和自己没有关系,钱都入了老孙家的“无底洞”。就连砖厂扩建、招募村民来砖厂上班,孙少安也不和秀莲商量。

到后来因为用人不当,砖厂破产。孙少安一心想带领他们发家致富的村民们,找上门来要债,这时候,秀莲又变成了砖厂救火员。她再次跑回娘家借钱,把钱先发给要债的村民,然后软语温存安慰丈夫,鼓励他东山再起。

在砖厂经营、盈利方面毫无发言权的秀莲,却是砖厂起死回生的关键人物。她带来的救援资金、精神支持与鼓励,才是后来砖厂重新站起来的根本所在。

二、秀莲在婚姻中得不到丈夫的理解与关爱,自我意志遭受到丈夫的打压与忽视。怀有“救世主”般英雄主义情节的孙少安,心目中第一位是原生家庭的父母兄弟,第二位是全村父老乡亲,妻子只是他一味索取与倚靠的工具。

01 秀莲的心愿遭到丈夫的打压与忽视

秀莲想有个新窑洞居住,和丈夫儿子有一个三口之家。这是她从结婚时起,就心心念念的梦想。当年结婚时,由于孙家赤贫,两口子住在牛棚当做新房。秀莲也没有怨言,就在牛棚里给孙少安打理家事,生下儿子虎子。

可是随着日子好过一点,秀莲想有建新窑洞,有个自己的家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儿子日渐长大,孙家的大家庭负担非常重,就像个无底洞。分家是对孩子最好的选择。作为母亲,秀莲是有自己的私心才是人之常情,是一个母亲舐犊情深的表现。

况且,秀莲生性善良,对待长辈孝顺周到。她想分家,并不是不管孙家,只是要让小家从大家中独立出来,让儿子生活更好一点。对待公婆一家,她还会像跟原来一样尽心尽力的照料帮助。

可是每次提分家,孙少安都严词拒绝,甚至连公公孙玉厚都心疼秀莲,坚持要分家的时候,孙少安都不同意。在他眼里,妻儿的重要性远远低于原生家庭的父母兄弟,甚至比不上他在家人面前的面子重要。他觉得秀莲要建窑洞、分家,是丢他的脸,让他在父母、村里人面前抬不起头。

随着砖厂盈利增多,秀莲一次次提起建窑洞的想法。可是孙少安不为所动,把攒的钱借给村里人,后来又扩大砖厂规模,让村里人都来砖厂上班挣工资。

直到砖厂渡过难关,盈利所得建了一所小学的时候,秀莲从她一直嫌恶的“牲口味”的牛棚搬出来,住到孙少安多年前承诺的“最好的窑”。可是,这时候秀莲也离去世不远了。

02 秀莲的情感诉求与自我意志遭到丈夫的嫌弃和漠视

孙少安是全世界的“救世主”,却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与父亲。孙少安的心里装着父母兄弟、双水村村民、家国天下,却没有秀莲的一席之地。

秀莲心疼他干活累吃得少,给他盛了稠一些的玉米面,他却故意和妹妹换碗,嫌弃秀莲这样让他丢脸的行为。晚上简单粗暴地警告秀莲,再这样就“捶”她,丝毫不考虑秀莲这样做,是出于对自己的爱与疼惜,也不在意这样的话是否伤秀莲的心。如果他宽慰秀莲几句,夫妻之间的情感流动就会和谐许多。

秀莲长期住在牛棚,那气味熏得少平都没法看书,秀莲忍着,盼着赚钱了建新窑洞,可是孙少安一次次把赚来的钱抛出去,就是不给秀莲建窑洞。他结婚时候的承诺“明年给你攒最好的窑洞”,成了一张空头支票,秀莲的自我意志遭遇了丈夫最大的漠视。

三、秀莲在婚姻生活中缺乏话语权,从抗争逐渐走向妥协,逐渐被丈夫洗脑,活成丈夫的附属,失去了自我精神内核,压抑之下的精神世界走向荒芜,生命的活力随之萎缩。

01 原生家庭的温暖里滋养出生命力旺盛的少女。

从小说中可以看出,秀莲的原生家庭对她疼爱有加。在那个重男轻女、婚嫁由父母做主的年代,秀莲可以大胆追求自己的爱情,坚持嫁给穷得叮当响的孙少安,这种底气是原生家庭爱的给予。

初遇孙少安时,读者眼前出现了一个笑容明媚、自信大胆、感情热烈的女子。她追求婚姻自主,相亲很多次却没有遇到喜欢的人,直到见到孙少安,一眼万年就此沉沦。她不怕父母反对,不怕跟着他吃苦,坚定地要嫁给喜欢的人做妻子,跟他一起把光景过好。

这样勇敢、热情、坚韧的女孩,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她的自我意识、自我意志都发展得非常健康、完善。是那个时代非常耀眼的存在。

02 婚姻生活里话语权的缺失造就了憔悴的妇人

什么样的女性算魅力女性?独立!精神的独立,经济的独立。精神独立,有思想有主见,不会因为男人而丧失自我。这样的女性就算失恋也会很快恢复,她不会被打倒,因为精神气儿还在。经济独立,能养活自己,让你不用为物质低头做不喜欢的事情,这样的女性活得有尊严。这就是魅力女性! ——赵格羽

秀莲在婚姻里毫无话语权。从她仅有的两个心愿:建窑洞、分家,都被拒绝拖延,平时给丈夫留一个白馒头,都要遭遇一顿“捶”,丈夫扩建砖厂一意孤行,丝毫不在意她担心有人会偷奸耍滑出问题等日常生活,都可以看出,她在婚姻里话语权的缺失。

不得不对孙少安进行剖析。孙少安是个极度孝顺长辈、极度好面子,又有英雄主义情怀的人,在他眼里父母兄弟、双井村村民,都是他展现自己聪明才智与牺牲精神的平台。他需要把照顾父母兄弟放在第一位,实现他孝顺的美德;需要把带领村民致富放在第二位,来实现他英雄主义梦想。

面对全心全意爱自己的妻子,他将她内化为另一个自我,也像压抑自己的七情六欲一样,对妻子的诉求进行打压和控制。秀莲只能是他开创事业的帮手,遭遇挫折时候的港湾,是精神与物质后盾,不应该也不能提任何要求去扯他的后腿。因为他的资源要用来实现自己的宏图大业:家里的孝子与全村的英雄。

孙少安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对家人对村民都无愧于心。却对不起秀莲,因为秀莲只是他的妻子,是他应该体贴、疼爱、保护的女人,而不是他实现人生志向的工具,也不是不需要丈夫关爱的劳动机器,更不是他取之不竭的力量源泉。

在孙少安对其无止境的索取、牺牲的过程中,这个曾经生命力强大、对苦日子充满信心的女子,压抑了自己对生活的欲望,日渐憔悴枯萎。肺癌是她的身心遭受重创的外在表现,她的内心世界早已千疮百孔。

03 婚姻生活里抗争无果,步步妥协退让,成为婚姻的牺牲品与附属物。

与赤贫的孙少安走入婚姻时,秀莲是充满期许的。尽管孙家破败不堪,新婚夫妇住牛棚,她也欢天喜地精心布置。那时候,她内心信念坚定,觉得夫妻合心其利断金,一定会过上好日子,有一个自己的小家。

可是有钱了,孙少安承诺的新窑洞却成了空话。秀莲为此抗争过,吵架,闹脾气,甚至自己去找人建新窑洞。可是都被孙少安疾言厉色的威胁“捶你”,以及“打一棒槌给个甜枣”的洗脑哄骗所阻拦。

女人正是从自己的无能和无知中产生了对英雄和男性世界的法律的尊敬;她们不是通过判断,而是通过一种信念去承认它们:信念以其不是一种知识而获得狂热的力量:它是盲目的、热烈的、固执的、愚蠢的。 ——波伏娃

出于对丈夫的盲目崇拜与顺从,渐渐地秀莲同意了用打算建窑洞的钱扩建砖厂,同意带领全村人发家致富,同意不再分家与公婆一起住新窑洞,同意把钱捐给村里建小学。她在孙少安的软硬兼施下,压抑了自己的独立意志,成为孙少安英雄梦想的附庸。对自己的婚姻不再提出任何要求,活成孙少安要求的完美妻子的样子。不吵不闹,闷头干活,一心为公,大而无私。

这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吗?这是在婚姻的强势压制下,一个失去自我独立思想与意志的躯壳。行尸走肉般的秀莲,最终以肺痨终结了自己被压抑了天性的半生,也结束了始作俑者的婚姻。

四、现实启示:现代女性在婚姻中如何保持独立的自我内核?

01 拒绝扶贫式婚姻

扶贫式婚姻会产生巨大的消耗,像无底洞一样难以填满。这里所说的扶贫,不仅指物质上的帮助,还有精神上的损耗。

秀莲娘家本是小康生活,却嫁到赤贫的无底洞孙家。设想中夫妻俩努力把小日子过红火,可是带累上公婆一家老小,就成了一艘超载的船,搁浅在岸上,任凭两人做牛做马地拉纤绳,船不会移动分毫。这是物质上的补贴。

而孙少安人穷志高,英雄主义情结严重,处处需要秀莲的体量与包容。这种精神上的损耗是最严重的,可以把人的精气神吸干,这才是真正的“无底洞”。

02 拒绝不把小家放在第一位的爱人

心理学上称,夫妻关系是家庭的第一关系,父母子女关系是家庭的第二关系。

那么当孩子长大成人成家立业后,小家就要成为个人最重要的社会关系,而父母所在的原生家庭就要退居二线。这才是正常的生活模式,所以父母子女之间是一场渐行渐远的别离,正是如此。

然而,拒绝承认小家的建立,仍然把原生家庭视为第一社会关系,就会导致对小家的责任缺失。这样的爱人就像孙少安一样,为了原生家庭的利益,妻儿的利益都可以忽视和牺牲。

其实原生家庭和小家的利益并不冲突,但是这种主次颠倒的理念往往导致矛盾的产生。因此,选择爱人要看其对家庭关系的理念是否正确、理智,而婚后如果发现爱人这方面“拎不清”,要采用说服教育等方式改变。即使改变无果,也不要自我妥协。因为一旦退让,则步步退让。

03 自我独立意志永远凌驾于亲密关系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追求。正因为人类的生命有限,才会追求永恒无限的爱情。然而爱情再美好,婚姻再美满,都不值得以失去自我为代价。

现代女性自我意识觉醒,并且随着时代发展越来越健全完善。当一个人拥有独立的精神内核与自我意志,美好的爱情婚姻只是锦上添花,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永远不会凌驾在自我意识至上。

在婚姻中保持初心,保持自己生命的活力。不要被不健康的婚姻生活挫掉身上的锐气,消去眼中的神采。除了婚姻中的妻子和妈妈,你还是你自己,你只是你自己。